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隋末之大夏龙雀 > 第八百八十五章 苦不堪言
    大贺咄罗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会是这种死法,旁边的大贺摩会、李坤等人都没有想到,敌人的弓弩居然这么厉害,在三百步外仍然被射杀。

    看着躺在地上的大贺咄罗,身上插着数根利箭,甚至连他的战马身上都被插着一根利箭,利箭射出战马双目之间,在大贺咄罗倒地之后,战马也发出一阵哀鸣声,倒在地上,颤抖着不停,眼见着不能活了。

    大贺摩会哪里还注意到一匹战马,目光落在大贺咄罗身上,大贺咄罗已经失去了呼吸了,只是他双目圆睁,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想来他到死的时候,还没有想到自己是怎么死的。

    “快,快撤。”大贺摩会耳边传来李坤凄厉的声音,这个时候,他才想起,自己同样是在敌人利箭的射程之内,对方既然能射死大贺咄罗,肯定也是能射杀自己的。

    “快,带着族长,走。”大贺摩会听了浑身颤抖,就好像一盆冷水从天而降,赶紧调转马头,转身就走,临走的时候,还没有忘记让人带走了大贺咄罗的尸体。

    只是他这边逃跑了,身后的契丹人更是害怕了,也纷纷调转马头,跟在后面逃跑,一时间关下人仰马翻,混乱不堪,留下一地的狼藉,纷纷逃走。哪里敢有丝毫的停留的,刚开始的气势汹汹,消失的无影无踪。

    城墙的古神通等人发出一阵阵哈哈大笑声,古神通拍着眼前的神臂弩叹息道:“好厉害的神臂弩,试问天下之大在,何人能抵挡?”

    “不,世上还是有人能够抵挡的。”岑丹青忍不住说道:“陛下可以,昔日的李玄霸或许也可以。陛下神勇,大夏龙雀刀十分锋利,抵挡这样的神臂弩应该能行。”不得不说,李煜的神勇已经传遍了天下,就是面对神臂弩,在岑丹青等人眼中,都认为不可能击败李煜。

    古神通听了点点头,他居然也有这种看法,他扬鞭指着远处的乱军说道:“大贺咄罗已经被射杀,契丹人的军心士气肯定受到影响,想来进攻临渝关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并不知道契丹人的情况,按照自己对契丹人的理解,既然首领被射杀,退兵的可能是有的。

    “将军,敌人现在肯定是慌乱无比,今天晚上,不如。”岑丹青忽然做了一个手势,笑呵呵的说道。

    “不用,刚才我看了一下,里面有汉人,他们肯定知道,今天晚上很重要,我们有可能会偷袭敌人的大营。弄不好会有防备,哼哼,我们今天不用,先吓吓他们。”古神通忽然想到了什么,忽然笑呵呵的说道。

    城外的契丹大营看上去比较杂乱,大营是仓促兴建起来的,原本闹哄哄的大营,这个时候无人敢说话,因为他们的首领被杀了,而且是远距离的被利箭所射杀。

    中军大帐中,大贺摩会等契丹族将领纷纷坐在地上,一边的李坤却是坐在马扎上,在众人中间,大贺咄罗的尸体摆放在哪里,身上的利箭已经拔了下来,只是身上的鲜血也都流干了。

    “眼下如何是好,诸位可有什么想法?”大贺摩会扫了众人一眼,大帐之中都是契丹各大部落的首领,按照契丹的规矩,每逢契丹人出兵的时候,都是契丹十部的人在一起商量完成的,这十部中,兵多者三千人,少者一千人,当然,大贺部不在里面,大贺部作为契丹联盟长,兵力最多,有万人之多。也因此大贺咄罗成为契丹的联盟长。

    只是现在联盟长死了,契丹就要推举出新的联盟长,十部虽然很多,但兵力雄厚的是大贺摩会,其次就是遥辇氏、迭剌部的耶律氏等等,这些部落都是契丹较为强大的部落。

    “还能怎么办?自然是请大贺摩会将军成为新的族长。”一边的众将纷纷出言道。

    其他的诸部酋长、贵族不敢言语,没办法,大贺一族的实力是最强大的,兵马是最多的,大贺咄罗已经战死,他的儿子大贺摩会自然是成了新的继承人,难道契丹其他诸部还会反对他吗?大贺摩会也不是简单的人物,他作战勇猛,屡次在与奚人之间的作战中,都占据了上风,为契丹族人带来了无数的战利品,前段时间攻占平州,也是大贺摩会亲自率领大军击败罗艺大军的。就冲着这一点,也无人敢反对。

