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111章 不能便宜了他们
    沈顺通这话十分明了,意思就是沈福田与徐氏做事实在是不仁义,往后大房一家遇到什么事儿,老三一家不愿伸手帮忙,那就不帮,他们老两口绝不会说什么。

    “爹,娘,这事儿你们不开口,我心里头也有数。”沈福海朗声说道:“我脾气直来直去惯了,也不会拐弯抹角,谁带我好,我便待谁好,待我不好的,也别怪我不仁不义。”

    沈顺通对自己小儿子自然也是了解的,轻轻的点了点头:“这样也好,给老大一家的长长记性,也免得总觉得其他两家都是好欺负的软面团。”

    “说起来这事儿了,既是那黄大仙儿是个江湖骗子,那说的话便是胡诌的,之前说文松是什么文曲星下凡,往后中状元,岂不是也是满嘴胡话?”杨氏想到了这一层,猛地惊道。

    沈福海眨了眨眼:“那黄什么的不是说这回是他们合起伙来骗人么,那上回肯定也不是真的,只是上回是不是他们合伙,那就……”

    “一定是!”杨氏咬了咬牙:“徐氏最是喜欢打小算盘的,说不准上回也是她和那黄大仙儿合伙,说文松是文曲星,要去读什么青梅书院,就想着让老二和老三一家的给他们家出银子!这心思,真是坏透了!”

    “亏你当初还拿了嫁妆给他们!”沈顺通一不留神,便说溜了嘴。

    沈福海和张氏互相望了一眼,张氏这会儿是不好开口说话的,沈福海便开了口:“娘你拿了东西给大哥大嫂?”

    “拿了对陪嫁的银镯子。”杨氏这会儿又气沈福田和徐氏的算计,也有些上当不察的懊恼和讪讪:“原本是想着文松真是文曲星,我们做老人的也不能撒手不管,二来呢也盘算着堵一堵老大一家的口,免得他们出去说三道四的说你们的不是……”

    “娘怕是想的过于简单了,前些日子大哥大嫂可是没少在外头编排我们的不是,话说的可难听了,还让香苗听见好好教训了一通。”张氏插了句话。

    “这不是发觉上当,又后悔么……”杨氏黯然叹了口气。

    “这可不能白白上了这个当,老大一家的居心不良,东西可不能让他们白白得了去,那是你的嫁妆首饰,可不能便宜了他们!”沈顺通站了起来,招呼了沈福海和张氏:“你们俩随我去,帮你娘把那镯子给要回来。”

    沈顺通想的周全,沈福田倒也罢了,虽是蔫儿坏可表面上却也是不反抗的,那徐氏却是泼辣难产的,他一个做公爹的总不好和儿媳妇掐起来,带上沈福海和张氏,他们做小辈的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倒也没人说三到四的。

    “成。”沈福海和张氏对这事自然是十分乐意,点了点头便站起来,将巧慧暂放到吕氏那,随沈顺通和杨氏去了沈福田和徐氏那里。

    祠堂那边该打的棍子也打了。

    黄岭被打了一个屁股开花,站也站不住,趴在地上只哀嚎,一边还哀求着旁人将他送回去。

    这黄岭再怎么说也不是河西村的人,更是不是姓沈的,回去还得让黄氏族长往后好好看管,沈远堂也就派人赶了牛车将那黄岭给送回去。

    只是牛车故意寻了最破了,车轱辘吱呀吱呀的吵,车子又颠簸,疼的黄岭一路上又是哀嚎不断。

    至于沈福田和徐氏,情况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了沈远堂的叮嘱,这执行族法的人下手是又狠又准,但力道却也拿捏的十分到位,未伤及骨头,却是又打了一个皮开肉绽,鲜血淋漓,染得外衣都红通通的一片,瞧着触目惊心。

    这样,自然是痛的。

    沈福田倒是没怎么叫喊,一直都紧咬了牙关,额头和身上的冷汗出了一层又一层。

    倒是那徐氏,全程都在杀猪一般的嚎叫,聒噪不已,吵得人耳朵生疼,索性到后面塞了破布到她嘴里,才能清净一会儿。

    这会儿打完了,徐氏依旧是是在哭喊,可渐渐也没了力气,只是低低的咒骂。

    咒骂那些打板子的人下手太重,周末那黄岭是个黑心肠的。

    本也想咒骂在她看来的罪魁祸首沈香苗一通,可想起今日“菩萨显灵”一事,赶紧闭了口,不敢再去想。

    沈福田和徐氏动弹不得,村民们虽是十分厌恶这对夫妇的做派,可碍于不能让他们这污言秽语的扰了先祖的清净,便找人将他们俩抬到家里头去。

    到了家里头,趴在床上不能动弹。

    身上带血的衣裳粘在伤口上,若是再不换下来的话,怕是黏在一起,撕扯下来之后又得遭罪,徐氏便喊了沈静秋来帮她换衣裳。

    沈静秋瞧着那血呼啦的,便皱了皱眉,不愿意挪动脚步。

    “快些过来!”徐氏也是疼的厉害,这会儿也没有耐心去惯沈静秋,张口便喊了起来。

    沈静秋撇撇嘴,依旧不动,被催的急了,便掐了自个儿大腿一把,坐在地上“哇哇”的哭,一副受惊吓过度的模样。

    瞧着自个儿的闺女被吓成这样,徐氏也是心疼,那边沈文松虽是瞧着没啥事,可就是个五岁的男娃娃,更做不了这事儿,只能趴在床上忍着,时不时的嚎上两句。

    这时,杨氏和张氏就走了进来。

    沈顺通和沈福海到底是男子,多有不便,便去了外头。

    一看到杨氏这张氏,徐氏顿时一喜:“娘,弟妹,你们可算是来了,正正好,快帮我换一下衣裳……”

    “上回给你的银镯子,你放哪儿了,快些拿出来。”杨氏也没有给丝毫的脸面,劈头盖脸的就问。

    徐氏心里头一紧,含含糊糊的答道:“银镯子……什么银镯子?娘,什么银镯子,我怎的不知道?”

    瞧这个样子,怕是吞进去的东西,压根就不想往外吐了。

    杨氏这会儿也懒得和她多说话,只给张氏使了个眼色,两个人便分头在屋子里翻找起来。

    “哎哎,你们这是作甚……”徐氏急的想去拦,可整个屁股疼的钻心,压根动弹不能,只能大喊大叫:“你们这是作甚,别找了,那银镯子我早就拿去当了换钱了!”

    “换钱,换了多少钱?”杨氏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