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458章 废物
    这小祖宗是不善罢甘休的架势了?

    章福急忙给那两个小厮使了眼色,其中一个倒是立刻会意:“少爷,这街上人来人往的,兴许那人是别处来的,怕是不好找呢。”

    “是呢,这人来人往的,各个长得又相似的,这会儿怕是也都已经走了,镇上兴许都没人认得他们,怕是不好找呢。”章福也跟着打起了哈哈。

    “我还瞧见旁人和他们打了招呼的,想必就是镇上的,对,其中两个人是孪生兄弟,长得一模一样,估摸着略一打听便晓得了。”章弘钰不依不饶,道:“你们两个快些去。”

    两个小厮顿时十分为难的看了章福一眼。

    章福同样回了一个眼神回去,示意他们两个装模作样的去一遭也就是了,大不了回来就和章弘钰说不曾找到,也能糊弄了他过去。

    两个小厮会意,面带喜色,抬脚便要走。

    “若是打听不出来消息,我便罚了你们,若是消息不实,罚上加罚。”章弘钰一字一顿,十分认真的说道。

    两个小厮顿时又苦了脸,向章福求助。

    这个小祖宗,当真是没完没了,不肯善罢甘休了呢。

    这到时候闹出事来,他是大人的亲生儿子,即便盛怒之下顶多就是挨顿骂,最不济也就是挨几个板子,可他这个随从怕是要丢了半条命去呢。

    章福想了这个事便一阵阵的头疼。

    “你们两个还不快去?”章弘钰在一旁连声催促道。

    也罢也罢,便先打听打听也无妨,等到了时候再好好哄哄这小祖宗,到底是孩童嘛,到时候高兴了,兴许也就把这事给忘了。

    章福觉得先把眼前的事儿糊弄过去再说,往后的事儿都还说不准那,便让那两个小厮先照章弘钰的吩咐去了。

    章弘钰见状,这才跟着章福走了。

    沈香苗等人回到月满楼,又闲聊片刻后便准备回家。

    而方才的不愉快,很快被抛之脑后,沈文韬等人,因为有了沈香苗的交代也不曾再提及此事,一家人倒是有说有笑的收拾了东西便离开。

    十五的月亮,分外的圆,因为大晴天的关系,天上的星也分外的亮,在这一片月光中,可以不打了灯笼也能十分清楚的看的到路。

    加上沈福海赶车技艺越发娴熟,这牛车走的也是又快又稳当。

    一家子更是有说有笑的,归家之途显得分外热闹。

    而此时,张家静谧的院中,张意卿却独坐书房,暗暗的发怔,直到庆山敲门走了进来。

    “可有进展?”张意卿张口便问。

    庆山进门时踌躇不已的神情,此时彻底变成了惊恐,小声的说道:“方才莲云寺的人来报,说是找到了五月十五日出生的人。”

    “哦?”张意卿顿时大喜过望:“赶紧派人将那人抓来,仔细关着,待时日一到,便能大功告成。”

    “这么快便能找到,果然是天助我也。”张意卿一脸喜色,说话的声音都带了浓浓的笑意。

    “可是,可是……”庆山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字出来。

    “可是什么?”张意卿斜眼瞧了庆山一眼。

    眼神冰冷,带着浓重的寒意,这让庆山顿时觉得犹如泰山压顶一般,颤抖的双腿站立不稳,“噗通”便跪倒在了地上,低声道:“老爷饶命,此事纯属意外……”

    “今日大约是来上香的人多,香炉之中插的香太多,以至于香炉有些歪了,有香从香炉中掉出来,着起火来,寺院的人便赶紧灭火,将那放八字的供奉台浇湿了,有些八字便看的不清了,这个写了五月十五日的八字,也只能看的清日子,名字却看不清了……”

    庆山小心翼翼的解释完,不敢去瞧张意卿的神色,只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大气更是不敢出上一个。

    张意卿闻言,额上的青筋顿时爆了起来,一脚便将庆山踹翻在了地上,大声喝道:“废物,都是废物!”

    庆山从地上爬了起来,重新跪好,脑袋如捣蒜一般,道:“老爷息怒。”

    “再去找,若是找不到这人,小心你的狗命!”张意卿大喝道。

    “是,是。”庆山从地上爬起,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跑的时候慌不择路,一下子撞到了门框上,额上顿时起了一个大包,不敢喊疼更是不敢停留片刻,只是小心的将门关上之后便急匆匆的去了。

    张意卿余怒未消,恼怒之下将面前的书桌又踹了一个稀巴烂。

    “废物,都是废物!”

    声音在屋中回荡,飘到院落中。

    看门的小厮,也不敢吭声,半眯了眼睛靠在门边,当做全然不曾听到一般。

    几天的日子,一晃而过。

    天气甚好,日头高照,明显有了大地回春的感觉,连吹在脸上的风,都觉得暖了许多,身上穿的衣裳,也比从前薄了一些,甚至到了正午时,还觉得隐隐有些热的出汗。

    德顺楼的招牌自摘下之后,一直到了今日才换上了新的。

    这招牌一挂上去,顿时便惊掉了众人险些掉了下巴。

    这寻常开铺面,即便提前挂了招牌上去,也都是红绸子盖着,待正式开张那日再揭下,以求讨个好彩头,图个吉利,可这招牌便这般明晃晃的挂了上去。

    这也就罢了,关键是这招牌……

    怎的看着这般不伦不类?

    众人瞧着上头明晃晃的“方老三火锅串串香”惊诧之余,都在那嬉笑不已。

    “方老三?这说的是方怀仁吧,听说他上头两个姐姐,在家排行老三呢。”

    “大约是了,这铺面听说就是他买下来的,只是方老三这名字起得也太随意些了吧,显得过于俗气了。”

    “是俗气了,不过这月满楼的名儿就挺好听,怎的新开了一个铺面后,连名字都不会起了呢,真是稀奇。”

    “这还不是最稀奇的,稀奇的是这火锅串串香,是啥东西?啥是火锅,啥是串串?”

    “不晓得,从前只吃过沈记的卤串,不晓得这说的串串是不是和沈记那的卤串是一个道理……”

    “不知道,不好说,管他呢,到开张的时候不就晓得是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