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把她日出了白浆10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本章免费)

    须臾,我翻身而起,略微准备了下,就跟贼似的一路小心翼翼的溜去了落梅院。

    深入敌方中心,就不信不能搞来第一手情报!

    一顿瞎摸乱转之后,我溜进了一间房里,环顾四周,奢华典雅,能安排在这住的人肯定有身份。

    于是我开始爬桌底,挠墙角,踩地板,可都没发现暗阁地道之类的东西,我又不甘心的往墙壁上到处敲,可除了把自己的手指骨敲得快蹭掉一层皮外,还是没任何结果。><

    怎么搞的,武侠片里不是这么演的啊!

    正郁闷着,外面突然传来人声。我心里一慌,马上钻入床底下。

    门外人在那一个劲寒暄,我趴的酸了,想换个造型,一个不慎又撞到了床板,顿时神经一凛!

    “谁?”外面响起呵斥。

    床布被掀开,我瞪大眼与一双眼睛四目相对。

    事到临头,倒也没几分惶恐,丫丫滴,大不了拼个你死我活,爷现在也是有身份的人了!可正当我要扯开嗓子喊救驾时,床布被放下来了。

    “没甚,一只老鼠。”

    啥?我是老鼠?正咬牙切齿,突然又想,怪了,这人干嘛要帮我隐瞒?

    外面响起关门声,整个房间顿时静了下来。我犹在床底下踌躇,戏谑的声音响起,“还不出来?”

    这话显然是对我说的,我摸摸鼻子,由床底下钻了出来。

    对面一个青年男子挑起眉看着我,好面熟啊!这是

    “还记得我么?”他率先说道。

    我再想,我拼命想

    明明应该很熟悉的,一时间被挡住了。

    “啊我知道了!谢霆锋你是谢霆锋”我兴奋的一把扑上去抓住他,双眼放光,“我初中时可是你忠实粉丝啊!!哎呀呀,原来你本人比电视上的更帅啊!!你等等,不对啊!咋一看挺像,仔细看来又不像了”

    在我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之后,他已完全如看一个白痴般看着我。

    他一声哼笑,“又想装疯卖傻?这可是你的拿手绝活。一时是太子的得力爱将,一时是齐天阁的卧底,这会儿还变成女人了,怎么,是这儿的姑娘?”

    啊啊随着他的话语和声音,我愈发纠结的想起了一个人,天牢里跟我口水战的“那张人皮”

    不会这么巧吧

    头上三道黑线垂下!

    我笑,努力的笑,眨着特无辜的双眼,“是是啊,就因为那次逼供失败,我被太子逐出宫,哎!咱这不也是为了生计”喉咙适时的一哽,两眼包满凄凉泪,“说到底还是大哥您砸了我的饭碗,才使我混到这么落魄的地步”

    “满口疯言疯语!”他表情嫌恶道,“到我房里作甚?”

    “嘿,嘿嘿,这个呢为了保持生意兴隆,我经常出其不意的钻进客人房中,然后”我又嘿嘿直笑,笑得那叫一个猥琐,“嘿嘿,给他们来个意外的冲击,再然后嘿嘿嘿你知道的哈,咱就不说了,嘿嘿嘿嘿”

    他眉头蹙的更紧了,满脸阴沉。

    我马上收住势,“我可不知道这是大哥您的房间,我这就退下。”说完迅速转身,走的虎虎生威,只恨不能飞跑了。

    可才没几步,突然被身后的疾风一吸,跌倒在桌上。他起身捏住我的下巴,笑,“既然你是楼里的姑娘,我就来照顾你的生意,如何?”

    这笑好冷好阴!我打了个寒颤。

    “这”我还没想好开口说什么,他已经将我横抱而起,扔到了床上。

    我狼狈的爬起身,看着他步步逼近,忙不迭道,“变性人很恶心的!不骗你!你确定真的要这样?不是吧?”我痛心疾首的指责他,“别说没告诉你,我是人工的!假冒伪劣货!!啊啊”

    还没叫嚷完,他已将我按倒在了床上,朝我特冰冷的笑,“我倒要看看你能刁钻到几时。”

    眼看他就要吻上我的唇,我别过头大叫,“年轻人,冲动是魔鬼冲动是魔鬼啊”我边叫边暗自摸向自己小腿,那里备有匕首。还有我的腰带间,藏了不少药呢。

    “啊”正当我要将匕首抽出,他突然拉起我,手顿时落空,不过还好,匕首没掉出来。

    他毫不客气的用力扳过我的脸,下颚被捏的直发痛!

