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签到 > 第361章:特么还真要把我火化了啊?
    秦川真的是欲哭无泪。

    只能心理期待着家人,24小时内,千万不要把自己送去火葬场啊。

    秦川用雷达扫描观察一下罂粟,虽然只是一个深深的彩色照,看不清人脸。

    但也好比看不到好。

    而这时,站在床边的罂粟,却是缓缓讲起了自己的故事。

    “我就是那种,一出生就被外人称作是将门虎女的后代。我爷爷是抗日、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的老革命军人,我的父亲、叔叔伯伯。也是现代军人,均是参加过越战等等大型战争。而我的哥哥姐姐们呢,也在各个部队重要秘密组织担任要职,或战斗组织、或情报组织、或培训组织等等一些普通人或者常规军人一辈子都触摸不到的国内最高规格的组织。”

    “或许在外人看来,能出生在爷爷、父亲和各个叔叔伯伯辈这些将军后代家庭,是非常荣耀也非常幸运的事。可是,你知道吗?我多么希望,能跟你们一样,出生在外面社会一些普通家庭中。”

    罂粟说着,清亮的眼眸里,出现了一抹向往,“因为只有在那样的家庭中,你才可以天天看到自己的父亲、母亲,才能上幼儿园,才能上小学中学然后大学,再到步入社会,谈恋爱,结婚生子,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充满活力和朝气。可惜,我出生在典型的红色家庭中。”

    “你们永远不会想象得到,从出生到懂事,你一直都是跟保姆呆在一起,父亲母亲和所有亲人,几乎都没见过一次面的画面有多么让人崩溃。他们忙着管理军务,忙着打仗,忙着各种各样你完全不知道也想象不到的事。”

    “你们更不会想到,当你四五岁,开始有点懂事的时候,从未见过面的父亲忽然出现,不是为了见你跟你团聚吃个饭,陪你玩,而是拎着你离开家,丢进部队里面,每天接触的,不是想象中的洋娃娃、玩具车之类的东西,而是冷冰冰的武器和严肃可怕的教官。”

    “每天除了睡觉吃饭,就是教你各种特种知识、格斗、武器使用等等那些成年人进入部队,甚至说进入特种部队才能学到的东西,教官们会让你在十二岁之前,必须掌握精通!你更加不会想象得到,当你十三岁的时候,父亲就带你进入战场让你杀人。十四岁就开始与各种雇佣兵组织、杀手组织、毒枭组织等等所有能想到的犯罪组织战斗。用最烂俗的话说,我就是典型的‘童子军’。只是,在外人看来不同的是,我们是有信仰、忠诚于国家、人民的‘童子军’。可是,于我们心里而言,这,又有什么不同人?”

    罂粟的声音很平淡,表情很自然,仿佛是在讲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故事。

    但是,秦川却是用雷达扫描到,罂粟的拳头,在微微紧握,娇躯微微颤抖着。

    秦川对罂粟,忽然十分心疼和同情起来。

    怪不得,罂粟也仅仅是三十出头,却是拥有这等可怕的实力和身份。

    普通人当兵学习军事技能,都是十八岁以后的事情。

    而她们这些出生在高规格的红色家庭后代的人,却已经在童年时代,就开始接受特种训练学习了。

    是的。

    他们现在或许都拥有别人一辈子都望其项背的实力和地位。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因此牺牲了什么。

    父爱、母爱、童年、青春以及——自由!

    他们的生命里,或许都只是为一个目的而活着:为国家为人民,战斗!

    直至,死去。

    在他们的人生字典里,所谓的家庭温暖、恋爱甜美、青春自由,那都是别人家的故事,是他们一生都触不可及的东西。

    而他们牺牲自己的一切,就是为了保证更多的别人家,能拥有这些东西。

    多么讽刺的笑话啊。

    可是,在华夏,这种滑稽的事,却是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了他们身上。

    他们可歌可泣。

    但也可怜可悲。

    为了别人的人生,牺牲了自己的人生。

    值得吗?

