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238章 只可惜……(三更)
    “这抛砖引玉,到底是何意思?”乔大有不解的嘟囔了一句。

    沈文韬摊摊手,耸了耸肩,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模样。

    “等再过几日,你们便晓得了。”沈香苗抿嘴笑道。

    既是沈香苗发了话,那便等几日吧,不过看沈香苗和方怀仁这笃定且信心十足的模样,想必一定能将那德顺楼打的满头包了。

    德顺楼半价的消息一经放出,立刻便在清水镇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平常吃的饭,只需花上一半的银两便能买了去,这价格实在是太过于优惠了,因而那些食客纷纷舍弃了其他所有的酒楼饭店,直奔德顺楼去了。

    当天晌午还不到饭点时,德顺楼便是爆满,座无虚席,更有许多人在一旁等着别人吃完了腾桌,门口都挤得水泄不通,进出都十分困难。

    “掌柜的,瞧瞧这人多的,往后咱们德顺楼绝对就称的上是清水镇第一大酒楼了,那么个什么月满楼,月半楼的,哪儿能和咱们月满楼比呢,要不说还是咱掌柜的手段高超,稍稍使些力气,那月满楼便不是咱们的对手了。”说话的人叫做郭安,如今常三走了以后,这郭安便成了肖万德身边使唤的最顺手的伙计。

    此时的郭安满脸堆笑,对肖万德更是大献殷勤。

    肖万德对这样的话显然十分受用,咧嘴一笑,脸上的肥肉挤在了一起,几乎将眼睛都埋了起来:“这才哪儿跟哪儿,爷要的是那月满楼彻底垮台,等着瞧吧,这往后,还有的热闹可看呢!”

    “是,是。”郭安依旧是一脸狗腿,连声附和。

    “得了,也别在我跟前儿晃悠了,去后厨里头和那吴大勺说上一说,让后厨的人都打起精神来,手脚麻利些,上菜快些,要让所有来咱们德顺楼吃饭的人都晓得,德顺楼降价,可品质不降,也让他们晓得什么叫做货真价实。”肖万德喝道。

    “是!”郭安应了一声,急忙跑去照肖万德的话去传话了。

    就这样,德顺楼一连热闹了两三日,每日不到饭点,便已经是座无虚席,宾客爆满。

    相比较而言,月满楼的生意显然就差了许多。

    冷冷清清,每次来吃饭的,满共也就几桌客人。

    然而就这几桌客人里头,两桌是因为外地人途经此处,也是本来瞧着德顺楼热闹想着去那里的,结果一看人太多,等的时间也过长,肚子饿的着实受不住,这才来了月满楼这边吃饭。

    而剩下的几个,则是冲着月满楼的菜式来的,尤其是冲着这几日的新菜。

    还有一些是从月满楼买了卤味,想着去德顺楼吃饭,可人又太多,在那又没地方坐,只好在月满楼先坐一会儿,时不时的再拈片卤味充饥。

    而在这样几种客人里头,除了那些冲着月满楼菜式来的那些人以外,旁的人一边坐着,或吃着月满楼的菜,或喝着月满楼的免费茶水,却一直不忘数落一二。

    “同样是开酒楼的,怎的旁人卖的价格低,你这里的价格却比他们高了这么多出来,当真是奸商啊。”

    “就是,怪不得这里头如此冷清,这般不会做生意,任凭谁也也不肯来吃饭呢。”

    “谁说不是呢,要不是我们哥几个儿实在是饿的很又没地方呆,说啥也不在你们这黑店吃饭!”

    这样的话,这两日每天都能听到,而且还越来越难听。

    什么为富不仁,吸血蚂蟥,黑心肠等类的话不绝于耳,听的月满楼上下耳朵都嗡嗡的响。

    乔大有等人虽说心里头憋着气,甚至想冲上去和他们辩解一二,但方怀仁却是早已下令不许将这等话放在心上,更不许与客人发生争执,只得硬生生的将这些气又压了下去。

    可这般,只觉得心里头更加憋屈,尤其是年纪最小的何盛,最是沉不住气了,满肚子的牢骚没有地方发,只得跑到沈记这边和沈香苗、沈文韬等人唠叨唠叨。

    “沈姑娘,你瞧瞧这些人越发不像话了,觉得咱们月满楼的饭菜贵大可不必非得在咱们吃,德顺楼那不是便宜么,上那儿吃去啊,何必在这心疼的一边吃一边骂,不是自个儿给自个儿找气受么!”何盛这两天肚子里头的火憋的太多,这会儿说的的愤愤不平,眼都红了。

    “说起来掌柜的也真是,不是已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了么,怎的这会儿还不拿出半点应对之策出来,就这般眼睁睁的瞧着德顺楼春风得意的?”何盛有急的跺了跺脚。

    “怎的如此急躁?掌柜的定是有法子治了这些人去,你且等着就好了。”乔大有在一旁听到何盛的抱怨,伸手给了他一个爆栗子。

    何盛颇有些委屈的撇了撇嘴:“话是这么说,只是要等到什么时候去嘛,总是这般受气,心里头实在是难受的紧!”

    沈香苗抬了抬眼皮,轻声说道:“估摸着,掌柜的晌午后便要吭声了。”

    “当真?”何盛十分惊奇,喜出望外。

    “**不离十。”沈香苗抿嘴笑了笑,抬眼看了看那桌依旧在那喋喋不休,不停的指责月满楼还不降价的客人,眼中掠过一丝的寒意。

    这桌客人,与昨儿个晌午与晚上的那两桌客人所说的话几乎是完全一致,虽说并不是同样的人,但若是细细一看便也能发现共通之处。

    皆是三四个年轻的后生,皆是瞧着像些游手好闲之人,说话更是张狂轻佻,而且眼中颇有些幸灾乐祸之感。

    这样的人若是偶尔出现一桌也就罢了,可家二连三的连续两天,甚至还是在月满楼如今生意惨淡的情况下,这般重复出现,也只能说明一点了。

    这些人并非是正儿八经来吃饭的,而是刻意来月满楼挑衅找茬的。

    至于挑衅的缘由,八成就是受人之托。

    受人之托在在这里大放厥词,为的就是让方怀仁听到这些话,继而和那德顺楼杠上,也开始进行降价。

    不得不说,这肖万德虽是无德无良,但是这手段着实也算是不少。

    只可惜……

    沈香苗咬了咬下唇,眼中寒意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