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024章 做主
    “当家的,你干啥去?”张氏急忙伸手去拦,生怕沈福海这会儿去找徐氏理论,依沈福海的脾气,说不定还能打起来呢!

    “三叔你别急,这次的事既是戳穿了,大家都在场看到了,量大伯娘也不敢再生出什么幺蛾子来了,方才我砸了桌子碗盘,也算出气了。”沈香苗也去拦沈福海。

    “你们先回家去,我就去看一看,看看事后到底如何,是不是真如香苗所说。我又不是小孩儿,还能不高兴了上去扔石子儿不成?”沈福海道:“你们放心,我有分寸。”

    “那成,你小心些,别又起了冲突,若是闹起来,一个人肯定吃亏。”张氏不放心的叮嘱了一番。

    沈福海连声答应,又往大房的方向走了。

    其他几个人继续往家走。

    途中,张氏提了建议:“方才出了这种事,饭怕是大家都没吃好,不如到我们家去吃,香苗带过去的烧饼还在,把鸡一炒,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也行。”吕氏和沈香苗点头。

    到了三叔家,吕氏和张氏要去做东西吃,沈香苗提议她来做一道三杯鸡来吃。

    “到了三婶这儿,还能让你动手不成?还是我来吧。”张氏说什么也不让沈香苗动手,又心疼她刚才受了气,只让她去歇着。

    “方才受了气,这会儿只想着好好做道菜,这心里才舒服些,不瞒三婶说,我现在是越来越喜欢做菜了,你就别客气了。”沈香苗笑道,挽起袖子,系上了围裙。

    吕氏见状,只好劝了张氏,半开玩笑的说道:“就让香苗来做吧,现在香苗手艺好着呢,保准不糟蹋了这只鸡。”

    “香苗手艺指定不差,昨儿送来的卤菜,好吃的很呢。也罢,今儿个我也享享清闲,让香苗劳累一回。”张氏笑呵呵的把手里的锅铲子递给了沈香苗。

    沈香苗接过来,就开始做菜。

    鸡肉已经切了大块,并且清洗干净的血水,沈香苗就将蒜、姜切片备用,因为考虑到大部分的孩子不能吃辣,她就没有准备小红辣椒。

    热锅倒油,待油温六成热时,倒入少量的麻油,待七成热时,放入蒜、姜片等炒香,随后倒入鸡块,翻炒至鸡肉变色。

    放入酱油翻炒均匀,让鸡肉均匀上色,倒入适量米酒、冰糖,大火烧开,再从随身厨房中拿了一些自制味素出来放进去,将火转成中小火,盖上锅盖,闷煮上一盏茶的功夫。

    灶房里,沈香苗在看着火,外头,吕氏和张氏商量了起来。

    “二嫂,刚才咱们出来的时候,我瞥眼看到爹娘也气呼呼的往他们院子里去了,他们院子里一般不开火,老两口怕是晌午饭也没吃饱,要不去叫爹娘来一起吃晌午饭?”张氏提议道。

    “成,我这就去叫。”吕氏占了起来:“爹娘也一定气坏了。”

    刚站起来还没走到门口呢,沈顺通和杨氏就走了进来。

    “爹,娘,你俩来了,我和弟妹正说去喊你们来吃晌饭,香苗正在里头**肉呢,待会儿就好了。”吕氏招呼沈顺通和杨氏在堂屋坐下。

    杨氏叹了口气:“出了这样的事,哪儿还有心思去吃晌饭?老二家的,你把香苗丫头叫回来,我有话和你们说。”

    “哎。”吕氏应了,去灶房喊沈香苗。

    沈香苗把往火膛里添了些木柴,跟着吕氏到了堂屋:“爷,奶。”

    “老二家的,香苗丫头,今儿个你俩受委屈了,老大一家做事不厚道,我老婆子给你们娘俩赔个不是。”杨氏红了眼睛,黯然说道。

    “这事跟奶奶没关系,是大伯和大伯娘的事。”沈香苗说道,看到一个老人因为子女的事情操碎了心,心里也是一阵阵的感慨。

    “子不教,父之过,我们俩脱不了干系。”沈顺通垂了垂眼皮,神色无比黯然。

    沈顺通向来自诩自己言行端正,在村子里声誉也是极好,几个儿女也过得还可以,孙辈们也都是知礼节,没想到沈福田和徐氏弄这么一出,沈顺通只觉得自己这张老脸,往后算是彻底没地方摆了。

    “正是这个理儿,老二家一直都是孝顺的,就算老二走了,你们母女三个人也亦如往常,今儿个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我老婆子心里也不好受。”杨氏颤巍巍的从怀里摸了一个红布包出来,一层一层的打开,露出里面的东西,是一只素银的簪子,个头不大,样式也是简单的。

    “这是我陪嫁的嫁妆,款式老了些,却是实打实的实心银子打的,比那些空心的分量重,就给老二家的罢,拿着戴也好,当了贴补家用也成,随你们处置。”杨氏说着就把东西往吕氏手里头塞。

    “娘,这是您的陪嫁,我可收不得。”吕氏连连推辞。

    “奶的陪嫁,寓意深,东西珍贵,我们是真收不得,爷奶心疼我们受委屈,我们知道。只是依大伯和大伯娘的性子,柿子挑软的捏,又是惯会占便宜使坏的,往后若是我们二房生法子挣了钱,怕是大伯和大伯娘又该想法子伸长手来占便宜了,到时候还望爷、奶要秉公行事,替我们做主。”沈香苗趁机提出了要求。

    现在卤串卖的好,生意不错,挣钱是肯定的,而且依沈香苗的厨艺才智,以后挣的钱还多呢,沈福田和徐氏见了,一定像苍蝇一般不知廉耻的黏上来。

    虽然沈香苗自认自己不包子、不圣母,不会理会沈福田和徐氏半分,但在这个极其重视孝道的封建社会中,她一个小女子的力量实在不足以与大环境抗衡,索性趁现在先和沈顺通、杨氏两个人说清楚了,两个人回头也能替他们做一做主,不让沈福田和徐氏占便宜。

    “既是分了家,这就是各过各的,能吃上大鱼大肉那是本事,吃糠咽菜那是没本事。穷亲戚之间愿意帮一把是情分,不愿意拉那是本分,香苗丫头放心,若是回头你们过得好挣钱多,老大家敢伸毛爪子过来,我第一个不饶他们!”杨氏斩钉截铁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