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326章 薇丫头
    沈香苗一边说,一边和沈福海、沈文韬一起将老妇人往屋子里头抬。

    吕氏不晓得发生什么,虽说十分诧异为何带了一位老妇人回家,但这会儿听着沈香苗语气十分急切,便知道此时情况紧急,应了一声之后,赶紧去准备床铺。

    安顿这老妇人躺下之后,便赶紧去烧热水。

    沈香苗给那老夫人盖了棉被,帮着灌好汤婆子之后,塞进棉被之中。

    又生了个炭盆在屋子里头,靠着床边烘烤。

    周边有了东西在温暖,能明显感觉的到老妇人脸上的颜色从最初的苍白,渐渐有了血色,嘴唇则是从最初的青紫,渐渐恢复了常色,呼吸也比方才有力许多。

    照着这样子来看的话,估摸着这人应当没什么大事了。

    沈香苗一颗悬着的心,渐渐放回到了肚子里头。

    沈福海和沈文韬一直围着炭火烤,这会儿缓过劲儿来,道:“要不这会儿去请了大夫过来瞧瞧?这老妇人瞧着年纪大了,又冻了这么许久,怕是身子吃不住呢。”

    “是得去找大夫。”沈香苗十分歉意的看了沈福海一眼:“又要劳烦三叔多跑上一遭,外头天寒地冻的……”

    “说这话见外了不是,我是你三叔。”沈福海笑道,伸手拍了拍沈香苗的肩膀,拿着鞭子就往外走。

    吕氏这会儿端了点热汤和馒头过来,瞧见沈福海和沈文韬要往外走,急忙喊道:“肉片汤,就着馒头赶紧趁热吃点,暖暖和和的再出门。”

    沈福海晚饭还不曾吃,这会儿肚子也饿的慌了,又是在沈香苗家里头不用作假的,便端了碗起来,大口的吃喝起来。

    父子俩狼吞虎咽的各自喝了一大碗的肉片汤,吃了馒头,放下碗抹了嘴便出了门。

    吕氏收拾了碗筷,又给沈香苗端了一碗过来:“铁蛋这会儿在他房里头练字呢,方才我就没让他出来,我和铁蛋也已经吃过饭了,你也赶紧喝点肉片汤。”

    沈香苗这会儿肚子也有些空,端起碗来小口喝着,只是依旧有些担忧老妇人的状况,时不时的瞟上两眼。

    “这老妇人身上的衣裳瞧着质地极好,应当不是穷苦人家的,只是不晓得怎会一个人在外头,这天寒地冻的,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可如何是好?”吕氏方才从沈香苗口中得知这如何救得这老妇人后,便一直唏嘘不已。

    “家里头的人难不成就不曾方觉她不见了不成,也不出来寻一寻?”

    吕氏又是叹息一声。

    沈香苗也拧了眉起来。

    的确是奇怪的很,这老妇人虽说年岁不小,但手上和脸上的皮肤却十分白皙,不像寻常人家出身的,而且穿的十分单薄,脚上的鞋都不曾穿好,踩了后脚跟。

    显然,像是一直躺在床上,只披了外衣,草草穿了鞋便出门了。

    他们家人竟是不曾阻拦,这着实是奇怪的很。

    更奇怪的是,这么冷的天,这老妇人竟是一个人只身外出……

    各方面都太奇怪了些。

    沈香苗光顾着思索,手僵在了半空中,碗中的肉片汤险些都洒了出来,吕氏见状,略推了一推:“这会儿想这些怕也是无用,还是等待会儿大夫来了之后,帮着瞧一瞧有无大碍,等她醒了来,问清楚便是了。”

    “嗯。”

    眼下也只能如此了。

    沈香苗低头接着喝肉片汤。

    汤里都是瘦肉,配上切了薄片的豆腐还有冬菠菜,喝起来咸淡适宜,又因着加了些胡椒粉的缘故,入口后后味有微微的辣感,喝起来十分好喝。

    一碗肉片汤顿时下了肚。

    “娘做的肉片汤真是好……”沈香苗刚放下碗,最后一个“喝”字还不曾说出口,便听着了沉闷的一声“哦”的声音。

    像是从吼中努力发出声,但是喉咙干涩异常,发不出来真实声音的模样。

    而这声音,显然是床上那位老妇人发出来的声音。

    沈香苗和吕氏顿时一惊,赶紧倒了床边。

    “老婆婆。”沈香苗看那老妇人微微张了眼睛,赶紧握住了她的手,轻声喊道:“你感觉如何,要不要喝点水?”

    听到沈香苗喊声的老妇人,先是一愣,接着猛地睁开了眼,看了沈香苗片刻之后,顿时老泪纵横。

    “薇丫头,你可算回来瞧我了……”老妇人沙哑着声音,颤巍巍的拉过沈香苗的手掌。

    薇丫头?

    沈香苗先是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晓得这老妇人是认错人了,急忙解释:“老婆婆,我不是……”

    “薇丫头,当年的事儿,仔细论起来都是娘的不对,娘不该那么逼你,都是娘的错,都是娘的错……”老妇人越说,这泪越是往外涌,全然哭成了一个泪人。

    这般大的年纪,哭成这般,已是让人于心不忍。

    更何况,眼前这个老妇人,越看越像从前的汪老师。

    而且,她此时显然是有些糊涂,认不清楚人,更是想着为从前的一些事儿道歉。

    这事儿,估摸着是她的一块心病,以至于糊涂之时,还想着这件事儿。

    瞧着那张与汪老师十分相似的脸,又想起从前汪老师必定也是在病中时对他们这些学生百般牵挂,沈香苗便觉得眼眶一片的湿润。

    沈香苗心有不忍,索性咬了牙,横了心。

    也罢,就当做是圆了人家老人家的一个心愿罢了。

    沈香苗稳了稳情绪,用力的握了老妇人的手掌,努力的挤了笑容出来:“娘,事儿都过去了,我不怪你,你先别哭了。”

    吕氏见状便晓得沈香苗这会儿是想着安慰眼前的老妇人,便往后略退了两步,免得老妇人起了疑心。

    而那老妇人听到沈香苗所说的话后,再次哭了起来。

    这次,可以说喜极而泣:“你不怪我就好,娘当时也是糊涂了,竟是做了那等傻事……”

    老妇人一番感慨之后,忽的似想起来什么一般,摸摸索索的,从怀中摸了一个布包出来,颤巍巍的递给沈香苗:“薇丫头,这个你拿好。”

    装老妇人的女儿,就是为了让她高兴一些,东西却是万万要不得的。

    这东西是给老妇人真正的女儿,而不是给她的,她不能接。

    沈香苗连连摇头:“这个我不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