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494章 欺骗
    “你,你怎么进来的?”章弘钰失声喊道。

    他明明关好了大门,可一转身这人却是已经进入了院中。

    瞧着卢少业笑而不答,章弘钰心思一沉:“你翻墙进来的?果真不是什么好人,好好的门不走,非要飞檐走壁,必定是十足的歹人了!”

    走门……那也得能走才行啊。

    卢少业嘴角略抽搐了一下,并不理会这个“胡思乱想”的章弘钰,越过他便往里头走,去喊沈香苗。

    还未喊出声时,章弘钰却是先大喊道:“章寻,快来制服这个歹人!”

    章寻听到章弘钰的喊声,便从灶房里头窜了出来,瞧见一身黑衣的卢少业,二话不说便挥了拳头上去。

    章寻有些拳脚功夫,十分敏捷,出手更是又准又稳,直往卢少业面门上而去。

    卢少业却是丝毫不畏惧,轻飘飘的躲了过去,反倒是伸手擒住了章寻的手腕,暗自发力,将章寻“嘭”的一下摔倒在地。

    章寻心中顿时一惊。

    他自认为自己拳脚不弱,平日里在章家是也能一人敌过三四个人的,到了眼前这人的面前,却是连一招都过不了,这人该是何等的厉害。

    更重要的是,如此厉害之人,新生歹意的话……

    章寻瞧着章弘钰,心里头咯噔一下,失声喊道:“少爷快跑……”

    听到外头打斗声与叫喊声闻讯而来的沈香苗看到这一幕时,便知道这其中定然是有了误会,急忙制止道:“卢公子,章寻不要打了。”

    卢公子?

    章弘钰顿时一愣:“沈姐姐认得此人。”

    “嗯,这位是卢公子,先前几次三番的帮了大忙,是我的恩人,也算是……朋友。”沈香苗笑道,简单做了介绍,但也并未透露卢少业的真实身份。

    “卢公子怎的突然就来了。”沈香苗与卢少业打了招呼,福了一福。

    “有事来找沈姑娘。”卢少业说道,松开了手中的章寻。

    章寻揉了揉发酸、发痛的手腕,站在了章弘钰的身旁,小声嘀咕:“这人当真是厉害的很。”

    “嗯。”章弘钰点头,从先前一招制服了章寻便能瞧的出来,不是个简单人物。

    而且……

    章弘钰往前走了一步,道:“卢公子到底是何许人也,竟是知道家父官职,知道我的名字?”

    沈香苗抿唇。

    先前友安给她带过话,说过有人跟在沈香苗身边保护一二,想必平日她的动向,这卢少业倒也掌握的一清二楚吧,能知道章弘钰一事,顺便调查一二,也是情理之中。

    不等卢少业答话,沈香苗便抢先道:“我与你相识一事,和卢公子闲聊时提及过,因为他是知晓的,略略一打听,知道你父亲官职也不是什么难事,说起来,卢公子也是官场之人,只是近日有事微服至此,不愿意到处张扬,你们也不必声张了去。”

    听沈香苗说完这些,卢少业微微扬了扬唇角。

    沈香苗还是亦如往常的聪明睿智,避重就轻,轻描淡写,说的清清楚楚之余,倒是又将他的事给掩盖了过去。

    “原来是这样。”章弘钰心中的疑惑这才彻底解开,随即对卢少业拱手赔罪:“方才唐突,以为卢公子是歹人,因而……总之,对不住卢公子,望卢公子见谅。”

    态度诚恳,说的一本正经,颇有几分模样,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倒是引得卢少业忍俊不禁,连连摆手:“你护着你家沈姐姐,情有可原,也是我不曾说了清楚,让你心生误解,我也是错处。”

    一时间,两个人倒是争相认错,倒也言谈甚欢。

    沈香苗抿嘴直笑,得了空闲,偷偷问卢少业:“卢公子怕是不曾吃了晚饭吧,不如给卢公子做几道菜来?”

    卢少业只身前来,又是傍晚时分,在沈香苗看来,倒是意图明显。

    不过,对于她来说也是习以为常,并不在意。

    倒是卢少业促狭道:“莫不是在沈姑娘看来,在下除了来吃沈姑娘做的饭菜以外,便没了旁的事不成?”

    沈香苗瞧了瞧卢少业,笑而不语。

    但这笑容里满满都是“除此以外,还能有何事?”的意思,倒是比直接说话出来更让人难堪。

    卢少业不由得挂了满头的黑线,片刻后低头,一脸严肃道:“沈姑娘,一件要紧事,务必请你与在下一同前往。”

    卢少业为人沉稳,虽说有轻佻的时候,但遇到了事情时,倒是少见这般严肃,看此时阴沉的脸色,怕是此事非同小可。

    沈香苗顿时紧张起点,快速点了点头:“卢公子稍等片刻,容我收拾一番。”

    “好。”卢少业唇角微扬。

    沈香苗一如往常一般的沉稳睿智,也如往常一般的绝对不多嘴多舌的多问任何一句话,让人不晓得省心多少。

    卢少业也正是因为吃准了沈香苗的这一点,便说了这样的话,便能轻易的将沈香苗请了出去。

    卢少业对自己的猜想甚为得意。

    只是,瞧着沈香苗这答应的这般干脆利索的模样,怎么突然有点愧疚不已,觉得欺骗了她的感觉呢?

    卢少业有些心虚的略耷拉了些眼皮。

    儿沈香苗并未察觉这些,转身回了灶房,与吕氏、铁蛋说明情况,又与章弘钰等人说有事要外出。

    “沈姐姐去忙便是,我与铁蛋弟弟再玩一会儿,待会儿自己回家。”章弘钰应声道。

    “那好。”沈香苗笑道,随卢少业出了家门。

    外头的高头骏马瞧见主人过来,立马从地上站了起来,仰首挺胸,精神十足。

    “卢公子,我不会骑马。”沈香苗对于这种拥有四脚,且速度飞快的物种,还是略有些胆怯。

    “不妨事。”卢少业翻身上了马背,略躬了躬身子,伸手将沈香苗拦腰抱起。

    沈香苗猝不及防,只觉得身子一轻,再回过神来时,已经在马背上。

    确切来说,是在卢少业圈起的臂弯中。

    怀抱温暖如春,甚至能感受的到卢少业有力的心跳声与沉稳的呼吸声,令沈香苗惊诧之余,心烦意乱。

    “你……”沈香苗脸颊微红,伸手便要去推卢少业。

    “坐稳一些。”卢少业甩了缰绳,马匹嘶鸣一声后,奔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