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妙手圣医 > 612.第612章秦闵在行动
    罗乾的速度非常快。

    陈牧回到天海的第二天,就接到了罗乾的电话,让廖勇带路,前往喜马拉雅山脉灵水之处,他们已经组织了一支先遣队伍,要快速的把灵水彻底的收归而来。

    得知到灵水就在那边,罗乾完全不想耽误时间——不知道的时候也就罢了,但知道灵水的情况后,就不免有各种各样的担心,生怕被人捷足先登或者出现别的意外情况。

    “罗部长,灵水是很重要,但非洲那边的行动也一样重要啊!可不能因为这个而完全停滞了那方面的安排!我们的时间并没有太多!”陈牧对罗乾如此快速的安排是能理解,但他同样也担心因为忙着这方面而忽略了非洲那边啊!

    对地狱,陈牧是必须要完成这一次行动的!必须要给予地狱重大的打击,必须要再一次让地狱明白,招惹他,绝对是地狱最大最大的错误。

    “你放心,齐头并进对特勤部来讲根本算不上什么!而且,灵水那边也不需要太多高手!我心中有数的!”罗乾笑着说道。

    “这样我就放心了!”陈牧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自然心满意足。

    “你让廖勇去跟天海那边的人汇合,速度快点……”罗乾也再叮嘱了陈牧一番。

    “放心,这完全没问题!”陈牧笑眯眯的说道:“不过,话也说回来了!你不想去看看阴冥碟栖息地吗?”

    罗乾是天级中期,让他去试试阴冥碟到底有怎么样的实力,这貌似也不错的样子,毕竟阴冥碟的实力到底如何,这一点不能尽快确定的话,总有种不确定性在,这对阴冥得栖息地的开发可没什么帮助。

    “这边有事情真的走不开!不过,两三天吧,到时候我就有时间了,陈战神一起啊!”罗乾发出邀请。

    “罗部长,我也很忙的好不好!到时候在看时间吧,有时间的话,我就陪你去一趟!”陈牧倒是不排斥再过去,但必须要建立在有时间这个基础上。

    “行,到时候我跟你联系!”罗乾也不磨叽。

    陈牧随后把廖勇喊来,吕军已经正常,吕雅宁也在调理当中,苏若雪教导吕军,廖勇这边倒是可以抽出身来了。

    廖勇一直没什么大事,但琐事倒是很不杀,有廖勇在跟没廖勇在,对陈牧这边来讲,还真有很打不同的。

    “你这次过去,千万要多注意巨大山洞那边阴冥碟还在不在!如果阴冥碟还在的话,一定要提醒大家阴冥碟的威胁!不要轻举妄动……”陈牧不断的叮嘱,生怕在阴冥碟那边出现什么幺蛾子。

    “知道的,师父!”廖勇点点头,说起来他对阴冥碟还真有阴影存在,师父不在,也没什么特别高手在的话,他傻了才会去招惹阴冥碟。

    当然了,阴冥碟没守在那个巨大山洞之内,这自然是最好的情况……

    “记住了,最高等的灵水,我们又一千万斤之多!要盯好啊!不对,你呆不到那个时候,总之,机灵一点!”陈牧摇摇头的叮嘱说道。

    “师父,放心吧!”廖勇明白陈牧的意思,狠狠点头,然后快速行动去跟相关人员汇合去了。

    廖勇这边刚走,吕军就来找陈牧了。

    “师父,我有两个认识的病友,昨天跟她们聊了之后,她们连夜赶了过来,现在已经到了别墅,您看?”吕军期待的看着陈牧。

    “是吗?走,去看看!”陈牧抖擞了精神,这种治疗能够体会到医生的成就感,还能够收获天赋超群的弟子,如此事情,陈牧自然非常感兴趣啊。

    很快,陈牧就见到了两个扭曲性血液症患者,一个女孩叫梁思妍,今年十八岁。另外一个男孩,叫谭鹏,才十六岁。

    扭曲性血液症在年龄呈现上会非常明显,年龄大,病症就严重,年龄小,相对来讲病症就轻一些。

    梁思妍看上去就比吕军先前还要严重,身躯上不说,脸上尤其的严重,对一个女孩子来讲,这简直就是致命的。

    谭鹏的情况相比先前的吕军要轻一些,但也好不到哪里去,每天生活在绝望的折磨当中,能坚持到现在的,心性都不是一般人可比。

    在这样的病症折磨下,哪怕只是想活着,不想死,没其它任何别的理由,这足以证明强大了!

