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081章 鸡飞狗跳
    “怕是淋了雨,衣裳湿了,着了凉了。”吕氏十分担忧,赶紧从里头拿了件自个儿的褙子出来,往张氏身上罩。

    张氏瞧着那是件崭新的湖绿色门襟那绣了花的褙子,连忙推辞:“外头还下着雨,我这身上又是湿哒哒的,把你新衣裳都弄脏了。”

    “说起新衣裳来了,前两日你给那几个孩子做的新衣裳,各个都高兴的不得了,尤其是巧慧,晚上睡觉都不肯脱呢。”张氏把衣裳推了回去,不动声色的转了别的话题:“二嫂这些年眼睛不好,到是让你费心拿针做衣裳,料子也都不便宜的……”

    “瞧瞧你,又说客气话,咱们之间还需这般客套?平日里你和福海不知道帮我们家做了多少脏活累活,给孩子做件衣裳还不是应该的?”吕氏笑嘻嘻的回应。

    “娘说得对,三婶也别客气,互相帮衬,这是应当的。”沈香苗也附和了两句。

    居家过日子,互相帮衬,互相扶持,可以说是互惠互利,方能走的长远。

    三叔一家显然明白这个道理,沈香苗和吕氏更明白。

    张氏和沈福海也就不再推辞,只说了好些个感谢的话,又闲聊了几句,瞧着外头的雨势头小了一些,夫妻俩撑了伞往外走。

    不过张氏死活也不肯拿吕氏那件褙子来穿就是了。

    送走了这两个人,吕氏边吹熄了一盏油灯:“看书看了这么久了,还是歇息歇息,莫要熬坏了眼睛。”

    “好。”铁蛋合了书本,乖乖的上床准备睡觉。

    倒是沈香苗,先去洗了脸之后,便坐在帘子后头的床头,低头沉思着。

    “早些歇息吧,明日还要早起。”吕氏瞧着沈香苗没有半分要睡的意思,便提醒了一番:“还在想方才你大伯一家的事情?”

    “嗯。”沈香苗点了点头:“今日的事儿大伯和大伯娘一家没捞着半分的好处,怕是往后也有的闹呢,若是往后大伯娘又来咱们家提起这个事儿,娘你也别理他们,咱们家不出这个冤枉钱。”

    “放心吧。”吕氏坚定的点了头:“你大伯娘那个性子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回头再到外头编排咱们一通,这是她常用的手段,不过若是再用,怕是往后也不管用了。”

    吕氏已经不是那个从前吃了亏只知道默不作声,什么苦只往自己肚子里咽的那个少言寡语,软弱的吕氏了。

    如今的吕氏,、能挺直了腰杆,能和那些险恶用心的小人抗衡。

    而这,都是沈香苗的功劳。

    吕氏自己心里头有数,沈香苗自己心里头更有数。

    母女俩相视一笑,吹熄了油灯上床睡觉。

    外头雨小了许多,可雨滴从屋顶的茅草上一颗一颗的滑落,掉在地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分外的宁静祥和。

    而这会儿沈福田一家,却是鸡飞狗跳。

    徐氏因着一丁点好处也没捞到,还白听了那么多的话,心里头憋屈,回家之后再也忍不住破口大骂了一番,骂吕氏与沈香苗的忘恩负义,骂沈福海和张氏的自私凉薄,骂沈顺通和杨氏的为老不尊。

    沈福田就那么静静的听着,一言不发。

    倒是徐栓子,懒得听徐氏的这些牢骚,也不管外头风雨交加,执意撑了伞冒雨往家走了。

    徐氏心疼自己弟弟风吹雨打,又想到徐栓子负气而去是因为那些沈家的人,气的七窍生烟,骂的就更狠了,声音也是越来越大。

    声音大的,吵醒了在西屋睡觉的沈静秋。

    沈静秋起初只觉得被吵醒后心烦无比,结果越听越听出来不对劲儿出来。

    徐氏分明是一副没弄到手里钱,气急败坏的模样。

    沈静秋这下子就有些躺不住了,从床上爬了起来,到外头去找了徐氏理论。

    而理论的根源,在于要不到钱的话,还会不会给她扯新衣裳的料子做新衣裳。

    这会儿徐氏早已一个头两个大,哪里还有心思去抚慰沈静秋,瞧着自个儿的闺女没事儿光添乱,徐氏也在气头上,就把沈静秋骂了一个狗血喷头。

    沈静秋自然也不是好欺负的,无辜被骂,心里头也憋着气,大哭大喊起来:“娘又是这样,总也说话不算话……”

    声音大的,震耳欲聋。

    徐氏不堪其扰,骂也不行,好言好语的说话,沈静秋更是不理,依旧大哭:“娘就知道哄骗我,我再也不信娘的半句话,明日就要带我去镇上扯料子,不然我可不依……”

    一声声的叫喊,吵得徐氏脑袋嗡嗡的响,胸口一阵阵的发疼,脑子里更是一片空白。

    “啪!”

    等徐氏回过神来的时候,沈静秋正捂着左边的脸颊,满眼含泪,也不敢大声哭喊,只是小声抽泣,嘴角抽抽搭搭的瞧着徐氏,一脸的惊恐。

    很显然,方才自个儿打了自个儿的闺女。

    沈静秋从小是被徐氏捧在手心里头长大的,说不上视若珍宝,可以说是有求必应,就算是气急了也是张口骂上两句,像今日一般,打了耳光的,当真是头一回。

    连徐氏自个儿都愣住了,傻傻的瞧着沈静秋看了半天,才后悔不已:“静秋,没事吧,疼不疼,娘不是……”

    沈静秋这会儿也回过神来了,“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转身跑回了西屋,趴在床上呜呜咽咽的又哭了起来。

    徐氏顿时不知所措。

    沈福田的脸顿时黑如乌云一般:“有气有本事往外头撒,在家里头逞能,算什么能耐?”

    说完这句话,转身往东屋里头走了。

    徐氏呆愣愣的站在堂屋里头,半天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翌日,沈香苗亦如往常一般早早起来做卤味和天蚕土豆、凉虾等小吃的准备工作,吕氏也是早早起来帮忙,铁蛋起的也早,帮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儿。

    沈香苗心疼铁蛋年岁小,晚上睡得又晚,便让他再多睡一会儿。

    铁蛋却是摇了摇头:“这会儿睡不着了,倒也不想看书,不如帮忙做点活儿,也算是姐姐说的劳逸结合。”

    读书是个力气活儿,夏读三伏,冬读三九,写字更是讲究腕力,这无一不是对体力的一个考验,着实是需要一个好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