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134章 打听
    随后友安也上了车,喊车夫甩了鞭子,晃悠悠的走了。

    送走了富家少爷财神爷,月满楼的伙计们交头接耳的议论了几句,感慨了一番,但随着傍晚时分其他客人的渐渐到来,月满楼开始热闹了起来,伙计们也都忙自个儿的事儿,将这陆泽轩的事儿,也都抛到了脑后。

    沈香苗将自个儿方才做菜的小厨房收拾干净,又如同晌午时给了方怀仁十两银子,方怀仁这次也就没再推辞,伸手接了。

    只是,在沈香苗要走的时候,方怀仁开了口:“沈姑娘。”

    “方掌柜有事?”沈香苗停下了脚步。

    “我大有说你要和孟小哥一起开一个糕饼铺子?”方怀仁问的有些迟疑,尽量让自个儿看起来不像是八卦、盯着旁人一举一动的模样。

    “嗯。”沈香苗点头,轻声道:“今儿个刚把铺子定下来,原先的房主这两天才能搬清,还得将那铺子好好休整休整,要是等开张,怕是得到八月十五前后了。”

    “若是沈姑娘要休整铺子的话,我这里倒是认识手艺好的木匠,做个柜子、案台什么的绝对结实耐用,家里头也有好些闲置的木料,沈姑娘若是不嫌弃,直接拿了用便是。”方怀仁说道。

    说到底,还是因为吴大勺今日做出来的事情,令方怀仁心中愧疚难安,总想着去弥补沈香苗一番。

    沈香苗也瞧出来了方怀仁的用意,笑了笑道:“若是有好的木匠,方掌柜和我说一说人在哪里,改日我让我三叔去寻了他,至于木料便不必了,我今日同方掌柜说过,事情一码归一码,这事儿方怀仁不必总记挂在心上了。”

    沈香苗说这话时,嘴角与眉梢微微扬起,浮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这抹笑容瞧着十分坦然,没有半分的故作在里面。

    这也预示着,沈香苗所说的这些话,是发自内心的真是感受。

    方怀仁一直不安的心,这会儿倒是平静了下来。

    “是我多心了。”方怀仁略有些难为情的摸鼻子笑了笑,道:“那木匠就住上镇上头,不过住的有些偏,若是不带着找的话怕是都不容易找到。若是沈姑娘要用木匠,回头我让人带你去找了他便是。”

    “如此,倒是也多谢方掌柜。”沈香苗依旧是带着淡淡的笑容。

    寒暄几句,沈香苗告辞。

    给陆泽轩做菜的事儿也算是彻底了了,这会儿沈记没什么东西可以卖了,眼瞧着天色也不早了,沈香苗盘算着干脆彻底关了门早些回去歇息歇息。

    这些日子,她也确实十分劳累,而且还打算晚上回去和三叔沈福海再商议一下糕饼铺子休整的事儿,以及另外一件十分重要的事儿。

    彻底将沈记收拾妥当,沈香苗去寻沈祥和。

    沈祥和平时,都是在他大儿子沈来福干活的铁匠铺子那里歇着,等着沈香苗等人过来。

    今儿个沈香苗照例也是来这里去找他。

    可到了铁匠铺子那里,并没有看到沈祥和的人影,就连沈来福也不像平时那般在那边叮叮当当的敲铁。

    沈香苗进了铁匠铺子里头打听了一番。

    从那个圆脸的伙计那得知,沈祥和在这里的时候不小心绊着铁链子摔了一跤,怕是骨头断了,沈来福便赶了牛车载沈祥和去接骨。

    沈香苗顿时唏嘘了一番。

    沈祥和虽比不上沈顺通的年岁大,却也是上了岁数,不小心摔断了腿的话,怕是要受大罪了。

    而且都是乡里乡亲的,平时也都有生意来往,沈香苗还盘算回去之后要不要和吕氏说了这事,拿上些鸡蛋,到沈祥和家里头去瞧上一瞧。

    只是眼下,要步行回家了。

    瞧着天色儿不算暗,找了个背人的地方,将沈记的竹篓、箩筐都搬出来,塞进了随身空间里头,沈香苗迈了步子往家走。

    已经是七月中下旬的天,远不如盛夏时候天长,沈香苗从月满楼出来的时候日头便落下去了一半儿,如今天已是有些暗下来了。

    沈香苗本打算在路上若是碰到牛车便拦上一拦,可一路上却连个车也没有,只能全凭了这个儿的一双脚。

    眼瞧着路上的人也越来越少,天色也越来越暗,沈香苗从随身厨房里拿了平时预存着的灯笼,点了一个来,提着给自己照明,一边接着走。

    身后传来哒哒的马蹄声,以及吱呀吱呀的车轱辘声响。

    车子走的不快,但也很快追上了沈香苗,车夫在经过沈香苗身边时,勒了手中的缰绳:“吁……”

    马匹嘶鸣了一声,停下了脚步。

    陌生的人在身边,尤其是在自个儿旁边停了下来,沈香苗十分警惕的往一旁躲了躲。

    赶车的是个生的十分白净,体型略胖的青年,青蓝布衣,从车上跳了下来,礼貌的冲沈香苗拱了拱手:“劳驾这位姑娘,打听一下那泉庄村如何走?我本是县城里头的人,老家里头要办喜事,想回来瞧一瞧,可许多年不曾回来,这路也不知道该如何走了。”

    那青年说话时语气柔和,脸上挂着笑,瞧着倒是个面善的。

    而且,只是问一问路,沈香苗倒是不曾想太多,停了下来,用手指了指那边的方向:“你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头走,碰到一个大水塘子时往左拐弯,随后在那片枣树林边上右转,要是能看到一片杨树林时,直着再走上一里路,估摸着便是到了。”

    泉庄离河西村并不远,而且是三婶张氏的娘家,沈香苗还是知道地方的,便详细的说给了那人听。

    那人看着远处琢磨了一会儿,往沈香苗跟前走了两步:“是顺着这条路往前走,到那边拐弯是么?”

    沈香苗垫脚看了一眼,见那人指的地方不对,便往更远处指了指:“到那水塘子那里……”

    话还没说完,沈香苗只觉得后脑猛地一痛,头脑顿时一片空白,意识渐渐模糊,整个人便瘫软了下来。

    那生的白净的青年,瞧着沈香苗如软面条一般倒在了地上,冲马车上喊了一声,立刻下来一个瘦瘦的人影,同他一起将沈香苗搬上了马车。

    马车缓缓离去,如同什么事儿都不曾发生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