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493章 闭门羹
    “哪里算是白穿了,你送来的花环,我喜欢的很。”沈香苗笑道。

    章弘钰搔了搔头皮,呵呵一笑:“沈姐姐喜欢就好。”

    可单单是喜欢还是不够,毕竟那花虽说好看,花环也是用心编的,可毕竟也是不顶大用的东西,往后还得想想怎样还能帮得到这般好的沈姐姐才是呢。

    章弘钰低头,心里头快速的盘算起来。

    吃完晚饭,吕氏与沈香苗收拾碗盘,洗筷子刷锅的,章弘钰铁蛋有心帮忙,却被沈香苗与吕氏连声拒绝,硬生生从灶房里头撵了出来。

    两个小家伙无奈,只好拿了吃食去喂天狼。

    晚饭的剩鸭子骨头,还有从月满楼带回来的肉、骨头等,再加上两个二合面的馒头和稀粥,便是天狼丰盛的晚饭。

    看着铁蛋与章弘钰端了东西来,天狼十分乖巧的蹲在那,待吃食都倒入了食盆里头,开始大口大口的享用美食。

    章弘钰瞧着天狼那高大的体型,毛茸茸的毛发,越看是越喜欢,忍不住连声称赞:“这天狼长得是真威风,让人喜欢的紧。”

    天狼这也是第二回见着章弘钰了,对他倒是也十分友好,抬头看了他一眼,咧嘴叫了两声,接着吃。

    铁蛋看着天狼那大嘴不停的吞咽,食盆很快也见了底,笑道:“怕是这东西不够吃,我再去拿些来。”

    “嗯。”章弘钰点头,在这蹲着看天狼吃食。

    铁蛋则是回了灶房去。

    门口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声音轻缓,且富有节奏。

    “铁蛋弟弟,沈姐姐。”章弘钰下意识便喊了一句。

    兴许是因为隔着屋内屋外,又兴许是里头哗哗的洗碗筷的声响有些大,并不曾有了回应。

    “章寻,你去和沈姐姐说一声有人来,我去开门。”章弘钰道,站起来往门口走。

    这样的话,能节省些时间,不至于外头的人以为家中无人,转身就走。

    章寻点头,去灶房喊人。

    章弘钰则是去拔了门栓,把门先拉开了一个细缝。

    “敢问,你找谁?”章弘钰先是问了一声,接着便去打量眼前人。

    只是这一看不要紧,待看清来人的长相时,章弘钰顿时便瞪大了眼睛,有些惊奇的盯着这个人,随后则是眯了眯眼睛,看那人时也带了些许的不客气。

    这人,不就是方才那个十分可疑的穿黑衣,乘黑马之人么?

    他来这里做什么?

    而来人显然也十分惊奇章弘钰的存在,反问了一句:“你是何人,这不是沈姑娘家么?”

    “是沈姐姐家不错,可我得先问清楚了你是谁,要找谁,做什么事,才能放了你进去。”章弘钰仰起脸,问的认真。

    卢少业看着这个方才不甚礼貌的孩童,颇为觉得不可思议,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

    虽说眼下这孩童穿了一身寻常百姓的细布衣裳,可方才明明穿的是是一身锦衣,所乘坐的马匹也是价值不菲,显然非富即贵,可这样一个孩童,按说不该是沈香苗家的邻居或者亲戚一类的,但却出现在这里……

    那么,这个孩童想必就是先前暗卫所说的那位被先是对沈香苗找茬滋事,随后却被沈香苗乖乖收服了的那个孩童了。

    卢少业勾唇笑道:“想必,你便是章弘钰了吧。”

    章弘钰顿时惊得往后跳了半步,不可置信的看着卢少业,惊得下巴半晌后才合上:“你,你如何知晓我的名字?”

    “我不但知晓你叫章弘钰,更是知晓你的父亲乃是青阳知府。”卢少业弯了弯唇角道:“你今日来,是来沈姑娘这蹭吃蹭喝的吧,是不是觉得沈姑娘厨艺极佳,所以念念不忘?”

    章弘钰目瞪口呆的看着卢少业轻描淡写的将他的情况说的分毫不差,眼睛瞪得又圆又大。

    这人到底是何人,怎的连这些事都知道的这般清楚?

    章弘钰咬着嘴唇,不可置信的盯着卢少业瞧了半天,道:“你到底是何人?”

    “我是何人你不必知晓,我是来找姑娘的。”卢少业笑道。

    来找沈姐姐的。

    章弘钰心底里略沉了一沉,应了一个“哦”字,随后往旁边略挪了一挪。

    卢少业扬了扬眉梢,抬脚要走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章弘钰倒是手脚麻利的,“嘭”的一声将那大门给关注,接着便是“哐当”的放下了门栓。

    卢少业猝不及防,一张脸险些撞到门上,侥幸是反应灵敏,快速往后退了半步,但还是轻微的撞到了鼻尖,有些生疼。

    到底是大意了,依他的身手,竟是被这小毛孩子给算计了一番,结结实实吃了个闭门羹呢。

    卢少业顿时有些不悦,道:“你这是作甚,为何把我关在了外头。”

    章弘钰在门口内撇了撇嘴。

    这还用问?

    眼前这人可以说与他素不相识的,应该是不曾见过,却丢他的底细这般清楚,这里头必定有蹊跷,而且这人却并不透露他自己的身份,只说来找沈香苗的,这又是大大的不妥。

    来路不明之人,自然是不能放了进去。

    章弘钰一边想一边对自己点头,觉得自己思虑的极为周全。

    外头卢少业喊了一声见没有回应,心里头倒是有些苦闷。

    这些时日,莫不是出门不曾看了黄历不成,还是说自己与这宅院八字不合?

    上次来时,被那头天狼百般阻挠,这次又碰到这个毛孩子在这里捣乱,当真是……

    无话可说!

    只是,眼下没有时间让他在这里抱怨发牢骚,若是再不赶快的话,怕是时间来不及了。

    卢少业思付片刻,再看了看这紧闭的大门,眉梢轻挑。

    怕是喊门这个毛孩子也不会给开门的,而这个时候估摸着沈香苗也已经回家来了,此时正在家中,既是如此的话……

    也罢也罢,只能另辟蹊径了。

    卢少业伸手聊了衣衫的下摆,脚上发力,便如同一只轻灵的雨燕一般,飞身上了墙头,接着又是纵身一跃,稳稳的落在了院中。

    汪?

    虽然正在埋头享受美食的天狼自是察觉到了异样,只是抬眼瞧见是卢少业时,接着低头吃东西,不作丝毫的理会。

    倒是章弘钰吓得不轻,连连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