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399章 子不教父之过
    就不信了,烦不死你们!

    沈香苗等人在屋子里头听着外头的声响,抿嘴笑了笑,伸手去关门:“外头起风了,这棉帘子都给刮起来了,吹得菜都凉了,还是关上门吧,挡挡风。”

    “是啊,挡挡风,也能清净清净。”沈顺通颇为无奈的摆了摆手:“来之前我就和老大一家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诫他们莫要没事找事,不曾想这俩还是这般模样,真是……”

    沈顺通说不下去,又是摆摆手。

    半晌后抬了头,对这其余众人,尤其是沈香苗,道:“大过年的闹出这事儿来,当真是对不住了。”

    “爹,这话说的,也不是您的错,您又何须要这般呢?”瞧着沈顺通一把岁数了,还因为这等事儿劳心伤神的,吕氏这心里头不是个滋味。

    “子不教父之过啊。”沈顺通叹道。

    沈福田这个模样,他这个当爹的能没有半分责任了?

    旁人都能将一大家子管的井井有条的,就算是底下子孙面和心不和的,可大面上也不会做出出格的事儿来,哪里能像沈福田与徐氏这般的没有半点分寸呢?

    说起来,还不是他这个一家之主管教无方?

    沈顺通越想这个事儿越觉得心酸,脸上的颓然意味便越发明显。

    尤其是最后一声长长的叹息,令众人心中也不是个滋味。

    “爷爷奶奶,咱们大过年的也别提这些烦心事了。”沈香苗开口,转移了话题,拉着沈顺通与杨氏看那满桌子的菜:“费力做了这么一大桌的好菜呢,爷爷奶奶赶紧尝尝看,看我的手艺可曾有了长进?”

    “是啊,尝尝菜,看看香苗做的咋样?”吕氏直接拿了筷子过来,递到了沈顺通与杨氏的手中。

    沈香苗和吕氏明显有转移话题的意思,沈福海和张氏赶紧给沈文韬、沈文武两兄弟使了眼色。

    沈文韬心思活络,赶紧凑了过去:“爷爷,快快尝尝这红油猪耳,我记得爷爷最是爱吃猪耳朵的了。”

    “爷爷尝尝这口水鸡?”沈文武也凑了过来,先是和沈顺通说罢后,又依偎在了杨氏的身边:“奶奶吃些姜汁藕片来?”

    “奶奶牙口不好,藕片怕是咬不动,不如还是吃些猪肝吧,明目的,吃着也软烂。”沈文韬说道。

    “我瞧着啊,倒是不如吃点炸江条来,酥酥脆脆的。”铁蛋不甘示弱,把自个儿最爱吃的炸江条捧了过来。

    几个孙子、孙女围绕在身边,顿时让沈顺通与杨氏都乐呵呵的笑了起来:“成,成,都尝,都尝。”

    说着,挨个便都尝了一尝,随后便是赞不绝口的直夸沈香苗手艺精进。

    沈香苗抿嘴笑了笑,和沈顺通与杨氏说了一阵子的话后,道:“里头还有两个菜,马上就好,大家就先坐着,我炒好了菜就来。”

    “我去帮你烧火。”吕氏站了起来。

    菜都已经配好,没了其他打下手的活了,沈香苗也不想让吕氏受累,便笑着拦住:“娘坐着陪爷爷奶奶三叔三婶说话,就那两个菜,马上就好,灶里头的火添了木柴自个儿烧着便好,也不必非得有人看着,我自个儿在这就成。”

    吕氏只好重新做了下来:“那成,有事喊我,待会儿煮饺子了,让我去煮,到时候你坐在这吃饭。”

    “哎。”沈香苗应了,转身往灶房里头去了。

    外头,吕氏、沈福海与张氏还有几个孩子们哄着沈顺通与张氏开心,一边聊着家常说笑,颇为热闹。

    而一直在外头的沈福田和徐氏,这会儿冷了脸。

    没人看戏,两个人也就索性不演了,气呼呼的跺了跺脚:“都是什么人那,没有半分的人情味,都闹成这般了,也不说张口劝劝,伸手拦拦,有这般当爹娘,当兄弟的么?”

    徐氏抱怨完,侧耳听着里头欢声笑语的一片,这脸上怒意更胜,啐了口道:“当真是一帮没良心的,瞧着这模样,都在里头吃开了,连年夜饭都不等咱们一起吃了,这算是个什么事儿?”

    沈福田也是恼怒异常,伸手便去“砰砰”的敲起门来。

    里头的声音顿时停了片刻。

    众人面面相觑的,这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合适了。

    方才沈香苗不理会沈福田与徐氏二人,直接喊众人进了屋,显然是不想看见这两个人的,又想起了方才沈福田和徐氏的各种做派,沈顺通顿时便拉下了脸:“别理他们两个,咱们吃咱们的。”

    有了沈顺通这个一家之主发话,众人心底里有了底儿,自然也不去理会沈福田的敲门声。

    以至于沈福田敲得手都疼了,也没有得到半分的回应。

    看这模样,就是压根就不想着让他们进去吃饭了。

    沈福田也是气愤不已,徐氏更是险些跳起脚来。

    闻着里头似乎传来阵阵饭菜香味的沈文松,这会儿也是急不可耐的,踮脚趴在窗户那,拿手指在窗户纸上戳了个窟窿出来,眯着眼往里瞧。

    嘴里更是念叨不已。

    “有鱼,有鸡腿,有猪肉……那个是红烧肉吧,块儿真是大,大肉块子,红彤彤的,看着就香的很那,还有那红红白白的,不知晓是啥东西,可看着就好吃……”

    “当真是满桌子好吃的,馋死个人了!”

    沈文松看着那满桌子的丰盛饭菜,再闻着这钻鼻孔的菜香,嘴里的哈喇子顺着嘴角边流了下来,把棉袄都湿了一片。

    “好吃,看着就好吃,真想吃啊!”

    沈文松念叨着这句话,重复了好几遍。

    最后颇为无奈的说道:“可惜,只能看,吃不着!”

    “说起来,这事儿都怪爹和娘,说错话惹得爷爷奶奶不高兴,害的我连鸡腿都吃不到嘴里头!”沈文松怨恨的瞪了沈福田与徐氏一眼,跺了跺脚。

    听着沈文松在一旁抱怨,又听到他说里头的菜那般丰盛,沈福田和徐氏心中更是恼怒不已,也不拍门了,直接伸脚踹了一通,踹到门板子哐当哐当的响,大有一副恨不得把那门板子拆了的架势。

    沈顺通好容易心情转好了一些,这会儿听到沈福田和徐氏在外头踹门,气的够呛,也不喊别人,自个儿哗啦一把开了门,喝道:“大呼小叫的在这里作甚?大过年的就不能消停了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