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643章 还治其人之身
    “只是,若是此时的话,这样所谓的天意,便是烫手的山芋,吞噬人的烈焰,只要一沾上,便是万劫不复。”

    沈香苗幽幽的说道。

    卢少业眼中喜悦的光越发的亮了几分,迫不及待的说道:“此流言一旦传了出来,相比较所谓的双生子而言,这个会更加引人瞩目,毕竟腹中胎儿尚未出生,也是可以改命的,而一个活生生的成人,怕是更加没有任何应对之策了。”

    “而且,此流言一出,福王一党,自是无法推波助澜,说流言可信,毕竟只要皇上处置姑姑一事,他福王如何就能做到全身而退了去?必定只能为自己开脱,是流言蜚语,不得当真,这样的话只要一说出口来,福王轻松之时,姑姑势必也就能够轻松解围了。”

    “再者,此时福王说那些是流言蜚语,待到往后他想谋朝篡位之时,也无法再用所谓的天意如此,天命所归这样糊弄天下人的法子来给自己的谋朝篡位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算是一下子堵住了福王往后的一条路。”

    “此等种种,倒是与刚出此事之时,我所顾忌之事一模一样,无论走任何一条路,都不会是完全顺心之策,都会让他觉得这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头吞了。”

    “如此一来,倒是当真是应了你那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卢少业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转而替代的是满脸的欣喜与喜悦,更是捉住了沈香苗的手,道:“你当真是如同及时雨一般,帮了我一个大忙。”

    “你所言也非什么拙见,乃是实打实的真知灼见。”卢少业的眼角眉梢,都挂满了笑意,看沈香苗的眼神中满满都是惊艳。

    是的,惊艳。

    从前只以为她聪慧,先前的一些事中也觉得她睿智,对许多事也是十分有见地的,现在看来,沈香苗的心中,是有谋略的。

    是的,谋略,谋局势的策略。

    沈香苗的心中,是大有乾坤的,倒是他这个活了两世之人,时常都觉得比不上。

    到底是旁人口中仙草转世,菩萨点化之人,果然是与众不同。

    卢少业想到曾经在查沈香苗的状况时,底下人报上来的有关沈香苗的一些传言,不由得勾唇笑了笑,但忽的,这笑略顿了一顿。

    卢少业似想起了什么一般,认真且颇为玩味的瞧了沈香苗一眼,但最后,却又恢复了自然。

    自己尚且如此,又何须去探究旁人的秘密?

    所有的一切,都不会改变了他的心意,所以也不必去追究那些无关紧要的事物。

    被卢少业这般夸赞感激,沈香苗不由得抿嘴笑了笑:“我哪里是什么真知灼见,不过就是只知道一个道理罢了,旁人如何对我,我便如何对他。”

    说白了,还是那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虽说这样的法子并不能难,但真正遇到事情时,还能这般冷静对待,而且不会慌于解决自己所面对的困难,依旧秉承这般处事原则,以不变应万变的,却是十分难得。

    而沈香苗便是这种难得中的一个。

    只是,这旁人如何对我,我便如何对他……

    卢少业不由的伸手将沈香苗拉入怀中,在她额头上轻啄了一下。

    “你这是做什么。”沈香苗顿时一惊,伸手又在卢少业的胸口砸了一砸:“若是让旁人瞧见……”

    “不是说的,旁人如何对你,你便如何对他呢,现下我这般对你,你可这般对我?”卢少业狡黠笑道。

    “登徒子。”沈香苗笑骂了一句,将卢少业的手从腰上解了下来,放了回去:“我说的是敌人。”

    说罢便笑了起来:“若是你往后对我不仁义,我必是会不心慈手软。”

    “这可不敢。”卢少业的手,再次不老实的捉住了沈香苗的手,道:“宁负天下,不负卿。”

    话说的认真,神情又是这般的郑重其事的,越发显得这情话带了炙热的温暖。

    沈香苗含羞带怯的“嗯”了一句,接着笑道:“眼下天热已晚,再有两个时辰天便要亮了,你还是赶快休息吧。”

    这几日连夜赶路的,卢少业的眼眶都深了一些,得好好休息,不能再继续熬夜了。

    “恩,你也赶紧回房吧。”卢少业摩挲了一下沈香苗柔嫩的小手,这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又送沈香苗进了房间,他才回了铁蛋的房间。

    外头,乌统领和友安,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在这干等着。

    “乌统领,你说这公子去了这么久,可有应对之策了?”友安不耐烦的问道,顺手又拍死了一只蚊子。

    “这个我是不晓得的。”乌统领摸了摸鼻子,道:“我只晓得,这话你是第五回问了,此事非同小可的,想必公子与沈姑娘得细细相商为好。”

    “不过我倒是觉得,怕是应该有了应对的法子,方才沈姑娘不是说了她有法子么,估摸着便是好法子了。”乌统领道。

    友安斜眼看了乌统领一眼,砸了咂嘴:“这沈姑娘一向睿智我是晓得的,若是说她有法子来应对此事,倒是也有可能,只是乌统领你似乎是第一次见这沈姑娘吧,你就如何晓得沈姑娘的法子便是好法子?”

    乌统领不由得笑了一笑,道:“沈姑娘方才的表情,已是说的明明白白的了。而且,这是否睿智有谋略之人,从气度神情面貌上,都能瞧得出来,在我看来,这沈姑娘,不简单。”

    “你倒是会看人。”卢少业再次幽幽的说道。

    “公子。”乌统领拱手行礼,笑道:“谢公子夸奖,瞧着公子的模样,想必沈姑娘的法子甚好。”

    “这是自然。”卢少业唇角带笑,十分赞许的看了乌统领一眼,招手让他靠近一些,道:“眼下,你便如此……”

    一番耳语,乌统领的脸上也挂了几分的喜悦之色:“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便如在福王的胸口处,狠狠的插上了一刀,公子英明,沈姑娘睿智,此番举措,怕是让福王短时间内也难以再次这般嚣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