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丰碑杨门 > 第0098章 霸气的曹琳
    青铜匕首划过了杨延嗣臂膀,在他手臂上留下了一个寸许长的伤口。

    伤口上,鲜血喷涌,染红衣袖。

    “七郎!”

    一直站在一边看戏的曹琳发出一声惊呼。

    “蝉儿,快帮忙。”

    伺候在曹琳身边的丫鬟直起了腰身,长袖一甩,一柄青竹剑现出。

    青竹剑捥了一个剑花刺向黑衣护卫。

    蝉儿是个孤女,从小被曹家收养,曾随高人学艺,一手剑术出神入化,一直在暗中保护曹琳。

    曹琳见过蝉儿出手,对她有信心。

    呼延赤金更加果决,扔下了对手,直接扑向黑衣护卫。

    青裕公主也召出了潜伏在她身边的暗卫。

    杨延嗣抬手,制止了三女援助,“不用帮忙,我一个人能对付。”

    话音落,单拳紧握,骨节摩擦发出了咯嘣声响。

    “死!”

    黑衣护卫眼睛赤红,仇恨已经蒙蔽了他双眼,他现在一心只想让杨延嗣死。

    杨延嗣侧身,避开了青铜匕首,一拳砸出。

    拳风凛冽,却没砸到黑衣护卫,而且砸在了空处。

    黑衣护卫手里青铜匕首侧划。

    一刀封喉。

    杨延嗣前挺一步,一拳砸出。

    青铜匕首顺着杨延嗣肩头划过,划破了肩膀,割断了他束起的头发。

    杨延嗣拳到,狠狠砸在了黑衣护卫的肩头。

    “噶吧……”

    在天生力量加持下,杨延嗣轰碎了黑衣护卫的肩膀骨头。

    黑衣护卫手臂一软,青铜匕首掉落在地上。

    “吼……”

    黑衣护卫用刀的胳膊骨骼被敲碎,提不起力气,钻心的疼痛让他嘶吼一声,轮起另一条臂膀,砸向杨延嗣。

    杨延嗣用以伤换伤的代价,废了黑衣护卫的臂膀。

    为的就是削弱他的战斗力。

    黑衣护卫没了匕首这一大助力,杨延嗣又岂会被他伤到。

    后退一步,避开了黑衣护卫的拳头。

    杨延嗣再次握紧拳头,砸在了黑衣护卫另一条臂膀上。

    “噶吧……”

    又一条臂膀的骨骼被砸碎。

    “吼吼吼……”

    黑衣护卫不甘嘶吼,纵然两条臂膀被废,他也没有放弃攻击。

    张着嘴嘶吼,嘴巴一开一合,咬向杨延嗣。

    “嘭!”

    杨延嗣从来都不是心慈手软的人,既然已经出手,他就不会留手。

    一拳一拳砸在黑衣护卫身上。

    黑衣护卫身上传来一声又一声骨骼碎裂的声音。

    血,染红了杨延嗣的手臂,也染红了黑衣护卫的衣身。

    黑衣护卫绝望的盯着杨延嗣,嘴里发出沙哑绝望的吼声。

    “嘭!”

    杨延嗣紧握拳头,一击重拳,几乎用尽了全力。

    黑衣护卫的脑袋直接被砸的陷入到了木板里。

    杨延嗣脸颊上沾满了黑衣护卫的鲜血,像是一头出闸的虎狼,目光里透着凶光。

    少年人躲在一块布帘后面,见杨延嗣瞧了过来。

    顿时,他脸色大变,脸上布满了惊恐,带着哭腔。

    “你……你……你别过来……本王可是皇子,伤害本王是要诛九族的……”

    杨延嗣瞪着他,一步一步向他靠近。

    临近了少年人,杨延嗣闻到了一股尿骚味。

    “五皇子……赵元杰……”

    赵元杰吞咽了一口唾沫,结结巴巴,“是……是本王……本王就是赵元杰……”

    杨延嗣伸出手,冷冷的盯着他。

    “拿来!”

    赵元杰颤抖了一下,弱弱的问了一句。

    “什么?”

    杨延嗣瞪眼,“卖身契……”

    赵元杰苦着脸,踉踉跄跄爬到了被杨延嗣捅死的黑衣护卫身边,送他身上摸出了一张带血的卖身契,颤巍巍递给了杨延嗣。

    杨延嗣收起了卖身契,瞪着赵元杰。

    “下次再干这种事……”

    后面的话杨延嗣没说出来,只是握紧了拳头。

    赵元杰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都是,都是潘豹他们窜唆的……”

    杨延嗣懒得再打理赵元杰这个草包。

    一介王爵,有望争夺皇位的人,居然这么懦弱,胆小怕事,还没有勇于承担错误的勇气。

    “还能走吗?”

    杨延嗣走到女子身边,蹲下身问了一句。

    女子抬起头,布满鲜血的脸上只露出了两颗明亮的眼睛。

    女子盯着杨延嗣足足看了一刻钟,才缓缓点头。

    然后,踉跄的从地上爬起来,跟在了杨延嗣身边。

    杨延嗣带着女子,出了鲤鱼阁正门,走到潘豹面前,晃了晃手里的卖身契。

    “瞧见了没?我就是这么抢的。”

    潘豹可比赵元杰要强一些,他能猜测到杨延嗣不敢杀他们。

    所以,潘豹说话就硬气了许多。

    “杨延嗣,为了一个贱女人,你不仅落了我们兄弟面子,还打杀了王爷的护卫,这笔账,我们迟早会讨回来。”

    杨延嗣咧嘴,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意。

    “随时欢迎,不过下次记得多带点人手,不然……我也不能保证你们会在我手中活下来。”

    潘豹咬着牙,愤恨的盯着杨延嗣。

    杨延嗣起身,带着女子回到了曹琳一行人身边。

    “快让我瞧瞧手上的伤口。”

    曹琳上手为杨延嗣包扎胳膊上还在流血的伤口。

    呼延赤金和青裕公主想帮忙,却插不上手。

    简单的包扎过后,血算是止住了。

    苏易简凑到杨延嗣面前,竖起大拇指。

    “一直都知道你文采非凡,想不到武功也这么猛。”

    杨延嗣摇头,“武功要是真猛的话,就不会被人伤成这样。有一膀子傻力气而已,加上以伤换伤,才险胜一筹。”

    “下面我们怎么办?”

    杨延昭没经历过这种场面,不知道如何应对。

    曹玮大大咧咧道:“还能怎么办,先送七郎哥回去疗伤,然后,我们各回各家睡觉。”

    看似老实的呼延达在一旁点头。

    显然,他和曹玮都经历过这种场面。

    杨延嗣却摇头,“回家?怎么能便宜了这些家伙们。我和苏兄,好歹是今科士子,无故被人欺压,不去告状怎么成?”

    “去开封府!”

    呼延赤金和青裕公主抢先曹琳一步,搀扶在杨延嗣左右。

    曹琳并没有争抢,故意落后了一步。

    待到杨延嗣一行人下楼以后,她折回了鲤鱼阁。

    “你们身边的狗奴才们,平日里没少跟着你们为非作歹吧?”

    曹琳冷声吩咐蝉儿。

    “打断那些狗奴才双腿,算是给你们这些当少爷的一些警告。再有下次,就打断你们的腿。”

    潘豹瞪眼,声嘶力竭,“曹琳你敢!”

    曹琳冷眼盯着潘豹,“潘家的狗奴才们,一人再给我打断一条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