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468章 油茶与胡辣汤
    “密道口拿青石堆砌,而且因为时间短,活做的也毛躁,到时候想要进入,直接将那地方打开便是。”友安脸上笑意更浓,道:“果真是应了公子那句话呢。”

    “我若是不出门,张意卿心中必定有戒心,我出去‘放浪形骸’,他自然也就略放下心来了。”卢少业轻轻哼了一声,放下手中的书卷。

    “让水苏水萍传话给了乌统领,务必派人潜入密道之中查看一二,但切记莫要打草惊蛇。”

    “是。”友安应下。

    将那碗红豆元宵捧了出去,照卢少业的话去安排。

    “等等。”卢少业喊住了他,道:“派人盯着那位兰姨娘,务必得护的那位兰姨娘周全,不能出任何的纰漏。”

    “是。”友安再次应下,急匆匆而去。

    显然这位兰姨娘对于张意卿来说甚有用意,紧盯着兰姨娘,怕是也能查的出来张意卿到底是在做什么。

    关键时刻的话……

    卢少业紧了紧手指,放下手中的书卷,将那窗户完全打开。

    夜,很深。

    只是天上也有了些许的云,朦朦胧胧的,隐约将原本皎洁的月,明亮的星给遮住了,先前的明亮顿时便暗了下去。

    接着,便是厚重的云,层层压了过来。

    晴了这么多天,是该阴上两日,下场雨了呢。

    卢少业扬了扬唇角。

    连续两天的阴天后,终于下起了雨。

    淅沥淅沥的,连绵不绝,却也并不大,也因着是春日的缘故,并不觉得寒冷,反而觉得有那么一丝丝的凉爽之感,让人觉得十分舒坦。

    大早上的,月满楼这吃饭的人数量便不少了。

    从前月满楼早上所卖,无外乎就是大米粥、小米粥或者五香豆沫,配上孟记那边拿过来的锅盔、酱香饼什么的,而现如今呢,月满楼这忽的多了几样新的样式。

    其一呢,是油茶。

    寻常油茶都是用炒熟的花生、核桃、芝麻、瓜子任碾碎成粉,与不放油炒成泛黄色的面粉混在一起,配上红糖、白糖,待喝的时候,冲上一碗,也是香浓无比,甘甜美味。

    但甜的东西虽说能让人吃起来觉得美味,更让人有甜蜜幸福的滋味,但每日当早饭来吃,总归还是觉得略腻一些,不能长久。

    而月满楼这所卖的,是咸味的油茶,所需的材料也不是五仁与白面,而主要是大米,其次才是面粉。

    这样的咸味油茶,在当代时呢,许多人称之为四川版油茶,制作方法不复杂,寻常人多试几次便能大略做出样子。

    面粉和面后切快抹油醒面,再搓成筷子般粗细的面条继续沾油发上半天左右的时日,随后拉伸面条放油锅中炸成金黄色的馓子,搓成碎碎的段儿备用。

    大米磨成粉,熬成浓稠的米糊,舀上一碗,加盐、花椒粉、香油、撒上掰碎的馓子、葱花末、榨菜丁、炸熟的花生米等,若是喜欢辣的,甚至可以舀上一些辣椒油来。

    这样一碗鲜香浓郁,美味可口的鲜味油茶便做好了。

    米糊的顺滑,米香浓郁之余,配上馓子的香酥脆爽,加上各种调料的多味融合,这一吃便是容易上瘾,一碗不够,往往还要再来上一碗才好。

    其二,是胡辣汤。

    胡辣汤在当代大家都不陌生,可以说是遍布全国各地,是十分有名的地方小吃,因为其滋味浓郁,深受许多美食最求者的喜爱。

    而在当代呢,胡辣汤又分着多种,其中比较出名的两种,一种是河南版胡辣汤,另一种呢是陕西羊肉丸子胡辣汤,而其中,这两种胡辣汤又因为具体发源地的不同,滋味与内容都各异。

    尽管多种胡辣汤滋味各有千秋,但沈香苗前世之时,却对逍遥镇的胡辣汤情有独钟,曾因喜爱这种美味无比的汤,特地跑到发源地学了许久才学到了一些精髓,此时也是再略略的琢磨一番,最后教给了张春山等人制作这道算是改良版的胡辣汤。

    胡辣汤,一般是牛肉胡辣汤,用炖牛肉的汤汁来熬汤,滋味鲜美,但在牛肉并不易得的此时来说,怕是不能做出牛肉胡辣汤,便改为了五花肉胡辣汤。

    大骨头熬汤打底,分别放洗好的面筋、豆皮、黑木耳、切的碎碎的油豆腐泡、煮好的花生米、干黄花菜、绿豆粉条以及切成薄片的煮好的五花肉,放盐、花椒粉、胡椒粉、酱油等调味,芡粉糊煮浓稠,便制作完成。

    待盛的时候,淋上一些香油、香醋便可,若是口味重爱辣的,再放上一些辣椒油。

    趁热了喝,微微烫口最好,入口只觉得滋味浓郁,香浓无比,待胡辣汤入喉以后,胡椒粉的辣味才渐渐渗透出来,让人觉得微微有些辣,但这辣的滋味与辣椒的入口即辣有着不同,慢慢渗透出来,又很容易被新入口的汤掩盖过去,让人不易察觉,更能接受。且这微微的辣味更加刺激味蕾,令人食欲大增。

    这样的胡辣汤,老少皆宜,很快也就成为众人的喜爱。

    新吃食其三,水煎包。

    水煎包,有的地方也叫生煎。

    生的包子,不用传统的方式放笼屉里头蒸,而是放在油锅里头煎,煎自然是不能将包子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给煎熟,要放些水进去,盖上盖子,利用水蒸气的热度将包子给“蒸”熟,这样做出来的包子,底层金黄,焦脆,加上有了油脂的缘故,更加香浓可口。

    这便是一般的水煎包制作办法,而且寻常的水煎包也就是上头带了褶的包子,看起来与寻常包子无异,也只有底层一面有金黄焦脆的皮。

    而月满楼的水煎包却是不同,并没有将水煎包做成包子的形状费劲去捏褶子,反而将擀好的面皮搁在手掌心内,拿那宽宽厚厚的竹勺舀了春韭菜猪肉的馅料放入面皮内,手掌心一握,便成了一个扁扁的十分简单的包子,扔入到那大大的平底锅中,待锅内堆满这样的包子,用锅铲将包子铺平整后,拿小壶再加些油。

    在高温油脂的作用下,面皮滋滋的冒起了泡,浇入一些水,让水蒸气的热度迅速的将面皮膨胀起来,待六分熟时,翻了面,将另一面贴在锅底,继续油煎,直到表面金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