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明王首辅 > 第1031章 驸马难当
    蒋太后病倒了,这位年近五十的老太太在短短十天内连番遭受打击,先是没了孙子,接着就连准女婿也挂了,终于抵受不住这种打击,倒下了。

    朱厚看望完母后,犹如行尸走般离开了慈宁宫,对他来说,这绝对是个黑色的七月,除了徐晋遣人送回的那封捷报,没有一件事是让人高兴的。

    朱厚的心压抑之极,可惜边却连个可以倾诉的人都没有,此时此刻,他是多么希望徐晋赶紧凯旋回京,在他的潜意识中,只要徐晋在,就没他解决不了的问题,只要徐晋在,运气也会围绕在自己的边。

    说来也许奇怪,但朱厚确实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徐晋是个有大气运的人,就没有做不成的事,譬如领军作战就未尝一败,譬如科举也是一口气通关,纵观大明一百五十多年的历史,一次科举通关的唯徐晋一人矣,就连连中三元的商辂和黄观也没有这种运气。

    可惜,徐晋这个福将如今远在大洋彼岸的的倭国,朱厚只能收拾心处理善后的事宜。朱厚翻无疑是个极其聪明的人,如今御极将近六载,已经成为手腕成熟的帝王,处理这种事他还是游刃有余的。

    很快,朱厚便把内阁三老,以及礼部尚书,还有主婚使严嵩召到了文华。

    准驸马孙斌突然挂了,但是永福公主的婚事已经诏告天下,人尽皆知,各地藩王派来祝贺的代表,还有各国的使臣要么已经入京,要么已经在来的的路上,倘若处理不得体,实在有失天朝大国的脸面,所以朱厚便把以上五人召来商量对策。

    文华内,嘉靖端坐在御案后,内阁三老费宏、金献民、贾咏、礼部尚书罗钦顺、严嵩分立在御案前。

    大家经过一番商议,最终决定永福公主的婚礼如期举行,而驸马则在当初进入终选的三个人当中挑选,反正天下百姓只知道永福公主要出嫁,至于谁是驸马,估计绝大部份人都不认识,他们也不认识字,而来贺的各国使臣就更不消说了,他们是受邀前来观礼的,驸马姓甚名谁,高矮肥瘦根本无从知晓,只要公主婚礼如期举行就得了。

    定好方案,分派完任务后,朱厚终于松了口气,之所以如此“将就”,一方面是要顾全大明的脸面,另一方面却是维护永福公主的名声,连续死了两任未婚夫,民间难免会生出些风言风语来,所以朱厚也只好“趁打铁”,从当初落选的三人中挑一个作为驸马,把永福公主顺利嫁出去,免去以后没人敢参加选婚的尴尬之局。

    很快,永福公主的婚礼如期举行的消息便在朝中传开了,而当初落选的三人也得知新驸马将在他们之中产生,不过,除了李纯外,另外两名侯选人均是心忐忑,之前巴不得被选中,而现在却担心会被选中。

    要知道在封建迷信思想盛行的古代,克夫的女子绝对是让男人谈之色变的存在,如今永福公主还没出嫁就“克”死了两任未婚夫,简直太邪了。公主虽然是金枝玉叶,但克夫的金枝玉叶谁敢娶?驸马诚然可贵,但小命价更高啊!

    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然而人家永福公主是望门寡啊,说得不好听的,连人家公主的小手都没摸上就被隔空“克”死了,死了也做不成风-流鬼,岂不是亏大发了!

    不过,不管你愿不愿意,皇上要跟你做亲家你敢不干?所以很快,包括李纯在内的三个驸马侯选人便再次被带到东安门外,准备进宫接受皇帝小舅子的挑选。

    另外两名驸马侯选人分别叫马岱和潘泰,均是十来岁的白面书生,此时三人正站在东安门外等候传召。

    “马兄学富五车,英俊不凡,此次驸马非你莫属了。”潘泰恭维道。

    马岱兄立即像被针扎了股一般,连忙道:“潘兄谬赞了,论学识,小弟不如潘兄,论相貌,小弟亦不及李兄,又岂敢尊前掠美。”

    潘泰摆手道:“马兄此言差矣,论学识论相貌,小弟均远不及李纯兄。”

    潘泰说完便朝左手侧的李纯望去,马岱亦抬眼望去,李纯微笑道:“潘兄谬赞了。”

    见李纯如此淡定,潘泰和马岱不由对视一眼,心中均是暗暗奇怪,莫非这位仁兄不怕被克?行,那就最好不过了,死道友莫死贫道,但愿这位命硬能抗到跟永福公主完婚后再挂,要不然自己两人的危险还未算解除,因为如果李纯未跟公主完婚就挂了,到时肯定还会从其他替补侯选人找一个顶上的。

