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盖世唐皇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刁蛮无理
    长孙无忌这个副手,无疑是称职的,李世民四处转了一圈,发现自己这一营人马,无论是值勤,杂务,军械保养,日常作训,各方面都无可挑剔。可见他这个未来妻舅,在各人能力方面也是超脱同侪的。

    他于是更心安理得的当起了甩手掌柜,将崇文阁这一都的所有军务,完全委托给了长孙无忌,

    他现在的心思不在这方面,所以在公务方面,是能推则推的态度,更愿意放权于部属。

    长孙无忌对此,则多少有些不满,可当李世民甩了一句,十天之后就是千秋节,就让长孙无忌闭上了嘴,心甘情愿的继续为他承担起了这份职责。还拍着胸脯担保,说是在千秋节之前,李世民什么都不用担心,只管专心准备应战那三位异族王子的事情就可,

    李世民回到崇文阁之后,也确实专心致志的看起了宇文士及给他的那份资料。

    里面的文字长达万年,详叙了这三人在东都内所有的比斗经过,还附有许多名家的点评。包括了对这几位功体的猜测,招法的特点等等,很是详尽。

    不过李世民的屁股还没来得及坐热,他就见杨颖蹦蹦跳跳的上了楼。这位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不敢置信,随后就满脸的惊喜之意。

    “李二郎,你真的回来了?”

    说话的同时,杨颖蹦也狂奔着朝他跑了过来。

    这丫头差点没扑到他身上,幸亏后面李尚宫及时出现,用手一捞,紧紧的抓住了杨颖的肩膀,将后者牢牢的控制再李世民的一丈距离外,

    杨颖不满的抿了抿唇,随后就也收束起了衣裙,摆出了一派雍容高雅之姿:“李仪同,你可是不记得与本宫的约定了?记得你曾教过我,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结果你自己都不能遵守吗?”

    李世民苦笑,朝着这位公主一礼:“臣一直谨记于心,可事不得已,无可奈何,还请殿下见谅。”

    “这还差不多——”

    杨颖傲娇的扬了扬下巴,随后又面现同情之色:“李仪同家中的事情,其实我也听说过来。你不用太伤心难过,迦楼罗表哥他是个好人,这个时候一定是在西方清静极乐世界享受清福。”

    李世民闻言一叹:“希望能如公主之言吧?”

    可他更满意的,还是杨颖的这些言语。

    想当初这丫头何等的刁蛮无礼?可如今不但言辞彬彬有礼,仪态优雅大方,还知道关心人了,且语气情真意切,这让他这个做老师的颇为欣慰,多少有些成就感。

    “那么李仪同何时再给我授课?”

    杨颖的眸子发亮,定定的看着李世民:“这些日子,本宫可真无聊死了,就等着李仪同入宫之日。”

    李世民能够感觉到那视线,是何等的灼热。这让他背上微微发汗之余,也没法的将延后几日这句话说出口。

    想到崇文都的事务,都被长孙无忌打理的井井有条,自己今天其实也没什么要务要处理,李世民又改了念头:“择日不如撞日,那就今天吧。上午是来不及,等到公主午修过后如何?按照当初的约定,我接下来会教你三天的墨甲炼造与御甲术。”

    自己欠下的债,迟早都要还,那么早与晚都没什么区别。

    可杨颖却不肯就此满足,高高扬起了下巴:“三天怎么够?李仪同你这次可是又失约了?按照我们的约定,必须得三十天才行!”

    李世民不禁唇角微抽,心想真要教你三十天的话,那自己就不要做别的了。

    “公主殿下,我这叫不可抗力,是实在没法遵守你我的约定。”

    看着杨颖脸上挂出的冷笑,李世民不由叹了口气,尝试讨价还价:“三十天是绝没可能的。我这个月内,最多能为公主抽出五天时间,多出的这两天,就当时补充公主了——”

