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139章 不姓陆
    都与陆泽轩所说一模一样,自个儿方才真的有所动作,这会儿怕是已经成为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尸首了。

    只是……

    沈香苗狐疑的瞧了面色沉静,此时全然没有了半分纨绔的陆泽轩,再一瞧地上散落一团,显然早已被解开的另一团绳子,沈香苗心里顿时一沉。

    片刻之后,沈香苗勾唇狡黠的笑了笑,道:“陆少爷……”

    陆泽轩轻声“嗯”了一声,面带笑意的瞧了瞧沈香苗。

    沈香苗再次笑了笑,道:“若是我所料不差,你并不姓陆吧。”

    根据沈香苗的观察,眼前的这个陆泽轩动作十分敏捷,刚才拦她的动作也十分有力且精准,而绳索也早已解开,而且对这些机关埋伏之术十分了解……这一切都说明陆泽轩非但不是不会拳脚功夫之人,反而应当是身怀绝技。

    而且细细回想,陆泽轩方才的突然翻身和呼噜声,都有为沈香苗做了掩护之意,显然也早已发现了她的动作,甚至在她有所行动之下,十分恰当的拦下她,也说明这陆泽轩思维敏捷,十分睿智。

    可这样一个有勇有谋,睿智之人,今日却在月满楼全然一副纨绔少爷形象,不但处处炫耀家财,举止行为粗俗不堪,甚至还刻意显示自个儿不会拳脚……

    陆泽轩这么做,显然是刻意彰显自个儿的身份,同时暴露自己的弱势,故意引了这些人上钩,将他抓走。

    显然,陆泽轩是在卧底。

    想通过眼前这些人,带他去见他想见的人。

    那这么一来的话,这个所谓富甲一方的陆家陆泽轩的名字,怕是眼前这个人此事借用了一番而已,这并不是他的真实名字。

    “陆泽轩”听了沈香苗的话之后,嘴角浮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眉梢眼角都俱是笑容:“你果然够聪慧。”

    顿了一顿,“陆泽轩”接着说道:“你既是猜到这一层,大约也猜到了我的用意。”

    “正是。”沈香苗点头,随机却又略拧了拧眉:“只是‘陆’少爷自个儿要做大事儿便去做好了,引了这贼人在清水镇来,却又害的我也跟着一同遭了殃,这到是有些过了。索性这也就是我,胆子略大了些,若是换做旁人这会儿大呼小叫,怕是连命都没有了。”

    “陆泽轩”摸了摸鼻子,这事儿他起初还真是没有料到。

    他为了吸引这些人来,一路上十分招摇,暗地里也在查询那些人是否上钩,直到到了清水镇这里,才查到这些人已经跟上,便在月满楼来了这么一出,让对方自认为摸清了他的底细,好直接下手。

    果不其然,晚饭他故意晚上出行,那些人做事也是雷厉风行,手下的小厮友安与车夫均被“杀”,而他也被人绑架。

    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的十分顺利,直到他发现昏迷的沈香苗被扔上了车子。

    而他当时也颇为惊诧,直到后来大约明白了缘由,这些人怕是碰巧在路上见到了沈香苗,当时起了歹意,想将厨艺十分精湛的沈香苗献给上头的人,因而临时起意将沈香苗也抓了来。

    他本想当时直接放了信号出去,召集一路上紧跟着这些人,同时为了保护他人身安全的护卫将沈香苗救下来,却又怕当时打草惊蛇之后这些人有了戒备心,不敢将他直接带过去见那个人。

    所以他当时才暂且忍耐了下来,并未声张。

    但,这并不代表他不在意沈香苗的安危。

    自沈香苗上了车之后,他便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漫漫长夜,连盹儿都不敢打上半个,生怕这些人会对沈香苗不利。

    但即便做了这些,仍然是无法改变,是他引来了贼人,牵连无辜的事实。

    “这的确是我的疏漏。”“陆泽轩”摸了摸鼻子,歉意的说道。

    “此时说这些话,到是无用,为今之计,还是想想我如何逃脱为好。”沈香苗拧着眉说道。

    “这点沈姑娘到不必着急。”

    “陆泽轩”示意沈香苗往后略退了退,自个儿却是往车厢前头略走了走,从腰间华丽无比的腰带中,抽出几枚细若牛毛的钢针出来,挥袖“唰唰”几下。

    动作快到沈香苗压根就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睁大了眼睛等着接下来的事情。

    片刻之后,沈香苗变察觉到,起初那三个歹徒本就十分规律的呼吸声,如今变得更加浑厚、悠长。

    显然,这会儿的几个人陷入了沉睡。

    显然,“陆泽轩”方才甩出去的钢针上,应该是有麻醉药的成分。

    而接下来,“陆泽轩”从腰间抽出了一把软剑出来,将车厢的一侧的木格子上,削了一个足以一人进出的洞出来。

    随后,他先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确认并没有问题,这才向沈香苗伸出了手,要扶她下车。

    男女授受不亲。

    沈香苗无论是上辈子还是此时,都是一位非常传统的人,因而几乎没有思索,直接无视了“陆泽轩”冲她伸出的手,直接从车上蹦了下来。

    终于可以完全站直身体,沈香苗不由得先做了一个完全伸展的动作,体会此时显得难能可贵的自由。

    在深深吸了几口气之后,沈香苗冲“陆泽轩”略欠了欠身:“多谢。”

    随后,沈香苗便抬脚就走。

    “哎,沈姑娘……”

    “陆泽轩”伸手拦住了沈香苗:“你便这么走了?”

    “如若不然呢?”沈香苗双手不停的揉搓着还带了勒痕的手腕:“将那些歹徒打上一顿出口恶气再走?”

    “……”

    “陆泽轩”摸了摸鼻子。

    别说,这个沈香苗的想法,还真是清新脱俗。

    “沈姑娘,我方才可以说是救你一命,哦,不不……如果连同起初的都算上,你割绳子连同方才下车,我算是救了你三次性命了,可沈姑娘就轻飘飘的一句多谢就把我给打发了,是不是有些太薄情寡义了些?”

    “可我今日遭此祸端,也算是拜你所赐。”沈香苗扯了扯嘴角:“所以功过相抵,这句多谢,都算是十分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