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279章 心思
    这样的孩子,当真是令人喜欢的紧呢。

    “好孩子。”老仆笑道:“你且略等上一小会儿,我将这事先和先生与夫人说一声去。”

    “劳烦大娘了。”沈香苗柔声应道。

    老仆转身回去,片刻之后,姚氏步履匆匆而来,脸上欢喜之余也是焦急万分:“沈姑娘。”

    “夫人好。”

    印象中沈香苗是第一次见姚氏,行了大礼。

    “原本我正要去请大夫的,可巧沈姑娘就带了大夫来了,真真是救了急了。”姚氏说道,不由得跺了跺双脚。

    一看这个架势,沈香苗的顿时觉得心中一沉:“先生可是病情加重了?”

    “嗯,晌午过后便说有些头晕,我让他去瞧大夫他也不肯,更是不肯让我去请大夫来,之说歇息上片刻便好了,吃过晚饭后便去床上躺着了,我方才去看时,先生竟是发起了高热……”姚氏讲到此处,一脸的焦急。

    “哦?”杜仲大夫往前走了半步:“可还有旁的什么病症?”

    看着架势,这人便是大夫无疑了。

    姚氏又见杜仲大夫相貌堂堂,瞧着更是颇为稳重,应当是一个不错的大夫,便如实答道:“半黑天时吐了一次,哦,对,晌午过后,先生比平日多跑了两次茅房……”

    “也不晓得,是不是吃坏了什么东西。”姚氏不安的搓了搓手。

    “上吐下泻,此时又发了高热,这病可重可轻,只是眼下还不能断言是何病症,烦劳夫人快快引路,我去为先生诊了脉方能断言。”杜仲大夫和声说道。

    “是是。”姚氏方才只顾着着急了,竟是不曾想到让大夫先去诊脉,赶紧转了身领了杜仲大夫往里头走:“大夫随我来……”

    兴许是太过于着急,也兴许是照看病中的苏文清劳累不已,姚氏在下门口的台阶时,脚下一软,身子顿时不稳。

    “夫人小心。”沈香苗从一旁眼疾手快的扶了姚氏一把。

    姚氏顿时觉得心里头一热,正眼打量沈香苗起来。

    说起来,这是姚氏第一次见沈香苗。

    先前还动过要去沈家提亲,说和苏修远与沈香苗之间的婚事,但姚氏也只是听苏文清提及沈香苗秀外慧中,外貌清秀。

    今日一见,的确是落落大方,清秀可人,不失规矩。

    只是眼下并不是思量这件事的时候,而且因为沈香苗母亲吕氏的事儿,姚氏也将这心思暂且歇了下来,这会儿自然是无心深想有关沈香苗的事情。

    只是十分和善的回道:“多谢沈姑娘。”

    沈香苗抿了抿嘴,微微一笑。

    姚氏顿时心思一动。

    杜仲大夫与沈文武一起随姚氏进了内室,其他众人在外厅坐着,老仆端了茶过来。

    “天寒地冻的,快些喝点热茶暖暖身子。”老仆将茶水一一送到每个人跟前,又端了瓜子和花生过来,让他们解闷。

    来探病的,瓜子花生这些东西自然不能跟去旁人做客时大喇喇的大吃,但热茶还是可以喝的。

    而且这热茶并非是寻常的热茶,是用姜熬煮的姜茶,放了星点的红糖进去,微辣之外,略有一丁点的微甜,喝进口中略有点灼烧感,但到了肚子里却是暖暖的十分舒坦。

    身上的寒意,由内而外的便被驱散的干干净净。

    沈香苗喝了两口,觉得浑身都暖洋洋的,便放下了茶杯。

    老仆在一旁道:“先生时常畏寒,家中便只有姜茶,旁的没有,不晓得你们能不能喝的惯。”

    “这姜茶味道极好,喝下去也十分暖和。只是若是先生时常畏寒的话,怕是身子仍需调养,除了这姜之外,也可加了枸杞进去,枸杞具备养肝、滋肾、润肺等功效,先生平日劳累,这枸杞也是有益的。”沈香苗提议道。

    “这主意甚好,回头我便和夫人提上一提,家中备些枸杞来。”老仆看沈香苗这眼神中自然是多了些赞许。

    说话的工夫,姚氏便领着杜仲大夫从内室里出来,一边说道:“有劳大夫。”

    “夫人不必言谢,苏先生这病症乃是平日里积劳成疾,身子羸弱所致,加上这几日天骤然变冷,先生体虚体寒,又吃了生冷之物,这才引发这今日的发热与呕吐,整体来说并无大碍,在下这就开上一副退热的方子,再开上几个补身的方子,每日煎了服用便好,只是先生身子外表看着与常人无恙,但气血不足,身子还是弱,还是要时常让在下诊一诊脉,看状况服用一些补身养气之物为好。”杜仲大夫缓声说道。

    “我记下了。”姚氏柔声答道:“那我此刻就随你去铺子里头拿药?”

    眼下苏文清发高热,自然还是要赶快去拿了药为好。

    只是眼下外头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姚氏一个人去拿药,自然也是不合适。

    从前沈文韬和沈文武也是在苏先生这里读过一两年书的,对苏先生也是十分的尊敬,眼下两兄弟便异口同声的说道:“不如让我们两个人去吧,我们跑的快。”

    “外头天寒地冻的,又冷又黑,你们两个小孩子如何去得?还是我送你们去吧。”沈福海担心自个儿两个孩子,提议道。

    “也好。”沈文韬点了点头。

    既是要赶了牛车回药铺子里头去,杜仲大夫便提议道:“既是如此的话,那我便随牛车一同回去便好,也省的等下福海兄弟还得费力气再送我一遭了。”

    只可惜,这样一来的话,兴许就吃不到沈香苗做的菜了,这到是有点可惜。

    毕竟平日里沈香苗送来的卤味也好,吃食也罢,每一样的滋味都不必从前吃到的差,杜仲大夫是真心想尝尝沈香苗做的菜。

    沈香苗何等的聪慧,自然也就看的出来杜仲脸上略有的遗憾,便开口道:“不如这样,三叔带了文韬和文武去药铺子里拿药,杜大夫在这里略等上片刻,我先回了三叔家里头去做了饭,等下药拿了回来,煎了给先生服下,杜大夫再随三叔回了三叔家吃饭吧,晚上便在三叔家住一晚上,明日晨起随我们一起回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