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654章 醋坛子
    宋和贵与闫世多年交情,亲如兄弟,与闫世先可以说是十分了解,现下见他如此,便大致晓得他应该有了主意。

    对于此事,宋和贵一直倒是赞同的态度,此时自是不说什么,只笑呵呵的捋了胡子,接着吃这美味的火锅,还有端上来的各样吃食。

    “沈姑娘是事出有因,我们又岂能怪责。”闫世先清了清嗓子,道:“只是沈姑娘厨艺精湛,当真是令人拜服。”

    这话是实打实的心里话。

    无论是火锅也好,这些吃食也罢,滋味甚佳,都让闫世先觉得赞不绝口。

    “闫掌柜说笑了,不过就是一些还算拿手的吃食而已,闫掌柜觉得好吃,已是极大的肯定了。”沈香苗笑道。

    “沈姑娘这话便是自谦了。”闫世先抬手道。

    “这话可不是自谦,倒是实话,这火锅店里头的吃食,当真只是其中一些罢了,沈姑娘的手艺,可远不止这些。”方怀仁开口道,看了沈香苗一眼。

    眼下闫世先对这火锅已是十分认可,若是再捎带着提一提沈香苗的手艺,这闫世先自然也就彻底放心了。

    于是方怀仁便也就迫不及待的扯到了这个话题上。

    只是他也是晓得沈香苗并非是刻意卖弄厨艺之人,在脱口而出之后,倒是也有些后悔,因而便一脸歉意。

    方怀仁急不可耐的心思,沈香苗从始至终都十分清楚。

    迫不及待的想将生意做大,从先前方怀仁连续的一系列动作便能略瞧的出来,他现在是多想得到成功与肯定。

    这个心思沈香苗能理解,而且此时的确是需要证明她和方怀仁是有能力成为天然居的合作伙伴的时候,的确需要这么说更为妥当,因而沈香苗便不在意之后,冲方怀仁微微点了点头。

    方怀仁心里顿时如释重负。

    “哦?说来听听?”闫世先听闻还有旁的吃食,自是兴趣十足,急忙拉了拉身边的凳子:“方掌柜请坐,沈姑娘请坐,咱们边吃边聊。”

    方怀仁与沈香苗依次坐下,方怀仁清了清嗓子开始说了起来。

    “那便,先说说这沈记……”

    这边,方怀仁、沈香苗与闫世先等人相谈甚欢,可有些人却是苦了脸,看着桌上的那些茶水吃食的,时不时的,到楼梯那里瞄上几眼楼下的状况。

    尤其是在瞧着沈香苗笑语晏晏的模样,这有些人的心里头便如同猫抓一样的难受。

    就算知道沈香苗是在谈正事,而且是跟一些年长许多之人,这里面根本不可能掺杂了旁的情感进去,此事卢少业也是心知肚明的。

    可瞧着沈香苗脸上的笑,而且是让别人瞧着的笑,卢少业就觉得心里头一阵一阵的泛酸。

    眉头拧成“川”,脸色黑如锅底,身上的寒意都重了几分。

    一旁一直站着的友安,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往周围瞧了一瞧,甚是疑惑。

    这莫名其妙的,哪里来的寒意阵阵,杀气腾腾?

    待发觉这寒意正在来自卢少业之时,友安狐疑的瞧了瞧卢少业那脸色阴沉的模样,再瞧瞧楼下此时的状况,不由得耸了耸肩。

    自家公子英明睿智,可以说是举世无双,竟然也是个醋坛子。

    这酸味,当真是隔了十里也能闻的清楚分明了。

    友安在这儿撇嘴的时候,沈文韬刚引了另外一桌贵客到旁边卡座那坐好,准备给人倒些茶水,那些干果点心等零嘴先吃着,途径卢少业这儿便感觉到了阵阵的阴寒。

    再一瞧那卢少业的模样,更是吓了一跳,说话都不利索起来:“卢,卢公子……”

    莫不是他伺候不周,所以这卢少业脸色才这般难看?

    友安瞧的出来这沈文韬是会错了意,急忙解释道:“怕是这糕点滋味不够,公子自个儿加了些调料进去呢。”

    说着,友安还特地指了指楼下。

    只是这沈文韬,虽说心思活络,人更是个精明的,可偏偏对这些事儿始终都是属于一窍不通的,现下看友安往楼下指,便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然后就瞧见了楼底下那些相谈甚欢的人。

    以及那煮的正沸,里头翻滚着各种菜肴,喷香扑鼻的火锅。

    外加想起方才友安说的这糕点滋味不够……

    沈文韬顿时便明白过来,一脸惭愧:“这都是我思虑不周的,这眼瞧着也快到晌午了,估摸着卢公子也有些饿了,我这就给上炭盆与火锅来,让卢公子先吃着。”

    说着,倒是一溜烟的便跑下楼去,开始准备东西了。

    这……

    瞧着不笨,怎的这般傻里傻气的?

    他家公子是眼馋心热那些吃食的人么……

    哦,不对,这话说的不对,卢少业的确是眼馋心热吃食,不但如此,甚至还想要了那做吃食的人呢。

    也罢也罢,眼下卢少业身上寒气这么重,吃些火锅暖和暖和,也是可以的。

    说不定,美食之下,他的醋意也能略消上一些吧。

    友安这般想着,也不敢多说话,只默默的将卢少业眼前的杯子里重新续上了些大麦金银花茶,只希望着他的火气也能略降一降。

    隔了一个卡座的另一桌上,也坐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听到了卢少业这边的动静时,往这边瞧了一瞧。

    尤其是瞧到卢少业之时,这原本一直冷淡如水,甚至有些结冰的脸上,微微有了些表情。

    见他盯得时间长了,顾长风也探出头来:“二哥你瞧什么呢?”

    见顾长凌也不回答他,顾长风索性探出头来,往外头张望了一番,便瞧见了那边的卢少业。

    一身华服,气宇不凡,一瞧便是达官贵人家的公子哥,尤其身上带了些生人勿近的凌厉气息,越发让顾长风觉得应该如此。

    他顾家也是大家,虽说一直都是商贾之家,却也是历朝历代的世家大族,家中虽说不曾有人为官,但生意便是遍布全国,影响力不可小觑,以至于连带着朝廷也得给上几分的颜面。

    因此,对于这些公子哥,顾长风见得多了,大部分也都不放在眼中。

    本以为他这种不务正业之人都不怎么瞧的上的人,平日里这面若寒冰,心比天高的二哥顾长凌更是会不以为然,不曾想他却是一直盯着那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