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500章 逃脱
    沈香苗抬眼瞧了一瞧,的确如此,这粉倒是细腻的很,香味的确也清淡的很,倒是不错。

    “那便要这个吧。”沈香苗拿定主意,又去挑旁的东西。

    年轻妇人自是满脸堆笑,十分热情的帮着挑选。

    铺子里忽的进来了一个方脸的高大年轻男子。

    胭脂水粉的铺子,平日里虽说大都是妇人、姑娘等女子光顾,但也不乏有男子来买东西送给妻子或者中意的姑娘,年轻妇人自是对此十分习惯,先招呼道:“客官想买点什么?胭脂水粉,擦脸的雪花膏,还是画眉的黛?”

    那男子却不搭理掌柜的,反倒是咧嘴一笑,冲沈香苗道:“三妹,你怎的跑到这儿来了,让我好生找呢。”

    说着,便跑到了跟前,伸手来拉沈香苗。

    面对这陌生人,沈香苗下意识觉得是这人认错了人。

    但瞧着这男子二话不说便要拉她就走的模样,眼神中更是透着浓浓的不善,像极了猎人紧盯猎物的感觉,顿时让沈香苗心中一沉,暗叫不好。

    这模样,像极了那些自称是对方亲属,强行将人带走的拐卖人口的行为。

    沈香苗斜了斜眼睛,提高警惕,大声喝道:“我不认识你,大庭广众拉拉扯扯的,岂非要占我便宜?”

    这话一出口,那胭脂铺子的掌柜的,顿时便阴沉了脸,瞧着那男子道:“你这厮莫要做那登徒子之事,小心我喊了人来抓你!”

    “你这可是误会了。”那方脸男子急忙辩解,有些着急的跺了跺脚,一脸气愤且瞧着十分痛心的看着沈香苗,道:“三妹,我晓得爹娘给你订的亲事你不同意,只想着给旁人当了姨娘,一心想着攀高枝了去,可再怎么生气,这家还是要回,家人还是得认……”

    方脸男子话说的恳切,又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到让那掌柜的信了几分,一时之间不知道谁的话是真,谁的话是假了。

    若是那姑娘话是真的,到时候就算拦了下来,这姑娘怕是也会畏惧此事对她名誉有损,不敢声张,往后说不定还会处处忌惮她这个知情人,怕是也不会感恩,只会担忧。

    若是这男子说话为真,这便是实打实的家务事,她不过是开铺子做生意的,平白掺和了人家的家务事,可可是大大的不妥,说不准还要给自己无端的招些麻烦来。

    掌柜的思付了片刻,便默不作声,当做没看见。

    那男子见状伸手便去拽沈香苗:“三妹快些和我回家吧,你一人在外头呆着,爹娘都要急病了呢……”

    瞧着这掌柜的保持沉默,门外头更是停了辆马车,沈香苗心中顿时一沉。

    寻常来说,一般在镇上做生意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彼此都有印象,偏偏今日这胭脂铺子是新开的,掌柜的对她并不熟知,自然也就不敢管这看似家务事的事儿。

    此时向掌柜的求助怕是无用。

    外头马车停着,这会儿若是从这铺子里跑出去,怕是跑不到街上,便会被马车上候着的人强行拉上马车去。

    眼下,只能如此了!

    沈香苗快速的从随身厨房中摸出一把小巧的尖刀来,对着那男子的手腕“唰”的便是一下,殷红的血顿时冒了出来,那男子吃痛,松脱了手。

    沈香苗得已短暂脱身,并没有向外跑去,反而是伸手将铺面上柜台上头摆放的各种胭脂水粉,瓶瓶罐罐的,“哗啦”一声全推到了地上。

    噼里啪啦,顿时一片的狼藉。

    被割伤手腕的男子,脸上飘过一抹阴狠,忍着手腕上的痛,换了左手一把抓住沈香苗便往外拖拽:“你快些跟我走!”

    “谁也不许走!”方才被沈香苗那番举动惊得目瞪口呆的掌柜的,此时怒气冲冲的跑了过来,两只手,一手抓沈香苗,另一只手抓住了那名男子:“砸坏老娘这么多东西,岂能说走便走?”

    说罢,更是冲着里头喊道:“当家的,当家的,你快出来,有人砸咱们家场子!”

    话音刚落,一处帘子被挑了起来,冲进来一个满脸络腮胡子,长相粗犷,人高马大的汉子出来,瞧着地上的一片的碎渣渣,加上方才自家妻子说的话,不由分说的一把揪住了那男子:“敢在老子地盘上撒野,活的不耐烦了?”

    “这事与我何干?”那男子手腕受伤,本就疼痛不已,这次被揪住时,触动伤口,越发疼的龇牙咧嘴。

    “我方才听的分明,你是这姑娘的哥哥,自然是得你赔了。”掌柜的自然是不依不饶:“莫不是这会儿想抵赖了不成?”

    “这……”男子顿时语塞,心中却是恼怒不已,恶狠狠的去瞧“始作俑者”沈香苗,可定眼去瞧时,这铺子里头除了那两个在这吵吵嚷嚷的掌柜夫妇,哪里还有沈香苗的半个影子?

    糟了,定是让她给逃了!

    男子恼怒不已,暗自里咒骂了两声。

    外头马车,却是突然缓缓驶走。

    趁混乱穿过帘子到了后院的沈香苗,开了后门,逃之夭夭。

    待到无人之处,顿时松了口气。

    总算是暂时保住了性命,沈香苗仍旧有些后怕不已,拍了拍胸口以稳定情绪,心中却是在暗自思付。

    方才那人,大有当街掳人的意思,这般明目张胆,实在是过于嚣张了些,怎么都觉得令人奇怪的很。

    若是想要掳人贩卖人口牟利,行事自然会小心谨慎,绝不会贸然出手,而是应当事先探寻好情况,摸清虚实,寻找那些孤身一人,周围人都对她并不相识的人来下手,这样的话不容易被人发觉,更不容易被人阻拦。

    但他们却盯上了她这个每日在镇上抛头露面做生意之人,今日也就是侥幸这个铺子的掌柜的不认识她,若是刚好她今日进去的是寻常常去的那家铺子,这人的计谋一下子便被识破了不说,更会显得有些可笑。

    而且相比较光天化日的强行掳劫,趁着傍晚、黑夜,人烟稀少的时候,再偷偷行事也更要安全。

    可那歹人,几乎是踩中了所有的雷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