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之战神吕布 > 第八六零章:华佗归来(求订阅)
    黄忠看向太史慈的目光亦是有了一丝赞许,太史慈能够在如此年纪有这般高箭术,着实是不可多得的猛将。

    “末将请求主公的宝弓一用。”黄忠抱拳道。

    “取弓来。”吕布笑道,得到两员猛将,他的心情极为愉悦,黄忠的箭术他是知道的,若是太史慈能够有超过黄忠的箭术才是最令人欣喜的,不过方才从太史慈的出手中吕布能够感觉出在箭术上太史慈比之黄忠还有着不小的差距。

    与太史慈一般,黄忠亦是在一百三十步的距离上,弓弦上亦是有三支箭矢,他倒是要看看太史慈还有何能耐。

    如果说太史慈射箭的动作给人的感觉是娴熟的话,从黄忠的身上他们体会到的是行云流水,从瞄准到箭矢脱手而飞,使用的时间极短。

    没有出乎并州军将领的预料,靶心上多了三支箭矢。

    太史慈率先称赞道:“老将军箭术高超,在下不如也。”他没有用尽全力,何尝没有看出黄忠仍旧保留了实力,从对方射箭所需要的时间就能看出端倪。

    黄忠见太史慈没有比试的想法,倒也没有勉强“壮士的箭术亦是高超。”

    吕布见二人相处的比较融洽,道:“子义箭术高超,汉升麾下的烈阳弓骑擅长骑射,不若就让子义做汉升的副将吧。”

    “喏。”黄忠抱拳道,烈阳弓骑是有两名副将的,庞德留在了弹汗山王庭,副将正好空缺,有太史慈这等猛将前来,也是极为不错的。

    “多谢晋侯,卑职必定尽心尽力。”太史慈抱拳道,能够直接被委任为一部骑兵的副将,令他有些意外,杨风的武艺他是清楚的。

    “汉升虽说年迈,却是武艺高强,一身箭术极为厉害,子义莫要因为黄将军年迈而有所轻视。”吕布笑道。

    比试完之后,场内的文官武将,纷纷上前道贺,尤其是太史慈,刚来晋阳就成了烈阳弓骑的副将,前途不可限量。

    杨风也是为太史慈赶到欣喜,他对太史慈是认同的,丝毫没有因为太史慈的官职比他高而懊恼,他对自己的能力比较清楚,除了一身武艺之外,在谋略上比之太史慈要差了很多。

    结束之后,典韦奉命为太史慈和杨风安排住处,顺便为二人介绍了一番军中的制度,听得二人惊喜连连,他二人的出身贫寒,没有显赫的背景,而并州军的制度仿佛是为两人量身定做一般。

    典韦离开之后,太史慈叹道:“外人皆言晋侯桀骜自大,却是没有真正的前往晋阳。”

    “以将军之武艺,定然能够在并州军中取得成就。”杨风道。

    “文义武艺高超,只是以后要多读兵书,为将者,不能仅有匹夫之勇。”太史慈道。

    杨风道:“将军之言是也。”

    “其实令在下最为好奇的是,晋侯何以知道在下之名姓?”太史慈疑惑道。

    杨风沉默片刻,却是摇了摇头,关于这件事情,其实他也有过很多次的猜想,然而始终不得要领。

    华佗出外一年之后,再次返回了晋阳,若是放到以前,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在他的身上发生的,他认为医者就应该行走四方,只有接触过更多的病人,对于医术的提升才能有更大的帮助,然而在晋阳,却是有着他放心不下的东西。

    晋阳医馆可以说是华佗的心血,医馆之中的医者,尽皆是他的弟子,正如吕布所言,纵然是一个人的医术再厉害,能够起到的作用也是有限的,只有让更多的人接触医术,才能真正将医术发扬光大。

    在外游历一年,华佗的收获也是比较大的,急切的返回晋阳,也有黄叙的病情在其中,离开晋阳的时候,他只是用药物暂时延缓了黄叙的病情,没有做到彻底的根治,作为一名医者,答应过的事情就要办到,当初接下黄叙这个病人,他就没有想过退缩。

    一年的时间,华佗的经历了很多的事情,至于吕布暗中派遣的保护之人也在一次山贼劫掠的时候显露了出来。

    得知华佗回到了晋阳,吕布急忙前往,这次能够得到两个儿子,与华佗的良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平时蔡琰和貂蝉没少念叨此事,作为孩子的父亲,亲自感谢一番倒也在情理之中。

    侯府中最为兴奋的莫过于乔霜和糜贞了,这个时代最能体现女子在家中位置的便是孩子了,即便吕布对这一点没有那么看重,根深蒂固的思想依旧让两女迫切的想要怀上孩子,两女甚至合计着什么时候乔装去医馆一次,向华佗求取良药。

    游历的生活,让华佗显得有些沧桑。

    得知吕布前来,华佗不敢托大,急忙走出医馆迎接。

    “华先生快快请起。”吕布辅助欲要行礼的华佗笑道。

    “何劳晋侯亲自前往,只需晋侯一道命令,草民自会前往侯府。”华佗道,对于吕布,他有的只是感激,若不是因为吕布的一番话,当初他来到并州或许只是游历一番就会离去,压根没有想过会去创办什么医馆。

    “华先生此番有功于并州,日后就待在并州不要走了吧,医馆的事情还需华先生多多操心。”吕布道,医术上有很高造诣之人,放眼天下也是极为罕见的,晋阳医馆的存在,在极大程度上缓解了并州的情况。

    各县有固定的医者之后,伤患者就不需要到处求医,再说晋阳医馆出来的医者,都是经过学习,有些还经过华佗的亲手指导,比之寻常医者不知强了多少。

    “晋侯,草民不过是一医者罢了,无论是何人求医,皆不会放置一旁。”华佗岂会没有听出吕布话语中的挽留之意,晋阳医馆不需要他操心,有着种种的制度制约,再说前往晋阳医馆学习最多的便是军中的士卒,军中士卒学习的是一些基本的东西。

    见华佗言语间没有答应下来,吕布没有勉强,一名医术高超的医者的作用,不亚于顶级的人才。

    “以后华先生就是并州的贵客,享受县令的待遇。”吕布直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