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从小李飞刀开始 > 第一百四十六章:怜星与夏云墨
    怜星此刻若有所悟,似要突破明玉功第九层。

    虽然看似突兀,但若是仔细一想,似乎也不难理解。

    邀月怜星两人在明玉功第八层已经停留了十来年的时间,功力火候早就积累足够了,加之她们天资绝佳,只需要打开心结,达到明玉无暇的圆满心境,一切自然就水到渠成。

    两人的心结,似乎都是美男子江枫,心中有缺,所以明玉生瑕,无法将明玉功修炼到巅峰。

    原著里,邀月被小鱼儿困在密室之中,断绝生机。

    而在这生死关头,她方才豁然贯通,练成了明玉功的最后一层。

    怜星似乎又与邀月不同,她的心结受江枫的影响小的多,更多的是因为自身残疾,以及邀月的强势有关系。

    身有残疾,又怎么能够达到生生不息,圆转通明之境。

    而她姐姐邀月强势霸道,纵横无敌。因此她从小便是生活在邀月的影子中,在怜星看来,邀月都达不到的境界,她又怎么能够达到。

    在今日,这些心结问题就都被解决掉了。

    她的身体被治愈,已非残疾。

    而她姐姐孤独一生,她却有了可以倾诉的朋友,她因此超过了邀月,不需要再生在邀月的阴影中。

    怜星在突破,夏云墨则躺在船舱之中,抬头仰望着漫天星河。

    他的一只手臂支出船外,轻轻的拨动着宁静的湖面,涟漪向外一点点扩散,又逐渐消失。

    星河辽阔,繁星如织,一时间夏云墨的精神恍惚已经飞到了天外。

    此刻,他的内心出奇的安宁,比这湖面还有安宁。

    “咔嚓”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声音响起,打破了夜空的宁静。就如同朝着平静的湖面扔了一颗石子,立刻就泛起一圈圈的涟漪。

    夏云墨也被惊醒,他坐起身子,却发现怜星不知何时已经化作了一座冰雕,寒气凝结,却只围绕在她的四周,因此夏云墨都没有感觉到。

    而此时,冰雕出现裂缝,依稀可以看到怜星睁开眼眸,面露微笑。

    哗啦!

    冰块在瞬间竟然就融化掉,融化成了一滩水,而怜星宫主也显露在了夏云墨面前。

    她依旧穿着云霞般的宫装,整个人却生出了一种缥缈的气机,仿佛已经不存在于天地之间。

    怜星宫主那原本充满智慧与稚气的一双眼眸里,也多了一份深邃,令人心悸的深邃。

    但眸子里的光芒,却犹如明珠一般,任意一瞥,便让人心神荡漾。

    她的肌肤胜雪,却好似泛着一层明玉莹润的光泽,犹如天边的一轮圆月。

    夏云墨笑道:“恭喜,明玉神功第九层,你已天下无敌。”

    若是除开夏云墨这个外来者,她的确是天下无敌,没有人是她的对手。

    怜星宫主笑道:“这还的多亏了你呢,你想要我怎么报答你呢?”

    夏云墨笑道:“什么都可以吗?”

    怜星宫主眼波流转,脸颊泛起一丝红晕道:“什么都可以。”

    夏云墨招了招手,笑道:“那就用尽你的全部功力,与我打一架。”

    每个世界的第一高手都有大量“世界值”,原本现在这个世界的第一高手应该是邀月,可如今怜星修炼到了明玉功第九层,她也就成了天下第一高手,夏云墨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怜星咯咯笑道:“我就知道你会是这样的要求。”

    话音落下,她的一只玉手已经朝着夏云墨伸了过来。

    掌还未至,便有一股凛然的寒劲袭来。

    这一只手掌如同穿花蝴蝶,好似在空中翩翩起舞。

    但这一只蝴蝶却携带了万钧巨力,还有恐怖的寒气,让人不敢小觑。

    夏云墨的笑容敛去,明玉功八层和九层果然是有天壤之别。

    如今这一掌的威力,让他也不得不郑重以待。

    他如同美玉精心雕琢而成的手掌,也探了出去。

    他这看似平平无奇的一掌,空气却好似变得灼热起来,而他的掌心微微泛红,此时,他已经将玄天功运转到了极致。

    “砰”的一声,双掌甫合,他们脚下的船只便化作木屑。

    平静的湖面,瞬间便波浪翻涌,浪花飞溅。

    这一掌过后,两人各自向后倒掠五丈来远。

    夏云墨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手掌之上竟然已经出现了一层冰屑。

    交手的短短刹那时间,怜星手掌中的寒劲就已经侵入到了夏云墨的经脉之中。

    于此同时,那怜星的手掌之中还产生了一股漩涡之力,好似如同磁铁一般吸着夏云墨的手掌。

    若非夏云墨的玄天功已经修炼到了一定地步,或许此时一招便要落败。

    夏云墨叹道:“果然不愧为移花宫绝学,当真是一门震铄古今的功夫。”

    怜星宫主嘻嘻一笑道:“那你接下来可就要小心了。”

    怜星宫主足尖轻点在湖面,人已如同箭矢一般向夏云墨袭来。

    她衣袖轻拂,那长长的袖子,已经如同流云一般向夏云墨飘来。

    这袖子看似轻柔,好似情人的抚摸。夏云墨却知道,这衣袖在怜星的施展之下,已经不亚于当世任何一件神兵利器,

    夏云墨微微一笑,却也不躲闪,轻轻一拍腰间的盒子,已经有一道剑光飞出。

    这一道剑光既不轻盈,也不锋利,反而带着一种特殊的沉重感。

    剑光已经撞在云袖之上,这一刚一柔碰撞在一起,却发出沉闷声音传出。

    于此同时,怜星的另一只袖子也像着夏云墨卷了过来。

    衣袖腾空飞出,矢矫变化如龙,夏云墨哈哈一笑,一只手拍了过去。

    刹那间,两人已经交手数十招,湖面都已经结了一层薄冰。

    此时的怜星,功力全部运转之下,她的肌肤越来越透明,看来就宛如被一层淡淡寒雾笼罩着,整个人越发的缥缈起来。

    忽然间,一阵龙吟,剑光破空,先前飞出的“虬髯客”和此时飞出“李靖”成交击之势,向怜星宫主交剪而去。

    “刺啦”一声,怜星宫主的袖子划破,一段欺霜晒雪的手臂露了出来。

    怜星宫主双掌一挥,迫开两道剑光,却发现眼前已经没了夏云墨的踪影。

    “你输了,怜星。”

    夏云墨的身影从怜星的身后响起,对这她小巧精致的耳朵吐了一口气,顿时怜星宫主的脸颊飞起两朵红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