    或许他们也不知道。

    只知道,他们生来,就是为了别人的人生而存在的。

    秦川很想爬起来,给罂粟一个拥抱。

    告诉她,他会用余生,好好的弥补她前半生的缺失。

    可是,他动不了。

    他能感受到,罂粟那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悲凉。

    可是,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没有什么,能比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伤心,自己又无能为力更加痛苦的事了。

    “好了,我的故事,也讲完了。”

    罂粟看着秦川,嫣然一笑,“你曾经答应过我,也跟我讲讲你的故事的。可是,你怎么就食言了呢?”

    罂粟说着,已经缓缓弯下身子,用手,轻轻的抚摸着秦川那张已经血肉模糊的恐怖脸庞。

    “被烈火焚烧的时候,一定很痛吧?”

    罂粟的手,微微颤抖。

    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漫过脸上的蜈蚣刀疤,滴落在秦川的额头上。

    从未拥有过,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当你拥有或者即将拥有的时候,他,已离你而去——

    京城,龙巢总部。

    “尊主。”

    一个穿着迷彩服的少校女军官走了进来。

    “如何?”被叫做老大男人,头也不抬,低着头看着文件。

    “查到了。”

    少校女军官点了点头:“罂粟将军去了滨海市,看一个烈士英雄。”

    “烈士英雄?”龙巢尊主微微抬起头,有点惊讶。

    “是的。”

    少校女军官说道:“这个烈士英雄叫秦川,是东南军区去年新招进去的特种兵。一天前,他在滨海市由于冲进火场救出五十二名平民性命,被严重烧伤死亡。昨天,总部对他授予了烈士荣誉称号。”

    龙巢尊主闻言,脸色微微动容,微微叹息道:“好兵啊。华夏,从来不缺这种奋不顾身甘心为民牺牲的军人。”

    然后看向少校女军官,“可是,他一个普通的特种兵,跟罂粟有什么关系?”

    少校女军官点头,“我们查到,这个叫秦川的,一年前,被派往猎人学校参加猎人集训,刷新猎人学校各项军事技能成绩记录,并且,在此期间,猎人学校遭受到佣兵组织和毒枭、海盗组织的联合围攻,罂粟将军带着她所在的组织武装组织人员赶到现场,协助以秦川为主的猎人成功歼灭侵袭者。”

    “然后,两人开始发生初步交集,那晚,秦川跟罂粟将军……接吻了……”

    咔嚓!

    龙巢尊主手中的笔忽然断成两半。

    他猛的站起来,脸上带着浓浓的震惊,“你说什么?你说罂粟居然跟男人接吻?”

    “是……是的。”少校女军官。

    “调查属实?”

    “属实。”

    “……”

    龙巢尊主神色复杂的沉默了一下后,重新坐下,“继续。”

    “是。”少校女军官继续道:“在之后猎人学校派这些猎人出去实战考核期间,秦川以总指挥官的身份,带领各国特种兵,成功配合当地政府部队,剿灭一支一万多人的非法武装,同时,天罚或许是知道了罂粟将军在猎人学校跟秦川的事,暗派了一支雇佣兵对秦川进行暗杀。我想,这就是为什么罂粟将军会在秦川牺牲之后,不顾一切跑到欧洲杀天罚的原因。”

    “那叫秦川的,实力如何?”

    龙巢尊主微微皱眉问道。

    “至少SS+实力。无限接近3S。在去年的全军特种大赛中,他带领一支新晋的女特战队,将由一位SS+实力的龙炎中队长带领的两支龙炎小队打败。而那一场大赛,罂粟将军特地从国外回来,亲自主持的。”

    “这个叫秦川的,多少岁了?”

    “二十。”

    龙巢尊主瞳孔再度猛然一缩,“二十岁,无限接近3S的实力?!”

    “是的。”少校女军官也是带着浓浓震惊的语气道:“说是天赋型的天才,都不为过。在龙巢和特一级的种子学校、种子部队,都很少会有这种天才。”

    “真是可惜啊。这小伙子牺牲了,否则,招入进来,说不定日后,也会成为我们特一级部队的中梁砥柱。”

    龙巢尊主微微叹息,“天罚背后的势力,是什么态度?”

