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313章 拎不清(三更)
    红油翻滚,瞧着诱人无比,清汤更是散发着阵阵的幽香,令人垂涎欲滴。

    沈香苗便教着大家往里头涮菜和肉,一边帮着大家往外捞,分发到各个人的碗里头。

    菜大家到是比较容易分辨,熟了便好,哪怕一时忘了多煮上一会儿,到是也不怎么影响口感,只是这肉对时间要求就比较高。

    尤其是这里脊肉和鸡肉、猪肝什么的,若是煮的老了,便咬不动了,这肉本身切的也薄,外头血色方退的时候,捞出来吃时正好,鲜嫩爽滑,让人恨不得把舌头都一并吞进肚子里头去。

    起初一直是沈香苗帮着大家捞,这一会儿之后,沈顺通便是发了话:“这如何涮我们也都晓得了,苗丫头别忙活了,赶紧坐下来吃。”

    沈香苗见大家伙的确如同沈顺通所说基本上已是晓得这火锅如何吃,便安心坐下来一起吃。

    大冬日的,围着暖暖的碳炉,吃着热腾腾的火锅,这感觉当真是无与伦比。

    尤其是滋味如此浓郁,麻辣十足的红油火锅,吃上一口便觉得整个嘴巴都火辣辣的一般,却是又有着浓香十足的感受,可以说是越吃越香,越吃越辣,但是越辣又越想吃,越吃便越觉得停不下来。

    这数九的寒冬里头,竟是因为吃这火锅吃出了一身的汗。

    但这身汗却又出的十分畅快,全身上下都觉得通透无比,大有酣畅淋漓之感。

    而菌汤那边,主要是几个孩子在吃,鲜香无比,几个孩子也是吃的不亦乐乎。

    “这火锅当真是好吃的不得了,真是不曾想到还有这种吃法,真是白瞎了活了这般大的岁数了。”沈顺通将一颗包心的鱼丸吞进了肚中,一边砸了砸嘴。

    这话是在赞扬沈香苗的手艺好,到是不曾有什么问题,只是这样孩童一般的话从沈顺通这一大把年纪的老人口中说出,却是令人觉得十分好笑。

    但仔细想想,大家心里头这会儿怕是都是这般想的,不是成了五十步笑百步了?

    众人即便是有了笑意,却也都忍了下来。

    唯独杨氏笑着张了口:“这话却是说不得的,不是说你这话说的不对,而是香苗手艺这般好,往后怕是好吃的菜式和吃食多的很呢,你岂不是往后要时常说这话了?”

    说罢,杨氏斜眼看了沈顺通一眼,低头直笑。

    沈顺通自个儿到是也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众人自然也是哈哈大笑。

    欢声笑语,到是让这顿火锅变得越发的美味鲜香。

    相比较沈香苗新宅院里头的热闹不同,现如今沈福田家中到是有些冷清。

    天冷,自然也是要吃些热乎的方能觉得暖和些,因而今儿个徐氏晌午做的面条,汤面条。

    棒子面和白面的二合面,放了些白菜。

    因着今年家里头收的比往年要少上许多,出的却是又多了许多,眼瞅着年底这钱袋子依旧干瘪着,徐氏自然也想着省些银钱来。

    因而擀面条时,棒子面多放了些,白面少放了些,也不曾像以前一般先拿白菜搁油锅里炝锅,而是清水直接煮了白菜和面条来,最后上头滴了些许的油,看着有些油星儿。

    面条做好了,徐氏便喊了沈福田与沈文松来吃饭。

    父子俩刚端上了碗,这脸色便不好看了。

    棒子面放的多的面条,粘性太差,这一煮便容易散,因而这面条此时成了一段一段的,压根就已经不成条了,与其说这一碗是面条,不如说是面疙瘩。

    “前几天,你回了趟娘家吧。”虽说这碗面条瞧着不好看,可肚子饿,又不能浪费,该吃还是要吃,沈福田呼噜上了一口,道。

    一听沈福田问这事儿,徐氏脸顿时一红,讪讪的笑了笑:“是回了一趟,娘身上不爽快,便拿了些鸡蛋回去给娘补补身子。”

    其实只是徐栓子哭诉着说今年多事之秋,一年到头也不曾赚上几个银子,而且因着坑沈香苗家的银钱不成,反而被族长好生教训了一通,名声因此也大大受损,以至于旁人有了好活也不去叫他,这日子便过的越发艰难了,眼瞅着快到年底了,这家里头却是连油星都要见不到半个了。

    徐氏作为长姐,最是心疼自个儿的弟弟,现如今听他这般声泪俱下的,早已是痛心难耐,加上又觉得当初徐栓子做这事儿也是为了她和沈福田,也自觉是连累了徐栓子,心里头过意不去,因而得了空,偷偷拿了五百个钱,给了徐栓子。

    这事儿本就是背着沈福田做的,而平日里徐氏瞧着是个厉害的,不把沈福田放在眼里头,但徐氏心底里却是晓得沈福田脾气上来之后却是谁也不认,下手更是狠得,徐氏打心眼里也是有些畏惧沈福田。

    因而这会儿忽的听沈福田提及这事儿,顿时心虚不已,胆怯万分。

    沈福田看徐氏这般模样,便晓得徐氏定当是又补贴徐栓子了,当下便有些不喜:“现如今静秋在县城里头呢,虽说现如今的花销咱们都不必忧心,可若是说了亲事后还得攒了嫁妆才成,你是个精明的,可别拎不清的做了那糊涂事儿出来……”

    这事儿,就差明晃晃的点出来了。

    徐氏脸上讪讪的,急忙打断了沈福田的话:“当家的放心好了,我又怎会是那糊涂人,也就是栓子说着明年了他估摸着要去镇上做活,做活那家的妹夫是个教书的先生,在镇上开着学堂,瞧着能不能走了后门让咱们文松进去读书,说是这束脩能免上不少呢。”

    沈福田听了这话,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低头呼哧呼哧的吃着那不成形的面条。

    徐氏见状,这才松了口气。

    可这气儿还没出完呢,那边沈文松却是“砰”的一下将碗放回到了桌子上,筷子更是随地一扔。

    “小祖宗,你这是做什么,瞧瞧这面条都撒了半碗出来。”徐氏瞧着桌上洒了不少的面条出来,顿时心疼不已,可又不忍让沈文松吃了这落了灰的,便拿了筷子往自个儿碗里扒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还在找”味香”免费

    :””,,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