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055章 挑开了说(二更求票)
    “老大家的,还不快走?”杨氏走了几步之后,瞧着徐氏满脸都是愤恨,一副恨不得吃了沈香苗的样子,不满的喝道:“今儿个的事,全都是我们老两口的主意,若是你因着这事去恼别人,我可不饶你!”

    “娘,我又不是那样的人……”徐氏见杨氏真的恼了,不敢表露的这么明显,狠狠的剜了沈香苗两眼,才磨磨蹭蹭的抬了脚。

    “不送了啊。”沈香苗在后头不咸不淡的说了句。

    徐氏转回头看到沈香苗脸上似有似无的笑容,怎么看都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

    她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就抽搐了两下。

    送走了“祸害”,摆平了事端,沈香苗收拾碗筷,打了水去灶房洗碗刷锅。

    铁蛋到了该去学堂的时候了,收拾了书本,从屋子里出来。

    “姐姐,我去学堂了。”铁蛋把书都装进布包里,背在身上。

    “路上小心,下了学堂就早些回来,晚上姐姐给你做好吃的。”沈香苗在围裙上擦了擦湿漉漉的手,从灶房里走出来。

    “哎。”铁蛋答应了一声,几乎是用跑的出了院子。

    “小心些,莫要摔了。”沈香苗在后头提醒了一句。

    “知道了……”远远的传来铁蛋的回应。

    “这孩子。”沈香苗收回宠溺的眼神,略摇摇头,回灶房把剩下的碗盘洗干净。

    刚收拾完,吕氏就回来了。

    “娘。”沈香苗解下围裙:“西瓜送去了?”

    “嗯,送去了。”

    “路上大伯和大伯娘的脸色不好看吧,刚受了那么大的气,没有说什么难听话吧。”沈香苗担忧的问道。

    吕氏摇了摇头:“你爷爷奶奶都在,你大伯娘不敢吭声,只是……”

    “只是分开放粮食这事,你爷爷奶奶心里头已经有了计较,回头他们自会盘算这件事,你又何必眼巴巴的当着面提出来?这样的话,你大伯和大伯娘怕是就认定了你在中间挑唆,往后更记恨你了。”

    吕氏说完后,不安的搓了搓手。

    “娘……”沈香苗淡淡的笑了笑,道:“你说这话,好像我不吭声,大伯和大伯娘就不认为是咱们家从中作梗了似得。”

    “这……”吕氏哑然。

    依徐氏那比针鼻子还小的心眼,就算到时候杨氏和沈顺通提出来这个要求,徐氏也一定会认为是别人挑唆的,而那个别人,也极有可能落在沈香苗的头上。

    “既是不管咱们做与不做,大伯和大伯娘都会这么猜想,也都会记恨咱们,那倒不如咱索性当着他们的面说了这件事,瞧着他们吃瘪,咱们心里头还能痛快些。”沈香苗说到这里的时候,眨了眨眼睛,像只狡猾的狐狸。

    “而且这事也不宜再往后拖,就跟我刚才说的一样,大伯和大伯娘天天算计着爷爷奶奶的东西,爷爷奶奶又是善良的,往后保不准吃亏,咱家往后肯定也会钱越挣越多,若是以后想孝敬爷爷奶奶,还得提防着大伯一家会不会占了爷爷奶奶的便宜去,也就太累了。这会儿就刚好把什么事儿都挑开了说,也免得牵扯些说不清的。”

    沈香苗这一番话,倒是让吕氏恍然大悟。

    “你看事情看得通透,倒是我这当娘的糊涂了。”吕氏扶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娘不是糊涂,是护女心切,生怕我受了一丁点的委屈!”沈香苗满脸笑的挽住了吕氏的胳膊,摇晃了两下。

    吕氏满脸慈爱的摸了摸沈香苗的脑袋。

    片刻之后,沈香苗径直往三叔沈福海家去了。

    院子里,张氏和沈福海正用搓板搓了麦穗,麦子籽晾晒在旁边,沈文韬和沈文武两兄弟正拿了竹筢子在铺平的麦子上来回的拉,让麦子籽儿晒得更加均匀。

    “三叔、三婶。”沈香苗打了招呼,坐下来就帮着张氏搓麦穗。

    “吃晌饭没有?”张氏笑道,伸手拦了沈香苗:“快别忙活了,从镇上回来也一定累坏了,快坐着歇会儿。”

    “巧慧,帮你香苗姐拿个桃儿来。”

    “好。”五岁的沈巧慧乖巧的从杌子上站起来,到灶房去拿了几个桃子出来,递给了沈香苗:“香苗姐,吃桃。”

    “巧慧真乖。”沈香苗揉了揉她的脑袋,伸手拿了一个桃子:“剩下的你和哥哥们分一分吃吧。”

    沈巧慧咧开嘴笑了,把剩下的桃子拿去给沈文韬、沈文武两兄弟吃。

    手里的桃个儿不大,可长得是红彤彤的,咬一口软糯无比,甜滋滋的汁水就爆满了整个口腔,好吃的很。

    “这桃子真甜。”沈香苗忍不住赞赏了一句。

    “树上刚摘的,这红了几个,孩子们耐不住就让你三叔去摘下来了,过几天估摸着红的就多了,都摘下来了给你们送去些尝尝。”张氏说这话,手里的动作却是没停,麻利的干这活儿:“这会儿你咋过来了,有事?”

    “嗯,我来想问问三叔和三婶,文韬现在在家闲着的,你们有什么打算没有。”沈香苗又咬了一口桃子。

    沈福海抬了头:“这孩子,能有什么打算?读书吧,不是那块料子,从前送这俩兄弟去过学堂一阵子,不是上课睡觉就是放了学去掏鸟窝,学了一年字也没认上几个,索性就不读了,在家待着吧,家里满共也就那几亩地,平日里我和你三婶儿多受点累就能忙活完,再说了在家待着种田那一辈子也就是个农夫,怕是也没什么大出息,我寻思着等过了秋种,买些礼去找找河东村的张木匠,看能不能收了文韬当学徒。”

    “只是大多都想着学个手艺安身立命的,这木匠也是紧俏活儿,文韬又是个不稳重的,不知道人张木匠肯不肯收文韬呢。”

    沈文韬在那边吃着桃儿,听到这边说要把他送去学木匠活儿,当下就跑了过来:“爹,我不要去学木匠,一点也不好玩儿。”

    “学手艺哪儿是让你玩的,这么大的人了,成天光知道玩!”沈福海顿时拉下了脸:“就你这个德行,人张木匠收不收你还不一定,你倒是现挑三拣四起来了。”

    “不收正好,我还不想学呢,成天不是拿锯子就是拿刨子的,对着一根死物木头,连话都不能多说,憋屈死了,我才不去!”沈文韬哼哼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