    每个人都是这样,只要有一个闪光点,就足以照亮你的整个人生。

    梁思妍坚持的理由很简单,她喜欢看书,希望能一直读书下去,而死了,就读不了书了!是个理由!

    谭鹏则不然,他对活着充满了渴望,问他为什么要活着他也说不上来,但坚定的眼神,却能让任何看到他眼神的人都明白,他就是想活着。

    看看,理由可能完全不一样,但只要能坚持下来,到底是什么理由在支撑,真的已经不重要了。

    “陈先生,求您救救我的孩子!我求求您了!”梁思妍父母都在,眼泪横流的跪倒在陈牧跟前,声音哀求。

    带谭鹏来的是一个老人,还有点驼背,头发全白了,他是谭鹏的爷爷,至于谭鹏的父母,倒不是扔下了谭鹏不管,而是在一次带谭鹏治疗的路途中,出了车祸,双双去世了……

    都说每个病魔的背后,都有着无比悲惨的故事,现在来看,果真如此,或者家庭破碎,或者情感模糊,但不管什么形态,都能看的出病魔所带来的种种悲痛。

    看梁思妍的父母跪倒,老人家也颤巍巍的要给陈牧跪下……

    陈牧连忙搀扶住他,也连忙把梁思妍的父母扶起来,认真的说道:“当我治疗好军儿的时候,我就知道,全世界的扭曲性血液症患者,我就是冲着他们来的。这就是老天给我的使命,也是给这种病患的一种终结,所以你们尽管放心,交给我就好!我必定竭尽全力,治疗好你们的孩子!”

    “谢谢,谢谢陈先生!”谭鹏的爷爷颤巍巍的道谢,眼睛微红,有眼泪在打转。

    “不过,我的治疗虽然不需要你们奉献任何东西,但我却也有着我自己的规矩!前提就是必须要拜我为师!至于具体的要求让吕军来跟你们沟通吧!半个小时,不管你们做什么决定,之后告诉我结果!”陈牧认真的说道。

    治疗需要用到仙灵诀,而仙灵诀是绝对不能外传的仙灵门的立宗根本,所以必须要保证人在仙灵门之内。

    当然,这一点完全自愿——至于用治疗来要挟,那就错了!这是治疗的前提条件,陈牧还没无私到把仙灵诀广而告之的程度,因为真如此的话,那就是在自掘坟墓了!试问,谁愿意去做这般自掘坟墓的事情?

    所以,这个前置条件,甭管别人怎么看,陈牧都必须坚持,再说了,做这件事,为什么要在意别人怎么看?陈牧只需要对自己负责就可以了。

    接下来,陈牧没去干扰吕军跟梁思妍一家和谭鹏一家的谈话,也没妄图去观察他们到底会如何——不管什么结果,他都能接受并且理解。

    很快,半个小时过去。

    吕军过来恭声的说道:“师父,梁思妍和谭鹏都非常愿意拜您为师!”

    “非常愿意?”陈牧看了看吕军问道。

    “对,非常愿意,他们家人也非常支持!还说了好多好多尊师重道的话……”吕军认真的说道。

    “行,那就带他们过来拜师吧!”陈牧认真的说道,还稍稍坐直了一些。

    不管仪式简陋不简陋,态度都必须要拿出来。

    梁思妍和谭鹏很快过来,两人在家人的照顾下缓缓跪下,扭曲,让他们连下跪都变的困难,扭曲下,他们是身躯各处都有残疾的残疾人……

    陈牧盯着梁思妍和谭鹏,有种要把两人给彻底看穿的样子。

    扭曲性血液症患者全世界有很多很多,要治疗就必须要收徒,那么,如果对方有任何一点点不乐意,那陈牧也不会上杆子的强求。

    所以在收徒的时候,就必须要慎重再慎重,要不然,等他们进入门墙来再出现各种问题,到时候少不了麻烦,而他这个人呢,其实非常非常不喜欢麻烦。

    什么再造之恩,救命之恩,这样的恩情下,也有恩将仇报的人在啊!

