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丰碑杨门 > 第0128章 榜下捉婿(三)
    杨延嗣拱手,“烦劳你回府告诉贵府老太君一声,嗣今日身体不适,恐怕无法去贵府,改日嗣定然登门拜访。”

    符府管家脸上表情一僵,“杨七公子,您是在拒绝符府的邀请吗?”

    杨延嗣皱眉,旋即笑道:“今晚来了这么多人,我若是跟你们符府走了,那岂不是得罪了其他人。”

    高府管家:“杨七公子言之有理。”

    李府管家:“对对对,不能跟符府的人走……”

    符府管家暗自咬牙,想当年老爷在的时候,他们岂敢这般对符府说话。

    杨延嗣又冲着众人拱了拱手,“为了都不得罪大家,今夜我不会跟任何人走。众位都回去吧!天也不早了,回去洗洗睡吧。”

    众人冷眼盯着杨延嗣,似乎在说:你在逗我?

    曹玮在这时,也乐呵呵插话了。

    “七郎哥,弟弟知道你今夜有难,特地带了一些人前来保护你。你随我走吧!我送你回杨府。”

    杨延嗣瞧着曹玮一脸真诚的模样,差点就信了。

    抬眼橫了曹玮一眼,“曹家弟弟,你这是在给哥哥挖坑,哥哥不会随你出去的。”

    事实上,面对这种场面,杨延嗣很迷茫。

    内心深处,他并不排斥和人成婚。只不过他不知道,究竟那个才是最适合自己的。

    身份到他这个位置,已经不能用简单的感情去决定婚姻了。

    除了感情外,他还必须把政治因素也考虑到当中去。

    “杨七公子,既然你不愿意出来,那我们就进来请你。”

    符府管家带人挺进金明池南门。

    杨延嗣大惊,“擅闯金明池,乃是诛九族的大罪,你不怕死吗?”

    突然,符管家、曹玮、呼延达等五人摊开手掌,在他们手心里,各躺着一块手令。

    “陛下曾经赐给我们将门各府一块手令,凭此手令,可自有出入金明池,也可以带不超过二十人的随从。”

    杨延嗣傻眼了,还有这种操作?

    敢情他们这是先礼后兵啊!

    “还等什么?进去抓人。”

    五人各带了二十位披甲壮汉,扑向杨延嗣。

    “傻愣着干什么,快跑……”

    一声娇喝在杨延嗣耳畔响起,紧接着,杨延嗣就感觉到自己手被人拽住了。

    然后,拉着向金明池内跑去。

    符管家、曹玮、呼延达等五人率众在后面追,曹玮边追边喊。

    “七郎哥,你别跑了,跟我走,我是来保护你的。”

    杨延嗣边跑边回头喊了一句,“信你有鬼,曹家弟弟,你一肚子坏水。”

    拉着杨延嗣在金明池内奔跑的人,显然很熟悉金明池。

    一路带着杨延嗣七拐八拐,就摆脱了符管家一行人。

    “你是……清裕公主身边的女官?”

    两人在一座大殿前停下歇息,凭借大殿内的灯光,杨延嗣才看清楚了女子的容貌。

    女官盈盈一拜,“我家殿下猜到你有难,所以让奴婢来帮你一把。”

    杨延嗣抱拳,“大恩不言谢,那么咱们接下来去哪儿?”

    女官道:“西边墙根……”

    杨延嗣狐疑,“你们家公主呢?”

    女官一愣,疑惑,“我们家公主在宫里,怎么了?你想见我们家公主?”

    杨延嗣见女官的表情不像是作假,便相信了她的话。

    只要清裕公主没参加到榜下捉婿的环节,那么眼前的女官就是可信之人,是会帮他脱困的人。

    两人在大殿门口歇息了一会儿,女官带着杨延嗣跑到了西边墙根处。

    在西边墙根处,早就竖立了一个梯子。

    “你从这里爬出去,外面有人接应你。”

    杨延嗣重重的点头,爬上了梯子。

    过了墙头,探头望外面一瞧,乐了。

    杨延嗣一瞬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在墙外,杨延嗣六位哥哥,挎着战马,正笑吟吟的盯着他。

    有六位哥哥保驾护航,杨延嗣觉得自己很安全。

    一跃跳下了墙头。

    杨延嗣乐呵呵抱拳笑道:“多谢几位哥哥前来援手。”

    五郎杨延德板着脸,不咸不淡道:“都是自家兄弟,互相帮衬是应该的。”

    四郎杨延辉摇头笑道:“五弟,七弟好歹是咱们杨家的功臣,你就不能说话客气点?”

    “哼!”杨延德一声冷哼,“当文官的,都是一肚子坏水,没有一个好东西。”

    杨延辉摇头苦笑,对着杨延嗣招了招手,“上马吧!我们带你回去。”

    杨延嗣抓住杨延辉的手,借力跳上了杨延辉的胯下的马。

    跳上马,杨延辉扔给了杨延嗣一袭宽大的黑衣。

    “穿上吧!穿上以后,你的官服就没那么显眼了,也没人会注意到你。”

    杨延嗣大喜,三两下套上了黑衣。

    “还是四哥想的周到。”

    一行七人,一路快马加鞭赶到了金水河边,停下了。

    杨延嗣六位兄长,把杨延嗣拱卫在中间。

    在他们对面,呼延达居然出现了,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手持狼牙棒,挡住了去路。

    “众位杨家哥哥,留下七郎哥可好?”

    呼延达单骑上前,抱了抱拳。

    “七郎哥,还是跟我走吧!”

    从另一边的街道里,窜出了一行人,为首的居然是石元孙这个家伙。

    石元孙这小子,近一年多,都在和王世隆两个人搞生辰糕店,在他们两家庞大的财力支持下,生辰糕店已经开遍了大宋。

    石元孙的体重也随之增长了一圈。

    “小弟见过杨家众位哥哥。”

    石元孙显摆他背后的人手,“几位哥哥,小弟今日带来的,都是家里的百战老卒,一个个都能以一敌百。小弟这里有二百个这样的人。完成一次小的冲阵都足够了。”

    “几位哥哥,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只要几位哥哥交出七郎哥,小弟不会为难你们的。”

    杨延嗣忍不住咆哮,“石元孙,你跟着瞎掺和什么,我记得你爹没有女儿。”

    石元孙灿灿一笑,“我三叔有一个女儿,年芳十八,虽说大了一些,但模样长的也俊俏,正好和七郎哥凑成一队。”

    “几位哥哥,小弟也不愿意伤着几位,不如你们留下七郎哥,先回去?”

    杨延德一马当先,阴沉着脸,朗声道:“你只管带人冲上来,退一步我就不叫杨延德。”

    “呱嗒呱嗒……”

    除了杨延嗣外,杨家其余几子,都策马走到了杨延德身边,态度很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