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492章 照实
    “剩馒头发干,这样倒是省去了炸干、炸酥的步骤,十分方便呢。”

    沈香苗笑着解释道:“将剩馒头切了手指头粗细的条,放入六七成热的油锅中炸的金黄酥脆的,控油后再放入用清水熬了白砂糖的锅中翻炒均匀,让那糖浆都裹到那馒头条上,将灶火熄了后仍旧接着翻炒,一直到那糖浆泛了白色,像霜一般的便可以了。”

    “这样一来,甘甜香酥的香酥反沙馒头条也就做好了,用料简单,做法也不难。”

    “听着是不大难。”章弘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随即笑道:“只是既是这般简单的法子,旁人不曾想了出来,做了出来,倒是沈姐姐能用剩下的凉馒头做成这般好吃的吃食来,也是厉害的紧呢。”

    这话说的,拍马屁意图十分明显。

    可即便是拍马屁的话,从小孩子口中说的,又是说的一本正经,煞有介事的,最是让人开怀不已。

    沈香苗忍俊不禁,心中倒是十分受用。

    毕竟这也是对她厨艺的一种肯定与喜爱,证明了她身为厨师的技艺。

    “喜欢吃便好。”沈香苗笑道,忽的想起了前些时日章弘钰所说的要去苏先生那读书的事情,可今日章弘钰来了对这事却是只字不提的,沈香苗诧异之余,暗自思付了片刻。

    章弘钰身份显然不寻常,要和寻常孩童一样去一个小学堂读书,兴许他家中便不同意的。

    再者,苏先生那边收学生也十分严格,也不见得就能收了章弘钰做学生。

    章弘钰对此事不提,可能事情并不太顺利,沈香苗便也就不打算提这件事情。

    铁蛋却是年纪小不曾想了太多,问了章弘钰:“弘钰哥哥不是要去我们学堂读书么,可曾去问了先生,先生如何说?”

    “铁蛋弟弟不说此事,我险些忘了。”章弘钰搔了搔头皮,道:“沈姐姐,你可否帮我去问文韬哥借身衣裳来穿?原本我寻思着借铁蛋弟弟的,可我比铁蛋弟弟高上一些,怕是穿上不合适,文韬哥比我大,虽说比我高些,可衣裳若是长了,可以挽起袖子什么的,怕是也能凑合着穿一穿。”

    “借衣裳倒是可以,只是你借这衣裳作甚?”沈香苗颇为疑惑。

    “说来惭愧。”章弘钰满脸的难为情,解释道:“我去问苏先生入学堂一事,苏先生不曾问询任何便拒绝了我,我寻思着莫不是看我是穿着富贵,怕我品行不端,吃不下去苦?我便寻思着换身寻常衣裳,彰显我的决心,可家中实在没有合适的,临时做怕是也赶不及,便想着来借身衣裳,穿上几日。”

    原来如此。

    只是……

    沈香苗眨了眨眼睛,柔声问道:“弘钰,沈姐姐问你些事儿,你可得照实了回我。”

    “沈姐姐想问什么,问了便是,我保证绝无半点虚言呢。”章弘钰拍了胸脯,说的信誓旦旦。

    “既是这样,那我来问你,你这般费尽心思的想去学堂里头读书,是因为苏先生拒绝了你,你心有不甘,还是当真想去这学堂里头读书?”

    沈香苗觉得,很有必要弄清楚这一点。

    若是仅仅是心有不甘,越是达不到的事儿,越想要去做,扭着劲儿的犟,这样着实不妥,即便最后费尽心思的真能去这学堂里读书,怕是也不会好好读书学习。

    章弘钰闻言,先是难为情的摸了摸鼻子,接着咧嘴笑了笑:“我脾气犟,旁人说不行的我偏偏要上赶着去做,先前这苏先生拒绝我之时,我心底里头也是十分不服劲儿,想着说什么也得让他点了头的好。可冷静下来仔细想想,虽说有点不甘心的,但更多的还是由心而起,真心的想去苏先生那读书。”

    “听铁蛋弟弟也讲了一些,也见了苏先生本人,也打听了打听,得知这苏先生的确是学识渊博,才华横溢之人,而且是以德服人,估摸着我也能听的进去先生的教诲,家中的西席先生非打即骂,时常唠叨,我也实在是学不下去……”

    这话,也就是说,他是真心实意的想着去读书了。

    这样倒是再无任何问题,能帮的,自然是要帮上一帮。

    “既是这样,那我便放心,吃完饭便帮你去借衣裳去。”沈香苗笑道。

    “谢谢沈姐姐。”章弘钰脆生生说道,冲沈香苗甜甜一笑。

    “无须客气。”沈香苗笑道。

    吕氏也是弯了弯唇角,只是略略思付了会儿,小声对沈香苗提议道:“这开春了,衣裳基本上都是贴身穿的,穿过的衣裳外借也不晓得有没有什么说头,有人计较有人不计较的,若是你三叔三婶对此事计较,可碍于咱们的面子却也不好说什么,怕是这样也不妥当。”

    “我给铁蛋新做的春装,倒是比着现在往大了做的,这章小少爷虽说穿着算不上大,估摸着也不算小,凑合能穿,不如就先给了他来穿,我得空再给铁蛋做身新的。”

    吕氏提议道。

    沈香苗觉得言之有理,点头道:“是这么回事。”

    随后便询问了铁蛋的意见。

    毕竟是他的新衣裳,总得征求了他的同意为好。

    铁蛋倒是个痛快人,二话不说便连连点头表示同意。

    沈香苗便和章弘钰大致解释了一下,吕氏去取了衣裳来,让章弘钰去试一试。

    别说,穿上去虽然瞧着略略的短了一寸左右,但是也显得精神,换上这细布的衣裳,更是多了些亲和感,只是到底是出身及自小教养的缘故,章弘钰身上还是带了些许的富贵之气。

    整体来说,还算不错。

    “那我明日一早便再去寻了苏先生,看苏先生如何说。”章弘钰笑道。

    若是能允了他去学堂那是最好,也说明不曾白忙活了一番。

    若是不允……

    也罢也罢,只能说时运不济,没那个命。

    章弘钰极力劝说自己,让自己不要那般的执拗此事。

    稳了稳心神,章弘钰冲沈香苗道谢:“多谢沈姐姐,吕伯母。只是让我白穿了这身衣裳,倒是让我多难为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