    大贺摩会听了双眼一亮,望着中间大贺咄罗的尸体,反而没有一丝悲伤了,大贺咄罗若是不死,这族长之位哪里会轮到自己。

    李坤却在旁边咳嗽了一声,有些担心的说道:“如今族长已经被敌人射杀,数万大军的士气都会受到影响,这个时候若是强行进攻,对我们不利啊!而且,我猜敌人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今天晚上他们肯定会趁我们立足未稳,杀入我大营中,族长还是小心应付的好。”

    大贺摩会听了面色阴沉,大手拍了一下大腿,大声说道:“该死的古神通,他今天晚上若是要来的话,某一定会要了他的脑袋,传令下去,今夜三军戒严,不准睡觉,小心敌人偷袭。”

    众将听了纷纷摩拳擦掌,脸上露出兴奋之色,准备等待大夏军队偷袭的时候,给敌人狠狠一击,让大夏军队见识一下契丹士兵的厉害。

    半夜的时候,契丹士兵纷纷坐在自己的帐篷中,外面寒风凛冽,吹的大纛哗哗响起,大帐之中,也是十分寒冷,只有大帐外面点燃了一些篝火。中军大帐,大贺摩会和李坤两人静静的坐在一起,中间倒是有篝火,照耀附近,给两人带来一些温暖。

    就在两人不耐烦的时候,忽然,外面战鼓声响起,喊杀声震天,有大队人马杀来,大地都在颤抖,这是骑兵在发起冲锋。

    “来了。”大贺摩会用赞赏的眼神看着李坤一眼,这小子还是有点本事的,否则的话,哪里自己这个时候,已经被敌人杀入大营了,数万大军将会瞬间崩溃。

    “杀!”其他大帐中,将士们已经等不及了,一听见外面的喊杀声,纷纷拿着兵器冲出了大营,有的士兵迫不及待的张弓搭箭,朝大营外的黑暗之处射出利箭,整个大营瞬间灯火通明,这些士兵手执火把,照耀远近,等待一场厮杀的到来。

    可惜的是,等了半响,对面的黑暗之中,也没有半个人影,哪里有什么敌人,连个鬼影都没有,众人一下子傻了。

    “族长,一个人都没有,敌人这是在佯攻。”大贺摩会已经上了战马,手上拿着金刀,正准备厮杀,可惜的是,对面的哨探将他一颗火热的心弄的凉凉的。

    “敌人这是疲兵之计,骚扰我们,让我们疲惫不堪,然后在合适的时候,发起进攻。”李坤面色不好看,自己的计谋早就在敌人的考虑当中,他的一点自得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哪里还有什么得意的。

    “他们何时会进攻?”大贺摩会忍不住说道。

    “不知道,或许是今夜,或许是明天,或许是后天。”李坤苦涩的说道。眼下主动权掌握在敌人手中,士气低落的契丹人根本没有办法,甚至李坤还知道,今夜之后,契丹士兵的士气更加低落。

    “难道就这样等着不成?”大贺摩会顿时有些不满了。

    “等到天明,退兵,寻找机会,再次进攻临渝关,直到攻下来。”李坤阴沉着脸,士气低落,这件事情放在谁身上都不好使。就是李坤自己都没有办法。

    “哎!”大贺摩会挥了挥手,说道:“传令下去,让将士们继续坚持着,等到天明的时候,我们退兵五十里,找到机会,我已经会攻下临渝关。”大贺摩会咬牙切齿了,双目死死的望着远处的临渝关,他知道,自己若是不能为大贺咄罗报仇,日后在族中的威望肯定不会高到哪里去,就冲着这一点,自己也要拿下临渝关。

    不过盏茶的时间,契丹将士们刚刚下了战马,回到自己的营帐之中,忽然外面战鼓声再次响起,隐隐有冲杀声传来,黑暗之中有无数火焰出现。

    “这次是真到了,快,快准备就绪,准备反击。”契丹大营,看见前面阵地上,有无数火焰出现,照耀远近,好像是有无数大军杀来,顿时脸上露出狂喜之色,这个大冷天,就应该缩在被子里吗?

    火把越来越近,就是连大贺摩会也翻身上马,领着亲兵朝前线杀了过去,他也认为敌人即将进攻,只有李坤摇摇头,他几乎可以断定,敌人这次还是骚扰。可是,他不知道敌人在什么时候会进攻。

    “放箭。”利箭横空,朝火光处落了下去,隐隐还有几声惨叫声传来,契丹士兵见状,心中更加开心了,总算是见到敌人了,只是射了几轮之后,敌人的火光为什么还在哪里呢?仍然有惨叫声和战鼓声,但就是不前进半步。

    “不要射了,不要射了。”

    那些将领们很快就发现这里面的问题了,又是骚扰,这些该死的家伙。

    夜都深了,大家都想睡觉了,这种想睡觉,可是偏偏不能睡的感觉真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