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272章 病了
    沈香苗给的银子不少,吕氏将那银子又拨了一些出来,分成了两份,分别拿蓝色的布包都包好,笑道:“前些日子你三婶家送来的棉花,家里头被褥啥的今年新做的居多,都不必添置,主要是门帘子,床罩啥的,这些得等着门窗和家具进屋子里头了,量了尺寸,我便喊了你三婶一起去镇上扯了布来,在家做了便好。不过这些东西也用不到太多钱,这钱是用不完的。”

    “剩下的那些,我先存着些,眼下也是快到年关了,给你和铁蛋再各扯一身新衣裳来,给你爷奶那添置点年货,也就差不多了。”

    “我平日里在镇上忙,家里的事儿全靠娘一个人打理,娘看着办就好。”沈香苗笑道,忽的又想到一事,道:“只是这些日子三叔一家为了咱们家盖房子的事儿尽心尽力的,肯定累的很,虽说我每日也给三叔发工钱,可这钱到底是冷的,不及人情温暖,我每日回来都是很晚了,也不能去三叔三婶家坐一坐,顶多只能在文韬身上下些功夫,娘平日里就代劳我多去走走,坐坐,该给的东西也给上一给。”

    “你就放心吧,这几日我都时常往你三叔和三婶家送东西呢,时不时也都去帮你三婶做些活什么的。”吕氏嘴角的笑意越发浓了几分,拢了拢沈香苗的发丝:“你在外头专心做生意就好,家里的事儿有我呢。”

    吕氏贤良淑德,为人又热心,家中之事都打理的井井有条,有吕氏在,不必忧愁家中的任何事情。

    尤其是那句“有我呢”更是触碰到了沈香苗心中最柔软的部分。

    前世的沈香苗是孤儿,自幼在孤儿院长大,长大后又是孑然一身,自己打拼,可以说说自幼不曾享受过任何的亲情与爱情,即便成人后有几个朋友帮衬,但也没有谁能在她耳边说过这三个字。

    因而在沈香苗听到这三个字时,颇有些泪奔的冲动

    “有娘在,真好。”沈香苗心里头一暖,将脑袋靠在了吕氏的肩头,撒起娇来。

    “傻孩子,说什么傻话,娘不是一直都在么。”吕氏拍了拍沈香苗的肩膀。

    “是,娘一直都在。”沈香苗抿嘴笑了笑。

    片刻之后,道:“娘你手中的银子可够花,还需要不需我再给你一些。”

    家中的银子可以说都是沈香苗一个人挣的,吕氏便让沈香苗掌管起了财政大权,家中的花销,也都是让沈香苗给拿,剩余的便让沈香苗都保存好。

    沈香苗起初是不肯的,想着让吕氏当家,可吕氏却拒绝了,原话是这般说的:“家中如今全都仰仗你,这家你也当的,我这性子我也是再清楚不过,耳根子软,性子也弱,怕是也抗不过那些有着坏心思的人家打鬼主意,镇上你的生意指定也得用银子周转,你来管银子用着也方便,而且我瞧着你藏东西藏的也隐蔽,由你当家,我也放心。”

    因着这些缘由,沈香苗便掌管了家中财政大权,因而吕氏的钱,也都是她来给的。

    “够,够,手头里还有不少闲余呢,我还说等回头手头里钱多了,再给你让你存着。”吕氏说道:“从前家里头穷,手头里没过这么多银钱,如今忽的多了这么多钱,我都不敢自个儿放着了呢,回头还是给你放着吧,我心里头也能安心。”

    “这些银子就多了?往后咱们家的银子多得是,娘还得慢慢习惯呢。”沈香苗扮了个鬼脸,笑道:“那些碎银子娘留着花销就好,平日里手里宽裕些,做什么也方便,每月我也都多给娘些银子,这样娘也不至于钱不够用了不好意思问我要。”

    沈香苗自认为自个儿是大大咧咧的,有时候想不到一些细枝末节的,怕吕氏也不好意思开了这个口。

    “你是我闺女,怎的不好意思开这个口呢?我这里的确还有些结余,等银子花的差不多些了你再给吧,不着急。”吕氏说道。

    “那好,也成。”沈香苗点了点头。

    铁蛋写好了一张字,又看到吕氏与沈香苗母女两个闲话说的差不多了,便将手中的笔放了下来,开口道:“姐姐这几日若是得了空,可否帮我买些补品回来?”

    “自然是可以。”沈香苗点了点头,略带了疑惑问:“只是你要我买这补品是要做什么用,可是要去看望谁么?”

    “嗯。”铁蛋点头,一张小脸眉头拧起,满是忧愁:“是先生,先生这几日似乎身子不大痛快,整天看着病恹恹的,问起来,只说是旧疾复发,过上几日就好了,看这几日也没见好转,我便想着买些补品来给先生,看会不会好些。”

    是了,前些日子做山楂糕时,铁蛋便想着带了给苏文清一些,说是苏先生脾胃不调的,估摸着这几日病情又重了。

    苏先生德高望重,乐善好施,这身体可不能耽误了。

    沈香苗敬佩苏文清的品质德行,也想着出上一份的力。

    “我看着补品倒是先不要准备了。”沈香苗说道。

    “这是为何?”

    铁蛋立刻就急了:“先生生病,我这心里着急的很呢……”

    “不是说不准备补品就是不管这事了,非但不是不管,而是要好好的管一管。”沈香苗笑着解释道:“人身子不适的缘由可能有许多,而补品又有许多,现如今也不知先生到底是何病症,就贸然买了补品,怕是不妥当。我倒是觉得不如出面请了杜仲大夫,看他是否愿意到先生那里去看诊,也能确定了病情,对症拿药。”

    “是啊。”吕氏在一旁附和道:“若是体内火气旺,这人参再好也是加重火气,只能让身子更坏,若是这体内寒重,姜瞧着便宜,却也是驱寒的,东西不在贵重,而在于适合。还是听你姐姐的,先请了大夫前去看诊,确定了病情,咱们再拿一些有益于先生的补品来,便是再合适不过了。”

    “嗯。”铁蛋点头:“我晓得这个理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