    “目前还没见有动静。但罂粟将军所在组织,要求她24小时内回去解释,不然,将会颁发追杀令!现在,已经过去20个小时。”

    “以罂粟的性子,是不会回去的。”龙巢尊主微微摇头,“何况,现在即便回去,也不够时间了。她选择在这紧要关头回来看那叫秦川的小子,想必,是真有些感情了。也罢,随她吧。她为国也做得够多了,呆在国内,至少,也暂时不用担心危险,回来龙巢总部任职,也不错。外面,就交给秋儿来打理吧。你通知罂粟,我给她半个月时间休整。时间一到,回到龙巢报道。”

    “是!”

    少校女军官出去后,龙巢尊主静静的坐了一会。

    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型的圆形开盖手表,打开,盖子上,有一张照片。

    画面有点模糊,但依然可以看得清楚。

    一个跟他很像的年轻男子,正抱着一个婴儿。

    “女儿啊,不要怪父亲心狠。这……就是我们龙家人的命……”——

    “医生,我们一致同意,早上,将秦川的尸体,送往殡仪馆火化了吧,他受苦够多了,不能再让他在太平间里冻着。”海景别墅里,秦如海拿着座机,给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打了电话。

    “好的秦先生,我们立即跟殡仪馆联系,明天早上,安排车过来接英雄过去。您们早上直接去殡仪馆便可。”医生回答。

    “麻烦了。”

    “秦先生,节哀顺变。”

    “谢谢。”

    挂了电话,秦如海看着对面脸色依然苍白,神色恍惚的秦母,微微叹息道:“安排好了,明天早晨,送去殡仪馆。”

    秦母木然的点了点头,站起来,“我去看看灵儿。”

    第二天早上,当看管太平间的保安打开门的时候,一直在里面静静站了一天一夜的罂粟身子一动,快速躲入了一个柜子后面。

    “你们要小心点,不要磕碰到我们的英雄。”保安对两个殡仪馆过来的工作人员说道。

    “我们会的。”两个带着口罩,穿着深蓝色衣服的殡仪馆工作人员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一个深蓝色的裹尸袋,将秦川抬了进去,装好。

    “卧槽!这是要干嘛?你们是谁啊?要对我做什么?”秦川惊恐的大叫。

    可是,他只是意识清醒,但人现在还是处于‘假死’状态,别人根本听不到他的声音。

    “抓紧点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就到火化时间了。”那工作人员说道。

    “我知道,来,抬上车吧。”

    两人将秦川放在担架上,抬着快步走了出去。

    “一……一个小时火化?”秦川当场就懵逼了。

    特么还真要把我火化了啊?

    卧槽!救命啊!

    别这么坑爹啊!

    这好不容易重生,特么都没醒过来呢,就又要将我烧死!

    敢不敢再狗血点?!

    “系统,离我重生有心跳能动,还有多长时间。”

    秦川冲系统焦急道。

    “一个小时。”

    “……”

    系统你大爷!

    玩我的吧?

    人家一个小时后要火化我。

    你特么一个小时后才让我重生!

    特么等会要是晚一分钟,我被丢进高温火炉里,特么你就是把我重生千遍万遍,我也活不了啊!

    “系统,能不能快点?”

    “不能。”

    “……”

    “罂粟救我!救我!我没死啊!赶紧让你的小宇宙爆发,将我救出来啊!”秦川冲躲起来的罂粟大声吼道。

    可是罂粟却是丝毫听不到。

    很快,他便是被抬出了太平间,来到一个门口。

    门外,停着一辆殡仪馆的专用车,秦川被无情的塞进有冰冻功能的箱子里。

    “完了完了,这回是真的死翘翘了!”

    “系统,特么老子要是死了,做鬼也不放过你!”

    “没关系,宿主您如果真死了,系统会另寻其他符合条件的宿主。”

    “……系统我草尼玛!”

    后面,罂粟的身影也是出现在门口,看着远去的殡仪馆的车,脸上的神色,更加苍白了——

    这是四千字,先做饭吃,十点还有四千字。

    求一波推荐票、月票!。

    以及看到现在没有给五星好评的,大家记得给个五星好评啊!

    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