    当天午饭过后,杨颖就已是兴冲冲的带着一大堆的奴仆跑来崇文阁,听李世民给她授课。

    李世民初时还是感觉很无奈的,毕竟这确实会耽搁他很多时间,可随后他就发现这次占便宜的,其实依旧是自己。

    杨颖手下的奴仆,赫然又抱来了一大堆的文卷,全都是崇文阁未能收藏的珍本。里面的内容,也让人咋舌。

    光是那魏周隋的历代将作大匠,对各种神甲的解析推导图,就已让李世民震撼不已。

    将作大匠是官名,是将作监的主官,在秦时也被称为少府,职掌土木营建,甲械设计等等。

    李世民父亲执掌的卫尉寺,负责的是锻造与墨甲。可各种制式墨甲的设计,却基本都是由将作大匠来负责。

    尤其那些王阶以上战甲的炼造,基本都是由将作大匠及将作监的那些大匠师们主持,而卫尉寺,尽管也供养着几位大匠师,可在这时候,最多也只能打打下手而已。

    所以能够担此职的,无不都是当世之中墨甲技艺最超卓出众的大匠师。

    而这些大能对神阶战甲的解析推导,自是珍贵到无以复加,

    甚至可以说这些图纸,集中了他们在制甲技艺上的造诣与灵思,是一生所有精华所聚。

    之后还有无数大匠师的笔记与手录等等,其中每一件传出去,都可让那些墨甲匠师们疯狂。

    甚至还有太妙神禁图的正本,以及价值完全不在其之下的上元紫薇图,北斗伏魔图,勾陈斗姆图,斗战无量图,妙法莲华图等等,

    无不等是最顶尖的魔纹与魔纹阵图纸,哪怕不是正本,也都是质量超高的摹本。

    可此时杨颖,却是一股脑的将这些东西,带到他眼前。

    李世民不由眼神古怪的,看了这位小公主一眼。心想这小丫头到底是真不知道这些东西的珍贵,还是故意为之?

    他一时间也没法判断,就只能收敛起了思绪,开始为杨颖讲解授课。

    李世民自然没可能指望教会这位怎么组装墨甲,怎么加工零件等等,身为公主之尊,这位也没可能放下身段来学这种手工活,

    他讲的内容,主要墨甲的结构,运行的原理,让杨颖对这种事物,有个大概的了解就行。这有益于杨颖修习御甲术,如果这个小丫头,真有志于武道的话——

    此外李世民也给这位,讲解起了太妙神禁图与上元紫薇阵图等等。

    这些阵图与魔纹,他虽然没见过正本真迹。可在崇文阁内的这些天,且也看过许多摹本——当然是不含真意的那种。所以对这些阵图与魔纹的作用与效果,还是大概了然的。

    ——这其实有假公济私的嫌疑,他名义上是为教小公主辨识魔纹与魔纹阵图,可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一窥这些阵图集的奥妙与真意。

    此时他只恨自己脑袋不够用,记忆力太差,不能将这些魔纹,完完整整的印刻到自己的脑海之内。

    而如此一来,李世民在授课的时候,就难免有些心不在焉,无法专心致志。

    幸运在小公主也不在意,每当李世民走神的时候,她就盯着李世民的侧脸看着,唇角旁满是乐滋滋的笑意,

    不过等到申时四刻下午四点的时候,却有皇后身边的一位女官跑过来传话,道是明慧公主入宫,萧后殿下要让小公主过去陪客。

    而杨颖闻言之后,不由懊恼不已:“又是这个明慧,她到底烦不烦?真是的,让别的姐妹去陪她多好,干吗非得我去?”

    李世民听而不闻,转而整理起了书册。此时他只觉遗憾,这太妙神禁图的正本,他才讲解了不到三分之二,如果今天的授课,能够持续更长时间就好了,

    不过这件事,明显不能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只是这明慧公主,他以前可没听说过。

    此时杨颖,却主动向他解释道:“那是阿史那明慧!她母亲是义成公主,就是先嫁给启民可汗当可敦,又嫁给他儿子始毕可汗的那个。母后大人要我好好招待她,可这些草原蛮子,性格真是坏透了,我跟她根本玩不到一起去。”

    李世民却是面色凝然:“公主殿下,义成公主以身伺虎,保我大隋边境十数载平安,是一位对我大隋百姓卓有恩德的人物,值得你我尊重。义成公主嫁父嫁子,虽是有悖人伦,可突厥一族的规矩就是如此,并没什么可指摘的地方。”

    “我知道啦!会好好招待这个明慧的。”

    杨颖哼了一声之后,又眼含期待的看了眼李世民:“明天再来?”

    直到见李世民点头,杨颖这才满意的离去,

    而等到这位公主,带着那数十仆人离去之后。本是准备出宫回府的李世民,却发现那位女官,依然还停在原地,并未离去。他不禁错愕的看了过去:“这位中才人。可是有什么事吗?”

    他注意到这位,穿的是四品女官的服饰。

    “是皇后殿下有请!”

    那女官盈盈一礼,神色敬重;“此时李仪同大人如有空,可随女子前往安福殿参见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