    那位负责引路的司礼监宦官,听着三位驸马侯选人相互恭维推诿的话语,脸黑如锅底,想当初参加选婚的人趋之若鹜,现在却变成了相互推诿,避之则吉,真真岂有此理,像永福公主下这种美丽淑德,秀外慧中的女子,谁娶到不是福气,没命娶也只能怪他本人福薄消受不起。

    约莫半炷香后,皇上的派人来传诏了,于是礼官便领着三名替补驸马进了皇宫,这次是直接去了乾清宫养心。

    蒋太后病倒了,皇后的坤宁宫又不想去,所以嘉靖便干脆把三名侯选人召到养心,他一个人拍板决定自己的亲姐夫人选。

    很快,李纯、马岱、潘泰三人便被带到了养心,现在内除了嘉靖,还有内阁三老、礼部尚书罗钦顺、礼部郎中严嵩、司礼监毕云、老太监胡大海,还有太医李言闻。

    “草民叩见皇上!”三名侯选毕恭毕敬地跪倒在御座前。

    “平!”朱厚稍稍抬了抬手朗声道。

    三名侯选人站了起来,马潘二人都低着头,显得畏畏缩缩的,生恐会被皇上看中似的,倒是李纯长玉立,神色自若,再加上英俊的容貌,从容儒雅的气质,直如鹤立鸡群。

    朱厚不由眼前一亮,不过他还记得李纯当初咳得天昏地暗的样子,所以并没有仓促作决定,要是又选了个短命鬼,外面的风言风语只怕会甚嚣尘上,到时永福命克夫的“事实”就水洗都不清了。

    “你叫李纯?”朱厚问了句废话作为开场白。

    李纯点头恭敬地道:“回皇上,草民李纯,表字守义,浙江宁波府慈溪县人士,现就读于国子监。”

    “嗯,朕记得你上次说过,蹴的时候被撞成了内伤,现在可大好了?”朱厚点了头又问道。

    严嵩立即抢着答道:“回上皇上,李纯的内伤已经大好,太医也检查过并无问题!”

    朱厚却是有些不放心,对站在侧的李言闻问道:“李太医,严大人所言可属实?”

    李言闻闪而出行礼道:“回皇上,臣已经仔细检查过三位侯选者,均体无恙,李纯患的内伤亦已痊愈,几院正当初开的药方很有效。”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李言闻提到了还被关在诏狱中的太医院正几逢。

    话说这位几院正真是倒霉,偏偏遇上淑妃流产这种事,已经被关了近半个月了,迟迟没有被问罪,但皇上似乎也没有释放他的意思,而大臣们也不愿意冒着揭皇上伤疤的风险,去替区区一名太医求。

    此时李言闻竟然提到几逢,在场的人都替他捏了把冷汗,要知道现在的嘉靖可不是刚登基的那会儿了,他御极五载,积威重,前几天才下旨廷杖了几十名言官,两人当场被打死。

    然而,嘉靖却是神色自若,点了点头淡道:“如此甚好,嗯,传朕旨意,令北镇抚司把几逢放了吧,但免去其太医院正之职,贬为太医,继续在太医院任职。”

    李言闻连忙跪倒在地高呼:“皇上圣明!”

    费宏和金献民相视微笑,齐声道:“皇上圣明!”

    嘉靖不是笨蛋,自然知道要是背后没有人指使,李言闻是断然不敢多管闲事的,他之所以在自己面前提到几逢,十有**是受了费宏和金献民的指示。

    不过,嘉靖也不在意,他本来就不是一个残暴的君主,当初之所以命人抓起几逢,只是一时悲愤难解,冷静下来便意识自己做得不厚道了,几逢虽然没能保住小的,但至少救了淑妃的命,而且,前天淑妃也劝过他饶了几逢,所以嘉靖此刻便顺势借坡下驴,下旨释放了几逢。

    嘉靖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平,又向李言闻反复确认了李纯的体无恙后,这才正式宣布李纯由替补转正,成为永福公主的新准驸马。

    马岱和潘泰都暗松了口气,纷纷向李纯表示祝贺,衷心感谢他的自我牺牲和奉献精神。李纯表面礼貌地谦虚着,但心里却欣喜若狂,哇哈哈,几经周折,如今终于把驸马收入囊中,我李大义就要成为大明驸马,一边睡着金枝玉叶的永福公主,一边窃他老朱家的江山,何其快哉!爽也!

    只是李大义不知,他会不会重蹈前两任准驸马的覆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