    报复!这是**裸的打击报复!上次的口水大战,我以压倒性的优势胜了他,丫心里肯定一直憋着一股火!

    我正准备豁出去直接亮刀子时,外面传来人声,“少主。”

    上帝啊,来的太是时候了!

    那小子放开我,起身下床,但又转身用纱缕绑住了我的手脚,威胁的瞪我一眼。

    KA,临走还不忘摆我一道!

    他走出后,关上房门,外面隐约传来交谈声。我竖起耳朵努力听。

    “少主,你先在兄弟们的护送下速速离去吧。”

    “不。我与你们一道。”

    “少主”

    “我意已决。”

    “可亥时就要往万福山与那些人会合,少主的伤势还不稳定为防生变,我们即刻合力为少主运气疗伤吧。”

    “也好。”

    “我命人在外守着。”

    不一会儿,再没声响传来,大概开始疗伤了吧。

    该死的,我的身体被绑的牢牢的,长久固定于这个姿势,都快畸形了。我一点点磨蹭着,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小腿上的刀掉了下来,我又跟蛤蟆似的哈着腰,好一番折腾才用嘴刁起了刀子,往绑着自己的绸带割去。

    搞定后,我躺在床上大口喘气,舒展四肢。正要起身,手无意间将枕头掀开,眼角余光瞄到褥间好像藏了什么东西。我赶忙翻出来一看,是封书信。

    这可难倒我了,虽说是新世纪的大学生,可这个时代的字一个都不认得,完全的鬼画符啊!

    我将书信在身上藏好,轻手轻脚的下床,走到门边,学着古装片里常见的那招,将手指舔湿,在纸窗上戳个洞,看过去。

    只见厅堂中央,五个人将那小子围在中间,一副打坐的姿势,更具气氛的是头顶都冒着青烟,啧啧!

    好,绝佳机会来了。我弯下身,悄悄拿出随身携带的迷药和短管,插在洞口处,往里吹迷烟。

    须臾,那些人陆续倒了下去,倒之前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嘿。

    我反身由另一边的窗户溜走,翻回到自己院中,火速召集四下手下一起来处理现场。

    我们轻手轻脚的将那几个人抬进内房,又喂下蒙汗药,在他们身上如愿找出齐天阁的令牌后,再用绳子将他们五花大绑,塞进柜子里。

    “老大,是否告知太子殿下?”

    “暂时不要。”我摇头,“人多没准坏事。”

    处理完现场后,我计上心来。

    “你们都在那些人里找个身材相仿的易容起来。小东,赶快发挥你的能力,把我们弄成齐天阁的。”

    趁着易容时间,我小声对他们吩咐,“等会儿我和小东小北一起忽悠外面那些人,去跟卖兵器的接头。小南小西,你们俩等会儿去隔壁那院落,利用齐天阁的令牌把月天心的侍女骗出来,弄晕她们带到万福山。据说幻月宫的人功夫了得,你们可记住了,只能投机。”

    “老大”

    “一切照着我的吩咐办。还有,到时在万福山预备好酒菜,多多益善。一切要在亥时前准备好,然后守在那里与我们接头。”

    “是。”

    易容完毕,我已成齐天阁一位长老的模样,他们亦是。

    我们几个大摇大摆的走出,我朝门口的守卫道,“少主正在休息,不便行动。你们可以下去了。”

    时候差不多时,我跟齐天阁的人一道去往万福山。

    一路上我装模作样的带领着他们,当然,其实全是由他们带路。

    通过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我得知齐天阁剩在京城的人不多了,总共也就十来个,这次全都来了。等兵器到手后,找个镖局运回大本营,这就是他们打的算盘。

    今晚夜色很美,明月露出全貌,毫不吝啬的将清辉泻下大地。当到达万福山后,我不由得叹为观止!原来所谓的山,就是一个杂草丛生的小山坡和一片树林。

    我看到已等候在此的小南小西,笑着过去招呼,“哈哈,你们倒是动作快啊。”走近后,我凑到他们耳边低声道,“办的怎么样了?”

    “一切妥当。”

    “好,等会儿听我吩咐。”我满意的点头。

    就在这时,上方天空突然爆出几朵烟花。

    哇!我顿时惊奇的仰起头,原来古代也有这玩意啊。啊,是了,火药还是古代的四大发明之一呢。

    “同长老,他们已经来了。”一个人过来对我说。

    “你怎么知道?”我四处看看,不见人迹,纳闷道。

    “刚刚的爆竹就是暗号啊,你忘了不成?”他古怪的看着我。

    

     __17mb_s4()

     cpa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