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125章 巧笑倩兮(四更)
    麻婆豆腐是一道十分常见的川渝地区的菜,可以说是一道地道的家常菜。

    只需冷油烹香了花椒与麻椒,放入蒜末、豆瓣酱翻炒片刻,随后放入剁好的肉末炒熟。再放入适当开水煮上片刻,放入切成方块的豆腐炖煮后,用淀粉水增加汤汁的浓稠,大火收汁后,盛盘后撒上切的碎碎的香葱末以增加色泽即可。

    通常人做这道菜时,买来的豆腐洗干净切了块便下锅,这样做出来的豆腐虽并无太大影响,但味觉灵敏的人也时常能吃得到豆腐里带着的独有的豆腥味。

    这样的味道虽淡,却隐隐往骨子里钻,即便做这道菜是浓郁的豆瓣酱的味道都难以掩盖这样的豆腥味。

    因而,沈香苗再做这道菜之前,将豆腐放在沸水中,炖煮了片刻。

    一来可以去除豆腐本身带有的豆腥味,二来豆腐在水中越炖煮,质感也会更加嫩滑。

    这样经过小小加工过的豆腐,再做成麻婆豆腐时,当真是爽口嫩滑,再无半分可挑剔之处。

    麻婆豆腐出锅,连带刚刚已经做好的口水鸡,沈香苗一并交于沈文韬送了过去。

    到此为止,沈香苗大略盘算了一下方才所做的菜。

    此时已经做好了如意卷、香菇醸肉、拔丝山药、口水鸡和麻婆豆腐,三素两荤五样菜,剩下来的还有水煮肉片,蒜蓉粉丝蒸丝瓜,孔雀开屏以及一品酸辣汤和富贵菌汤。

    沈香苗擦了擦额上的汗,洗了洗手之后准备切用来清蒸的鮰鱼。

    鮰鱼本身肉质比上寻常所吃的鲈鱼来说略显肥腻,寻常做法一般是做成炖鱼,这样口感香浓。

    可今天的沈香苗却要偏偏挑战一下极富有难度的清蒸鮰鱼。

    首先要准备好去肥、吸油的神器——大蒜与香菇,其次将鮰鱼剁成合适长度的段,抹上盐巴……

    外头忽的响起了“砰砰”的拍门声,声音响亮且急切。

    沈香苗在一旁木盆中洗了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过来抽掉了门栓。

    外头,沈文韬一脸的汗,因为跑的太急,气喘吁吁:“香苗……姐……”

    “什么事这样急?”沈香苗略挑了挑眉。

    “陆少爷……”沈文韬大口大口的喘了气,这才直了腰,道:“陆少爷让香苗姐赶紧过去一趟,说是有事找你……”

    一口气把这话说完,沈文韬又弯了腰,继续大口的喘起了粗气。

    “陆少爷叫我?可这菜……”沈香苗略有些迟疑。

    她还在做菜的。

    “陆少爷说,这菜暂时不做了,先让香苗姐你去见他。”沈文韬答道。

    沈香苗抿了抿唇,解下了身上的围裙,将刚才所用的那些刀具与调料尽数收到了随身厨房中,随沈文韬一起往前堂走。

    “陆少爷可说为了何事?”路上,沈香苗问了一句。

    沈文韬摇了摇头:“他不曾提及……”

    “不过,香苗姐不必担忧,我瞧着神少爷脸色不像是动了怒,应当不会有什么是的。”沈文韬宽慰道。

    即便有了什么事,他沈文韬一定会护着香苗姐就是了。

    沈香苗微微一笑。

    她是不担心自己的厨艺,她只是不太明白陆泽轩这会儿叫了她过去,还会有什么样的事儿。

    到了门口轻声扣门,得了应允后推门而入。

    沈香苗迈了步子进去,看到眼前的情景时,不由得一怔。

    陆泽轩这会儿正在吃菜。

    其实,与其说是在吃菜,不如说是在吞菜。

    左手端了装满了各种菜式的乳白色瓷碗碗,右手拿了竹筷,疯狂的往嘴里扒菜,一直到嘴里塞不下去,这才大咬大嚼的,两个腮帮子鼓鼓的,活像一直塞满了食物的松鼠一般。

    上来的几样菜中,麻婆豆腐、口水鸡等都是富有辛辣味的食物,而眼下这个天虽是过了立秋,可正午还是有些热气的,陆泽轩的脑门上冒出来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汗珠逐渐汇聚到了一起,成为一颗大大的汗珠,最后顺着脸颊落下。

    陆泽轩方才与黄越等人打斗之时,受了不少的伤,脸上有一些伤痕,即便已经抹过了药,依旧有不少的淤青和红肿之处,如今吃菜吃的油光满面的,将那些本就红肿的地方衬托的颜色更加深了。

    乍眼一瞧,活像是一只大大的猪头。

    虽然这个时候嘲笑陆泽轩实在是不礼貌的举动,可这人着实是沈香苗迄今为止见过的,吃相最不讲究的人。

    这样“豪放”且不拘小节的做派,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过惯了锦衣玉食生活,出身十分富有的陆家少爷。

    沈香苗险些笑出声来,暗地里掐了自个儿一把,勉强忍住。

    “陆少爷叫小女子前来,所谓何事?”沈香苗福了一福,礼貌询问。

    “这菜,都是你做的?”陆泽轩口中塞了一块鸡肉,话说的含糊不清。

    “正是,不曾有旁人假手。”沈香苗淡淡答道。

    陆泽轩大咬大嚼的同时,看了沈香苗许久,最后从口中吐出一块鸡骨头:“这些菜着实美味,本少爷在府城也不曾知道如此美味佳肴,你年纪轻轻竟有如此造诣,难能可贵!”

    “那陆少爷以为,这菜是否值二十两银子一道?”沈香苗微微一笑,反问了一句。

    “这是自然。”陆泽轩又舀了一块豆腐放入口中。

    豆腐的鲜嫩爽滑和那刺激味蕾的辛辣香味完全融合,在口中肆意绽放,成为绝佳的美味。

    更关键的时,旁人所做的麻婆豆腐因为要追求麻辣鲜香,用料浓重,入口之时都略有些呛口或者油腻之感,偏偏沈香苗做的这道,看似与旁人的相同,但吃起来麻辣鲜香之余却是异常顺口,更没有吃完之后太重的灼烧辣感,反而觉得恰到好处,十分舒坦。

    陆泽轩没忍住又夸赞了一句:“物超所值。”

    这样的夸奖,沈香苗虽然是常听,但一个可以说是尝过许多美味佳肴的富家少爷来说,能让他说出这样有心而发的夸赞,沈香苗觉得这是对自己的一个认可与肯定,嘴角不由得浮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柳眉樱唇,尽是带了浅笑,宛若是那开的正好的芙蓉花一般,赏析悦目。

    巧笑倩兮……

    大约说的便是这美好的一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