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051章 黑心肠
    “香苗和铁蛋真是懂事。”杨氏不由得感慨并夸奖了一句。

    “是呢,这桌菜也都是香苗做的,今儿个还特地买了瓜回来,说是给爷爷奶奶解暑,可甜了,等下了我给你们送过去。”吕氏顺着说了两句,笑着拉了凳子让杨氏和沈顺通坐下。

    沈香苗笑眯眯的递了洗干净的筷子过来:“爷爷奶奶快些坐下吃饭吧,刚炒的菜,还热呢。”

    “香苗丫头越发乖巧了。”沈顺通笑着接了筷子过来,先夹了菜到碗里来吃。

    其他人这才动了筷子。

    吃饭期间,说起了收麦子的事儿。

    吕氏生怕大嫂徐氏又在二老面前说些不三不四的话,刚想张口解释解释。

    沈顺通却先张了口:“这收麦子啊,活重事情多,按说呢你们几兄弟分了家也是一家人,该合计着齐心协力一起做活,可今儿个老三来找我们说了好些个话,我觉得也是在理,这大锅菜熬出来,难不保哪个菜炖的太烂,有的菜又夹生,还是各做各的,省的这本来好好的菜做的都不好吃了。”

    这话,显然是话里有话,借了大锅菜这个说法,暗指其中的不公。

    沈顺通说话保留了几分,杨氏却是个什么话都挑明了来说的,轻咳了一声:“老大这么多年,说起来也没帮过二房、三房什么,倒是待那徐栓子跟亲兄弟似得,算个什么事儿?谁家的老大也不是白当的,就该多做活,多出力。我也觉得老三的话说的不差,咱那两亩地每年收的麦子、棒子,咱们老两口能吃上多少,多的还不是让徐氏偷拿着贴补娘家了?依我看啊,往后就这么来,也让老大一家长长记性。”

    徐氏平日小气,孝敬二老的东西向来不如三房多,这也就罢了,有时候甚至还要拿孤儿寡母的二房来说事,恨不得比吕氏拿的还要少,再加上徐氏素来喜欢贴补娘家,在家里强势生生压了沈福田一头,杨氏这心里怎么也下不去,对徐氏的厌恶自然是少不了的。

    沈顺通虽未再吭声,却也点了点头,显然十分赞成。

    二老看事情通透,凡事也都讲一个理字,从近期家中大小事来看,也都是一晚上端平,并没有偏袒、偏向谁。

    沈香苗对沈顺通和杨氏,是打心里的喜欢和尊重,只想着往后好好孝顺二老。

    沈香苗把菜往二老面前推了推:“爷爷奶奶也别因为这些事生气,没的气坏了身子,还是快吃菜吧。”

    “姐姐炒的菜可香了,爷爷奶奶再不吃,怕是都要被我塞进肚子里去了。”铁蛋扮了一个鬼脸。

    “还是我这孙子、孙女孝顺。”杨氏一脸慈爱的看了看沈香苗和铁蛋两个人便都是低头吃饭。

    四个菜,各个都做的十分可口。

    麻酱豆角自不必说,之前老两口都是吃过的,浓郁香的好吃。

    这蒜泥黄瓜和青椒鸡蛋,两道寻常不过的家常菜倒是做的有滋有味。

    前者蒜泥的清香味十足,黄瓜又脆又嫩,吃起来好吃的不得了。

    后者青椒翠绿,鸡蛋金黄,尤其是那青椒并不像寻常人炒的那样是变了色的软趴趴的口感,反而比新鲜的时候更显得青绿,口感也是爽脆可口,咸淡适宜。

    而压轴菜西瓜皮炒肉丝就更不必说了,肉质鲜嫩,嫩的在唇齿间一滑而过,似乎不用嚼就顿时融化了一般,西瓜皮带了些微微的甜味,吃起来鲜味十足,尤其是那翠、红、绿、肉色的多种融合,吃上一口之后,便停不下来了。

    杨氏和沈顺通连连夸赞沈香苗手艺精进。

    沈香苗自然是笑着应了,不停的给二老夹菜。

    两人自然是更加高兴,一边吃饭,一边说了会儿话。

    问了问沈香苗近日卤串生意如何,问了问铁蛋今日读书怎样。

    姐弟俩自然是问什么便答什么,只不过两个人都是捡了好的说,乐得沈顺通和杨氏都乐得合不拢嘴。

    “香苗能挣钱贴补家用,往后你的日子也能轻松一些,铁蛋上了学堂,日后若是能考个功名,这家里便是能过上好日子了。”杨氏冲吕氏说道,脸上是难掩的笑意。

    自二儿子沈福才走了之后,二房过得艰难,杨氏和沈顺通虽是时常接济,却也怕其他两个儿子在背后说什么,不敢给的太多,好在三儿子沈福海是个心善重情义的,时常照看着二房,二房的日子这才磕磕绊绊的能过下去。

    眼下瞧着二房越过越好,杨氏这心里自然的高兴的很。

    “是啊。”吕氏也是感慨无比,随即又笑了起来:“日子好过了,这以后孝敬爹娘总算也有东西能拿得出手了呢。”

    “什么拿得出手拿不出手的,你们有这份心就够了,什么人干什么事儿,我这老婆子心里头啊跟明镜儿似得,不说那个。”杨氏摆摆手,倒是不以为然。

    吕氏知道杨氏又想起徐氏平日里那些让人瞧不上的言行,便说起了旁的话。

    这边聊得高兴,饭吃的更是开心,而大房这边气氛倒是闷得不行。

    清早就去收麦子,割了一上午,满共也就割了一亩地,又拿了竹篓子往回背,来来回回的跑了许多趟。

    往年里三家伙着一起收麦子,徐氏总是以帮着张氏做饭看孩子为由,偷懒不干活,从没遭过这份罪,受过这份累。

    今年自己干活,才觉得真是累的够呛,天气更是热的不行,忙活一上午之后,徐氏只觉得满身都是汗,又累又热,又热又渴的,暗骂了二房和三房黑心肠。

    累归累,可晌午还得做饭,喊沈静秋去割的三两猪肉,怎么看分量都不够,更让徐氏觉得烦闷,又骂了几句屠户没心肝。

    面第二次蒸上锅的时候,徐氏打发了沈静秋去喊杨氏和沈顺通来吃饭。

    沈静秋磨磨蹭蹭的去了,回来的时候倒是一溜烟就回来了,只不过是一个人回来了,脸上还挂着笑。

    “怎的就你一个人,你爷爷奶奶呢?”徐氏有些纳闷,随即心里又有些不悦。

    这俩个老家伙,该不会因着前些日子的事儿生着气,连饭都不肯来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