    当然,陈牧能拯救一个人,也能毁灭一个人,任何徒弟如果真有这样的倾向,他自信有能力也有实力收回给予他的一切——但这不是放松收徒标准的理由,收徒的时候,该严的时候还是要严,如果未来能不出现那样的情况,岂不是更好?

    “入我门墙,就要谨记,尊师重道!尊师重道!如有违背,今日我给予的一切,都将统统收回!”陈牧面色严肃,甚至是严厉。

    梁思妍和谭鹏并没有被陈牧吓住,无比虔诚的跪倒,按部就班的完成拜师仪式。

    对他们来讲,这不仅仅只是希望,而是新生!那么,对给予自己新生的人尊重,拜师,这不挺正常的吗?这是应该的!

    拜师仪式完成,陈牧脸上这才显露出了笑容。

    不过,接下来的流程却不需要陈牧亲自参与了!有吕军在,还有苏若雪在呢,修仙基础的前置部分,他们可以代替完成,陈牧只需要在他们完成了修仙基础这部分后,再来治疗就可以了……

    当然,这中间还会有个问题,那就是在不产生气感,更没有真元的情况之下,如何才能带来仙灵诀的奥义,这是基础也是核心。

    所以,这就要看梁思妍和谭鹏是不是真的心诚,是不是真的用心了,这也是检测他们的一种手段和方式。

    “跟着你们师哥好好学习!在我这边,不分实力强弱,不分年龄大小,入门墙早晚就是区分师哥师弟的唯一要求!记住了,尊师重道,不仅仅是尊重我这位师父,还包括你们的师哥!”陈牧严肃的说道。

    在涉及到规矩的成分上,陈牧不允许自己存在任何一丁点开玩笑的成分——某种程度上,陈牧觉得自己很传统,但一些传统,就必须要用这样的传统来坚守,要不然,传统不在,精华不在,前人的经验还如何带来收获?

    所以,陈牧在坚守传统!不打算在这方面有任何一丁点的改变。

    “师父,那我跟谭鹏谁大?”梁思妍整张脸显得很狰狞恐怖,也满是肉疙瘩,但还没到嘴巴不能说话的地步。

    “你们同时进入门墙,你年龄大一些,你是师姐,谭鹏是师弟!”陈牧沉声说道。

    “是,师父!谭师弟,以后还请多多指教!”梁思妍的性格算得上外向,而且看的出来,她的心态是很积极向上的。

    不愧是喜欢看书的女孩子,看来他从书中汲取到的养分不是一般的多。

    这种乐观向上的心态,建立在自己的绝症之上啊,这样的心态之好,陈牧都敬佩。

    “梁师姐!”相比之下,谭鹏就跟吕军有点像了,沉闷寡言的样子,其实这样的状态,才算得上在这种绝症折磨下的正常的一种呈现。

    “好了!军儿,一切就都交给你了!”陈牧沉声的说道:“五天!我给你们五天时间,如果还达不到可以治疗的程度!那么,哪里来就哪里去吧,包括你,军儿!”

    “师父放心,我跟师妹师弟们一定按时完成您的要求!”吕军顿时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但压力之下,却也充满了动力。

    师父把这件事交给他,这是对他多大的信任?他发誓,一定一定不会让师父失望!绝对不会让师父失望!

    “忙你们的吧!”陈牧掏出手机看了看,匆匆离开。

    “洪昌,怎么了?”电话是邢洪昌打来的。

    “师叔,秦闵那边有动静了!”邢洪昌沉声的说道。

    “具体什么情况?”陈牧急忙问道。

    哪怕现在很忙,他也没忘记秦闵那边,不仅仅秦闵那边还带着他的仇恨,更因为秦闵被美利坚情报局保护这件事本身所透露出来的诡异。

    “见面说吧,我已经快到您那边了!”邢洪昌沉声的说道。

    “好!”陈牧挂了电话,匆匆回家。

    很快,邢洪昌就快步而来。

    “洪昌,来,这边坐!”陈牧对邢洪昌招手。

    “师叔……上面调动了海外的力量对秦闵进行监控,我则暂时负责后续跟进和联络,刚收到消息,秦闵联合美利坚情报局那边的一众高手,离开了美利坚,去了西伯利亚!”邢洪昌沉声的说道:“我们的人不好跟踪的太紧,现在只掌握了大概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