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丰碑杨门 > 第0149章 坑老丈人的女婿
    “当当当……”

    急促的铜锣声,惊醒了天波杨府内所有人。

    “闹祝融了……”

    杨府家丁仆人们奔走相告,高喊着。

    东院内,曹琳也被惊醒。

    听到外面的呼喊声,她赶忙摇醒了刚回到房里堂下假寐的杨延嗣。

    “七郎,七郎,失火了。”

    杨延嗣睁开眼,假装揉搓了一下惺忪的睡眼。

    迷糊问道:“怎么了?”

    “失火了!”

    “嗯!”

    杨延嗣虎躯一阵,瞪大眼睛,“快穿衣服,我们出去看看。”

    夫妻二人穿上了衣服,匆匆奔出了房门,就瞧见了西厢房处照亮一片天的火焰。

    又匆匆赶到了西厢房处,就瞧见杨延辉指挥着府里的家丁和仆人们在灭火。

    此外,还有一群人聚拢在西厢房门前,其中一部分是昨夜留宿的宾客,剩下的都是杨府的人。

    宾客们惊魂未定,衣衫不整的在原地跺脚抱怨。

    “招呼不周,招呼不周,让诸位大人受到了惊吓。”

    杨业抱拳,向宾客们赔礼道歉。

    曹府一位家丁在人群中哭泣,瞧见了匆匆赶来的曹琳后,立马哭着跑了过来。

    “小姐,小姐,四少爷不见了。”

    曹琳一愣,赶忙在人群里寻找,找了一圈后,没发现曹玮的身影,顿时急了。

    “莫非还在火场?”

    这个念头从曹琳心底里升起以后,曹琳就慌了,欲扑向火场。

    杨延嗣深知内情,知道曹玮没有危险,所以他一把拉住了曹琳。

    “琳儿勿慌。”

    杨延嗣安抚了曹琳,瞪着曹府的家丁喝斥,“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西厢房周边的地方都仔细搜过了吗?”

    杨延嗣如今可是曹府的姑爷,曹府的家丁听到他的问话,立马回道:“小人没搜过。”

    杨延嗣瞪了他一眼,招来了两个杨府的家丁,陪着他一起去找曹玮。

    曹琳担心曹玮的安慰,几次都想扑进火场找人,都被杨延嗣给拉住了。

    片刻后,曹府家丁在杨府家丁们帮助下,抬着昏睡的曹玮出现在她眼前,她才放心了下来。

    “小姐,我们在西厢房的茅房发现的四少爷,四少爷应该是醉酒睡过去了。”

    刚才还哭哭啼啼的曹府家丁,此刻咧着嘴笑的特别灿烂。

    曹琳见曹玮没事,一颗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

    ……

    救火工作忙了一夜,由于天干物燥,火势非常大,巡街的禁军们得知了情况后,调来了开封府的水龙车,才浇灭了火焰。

    火焰刚灭,一则谣言就随之流传开了。

    谣言声称,杨延嗣和曹琳八字不合,却强行成婚,惹怒了祝融,降下了灾祸。

    曹琳听到这则谣言,差点晕倒在了杨延嗣怀里。

    恼怒之下的杨延嗣,召集了府内所有的家将、府兵、曲部,专门调查此事。

    最终,火灾的真相被查出来了,并不是天降灾祸,而是有人纵火。

    是醉酒的曹玮,出门嘘嘘的时候,不小心撞倒了油灯,引起了火灾。

    一场杨延嗣自导自演的火灾大戏落下了帷幕。

    只是委屈了宿醉未醒的曹玮,背上了一口大黑锅。

    得到了消息的曹彬,亲自上门领走了曹玮。

    临走时候还扔下了一句话。

    杨府的一切损失,曹府会照价赔偿。

    曹府的赔偿,在晌午的时候就送过来了。

    满满当当两箱银锭,加起来足有二十万两。

    足够把整个天波杨府推倒重建三遍。

    瞧着白花花的银锭,杨延辉凑到了杨延嗣吧唧着嘴

    “七弟,你心真黑,不仅坑妻弟背黑锅,还坑老丈人的银子。”

    杨延嗣瞪了他一眼,“四哥,你心才黑。我只是让你盯着烧了西厢房,谁知道你连北院的房子也一起烧了。”

    杨延辉嘿嘿一笑,“不烧北园的房子,爹和娘怎么会带着其他兄弟们暂居到杨府别院呢?”

    杨延辉瞧着烧的残檐断壁的西厢房和二分之一的北园。

    “爹娘不在,我们兄弟二人关起门来挖铅管,谁也管不着。”

    杨延嗣赞同的点头,“你我兄弟二人,任重而道远。”

    抬着银钱回到东院,东院里已经被塞的满满当当了。

    西厢房和北院被毁,也只有杨延嗣的东院啥事儿都没有。

    所以,在杨业和佘赛花搬去杨府别院之前,杨府内值钱的东西都堆在了东院。

    杨延嗣上了楼,推开门,就瞧见了曹琳目光有些涣散的坐在床榻前。

    蝉儿伺候在曹琳身边,不知道如何安慰她。

    “你先下去吧!”

    蝉儿退出了房门,杨延嗣走到曹琳身边,拉起曹琳的手,问道:“在想什么?”

    曹琳愣了愣,低声道:“难道我们二人真的八字不合,强行成婚的话,会引来灾难。”

    “噗呲”杨延嗣乐了。

    “你啊你,以前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成了婚,就变得那么笨了?”

    曹琳瞅着他,“此话怎讲?”

    杨延嗣笑道:“俗话说,子不语怪力乱神。我问你,每年汴京城里发生的火灾,多达上万起,难道说这汴京城里都是八字不合的人?”

    “还有,每逢多雨之年,黄河泛滥,倒灌汴京。难道说也是因为八字不合的缘故?”

    “所以说,水火之灾,和八字无关。”

    曹琳心情缓和了几分,问道:“那你说这是什么缘故?”

    杨延嗣竖起两根指头,笑道:“第一,这火灾多发,主要原因是因为防火意识不够强。比如,明明知道干柴容易产生烈火,汴京城里的人,却偏偏喜欢把干柴堆到厨房里。

    第二,这汴京城多水灾的问题,主要原因是地势。汴京城的地势,远比黄河河床低出一大截。一旦黄河泛滥,倒灌汴京,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毕竟,水往低处流。”

    经过杨延嗣这么一解释,曹琳的心情好了许多。

    同时,她的注意力也被杨延嗣引到了地势和防火意识上面。

    就地势和防火意识这两个问题,夫妻二人讨论了好长时间。

    直到吃饭的时候才结束了这场攀谈。

    吃完饭,杨延嗣招来了落叶,让落叶传令下去,命令火山营的人,这几日扮作工匠,进入到杨府,然后秘密挖掘铅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