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672章 衷心
    “你……”云若气的一时语塞,不再理会道,只转头对华静怡提议道:“姑娘,听婢子一眼,既是要去找那姓沈的麻烦,婢子倒是觉得也不必姑娘亲自前往,免得坏了贤良的名声,也免得章家此时对姑娘的身子质疑。”

    “胭脂姐姐精明能干,又是姑娘身边最得势的丫鬟,倒是不如派了胭脂姐姐前往,以姑娘的名义,警告敲打一番,若是对方见状服软,这便是皆大欢喜,倘若这姓沈的当真是有些背景或者有些手段的,去的是胭脂姐姐,并非姑娘本人,姑娘也有的辩驳。”

    云若笑着说道。

    华静怡听罢,顿时眼前一亮。

    是呢,就算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话,也能说这胭脂嚣张跋扈,自作主张,和她无关,她也顶多也只是对下人管教不严罢了,断然不会摊上旁的麻烦事去。

    “这倒是个好法子。”华静怡思索片刻,摸了下巴十分满意的说道。

    云若知道自个儿说对了话,自然也就扬了扬下巴,甚为得意,甚至傲然的瞧了胭脂一眼,眼神中满都是讥讽之色。

    胭脂对云若的张狂十分恼怒,但同时更多的是担忧。

    正如这云若所说的,若是这沈香苗是个好拿捏的,那自然是万事大吉,还能让她更进了一步去,这云若也就是助她一臂之力,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人。

    可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那沈香苗真如华静怡所说的,有了些许背景权势的话,那她这般去,便是自找了不痛快。

    到时候没有了半分的脸面不说,瞧着华静怡的意思是,若是捅了娄子的,这华静怡也不会保了她,说不定还会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她一个人的头上去,那她便成为了实打实的弃子,被人弃之如履。

    这云若,果然是因为抢了她的风头,所以就处心积虑的想害了她去,当真是可恶至极。

    还有那华静怡,身为主子,却是毫不客气的便想着牺牲了她们这些做婢子的,也实在不成称之为明主,也是让人不齿!

    胭脂这般想着,看华静怡和云若的目光,便带了几分的愤恨与怨怼。

    “胭脂姐姐这眼神实在可怕的很,莫不是觉得我说错了什么话不成?还是说胭脂姐姐觉得我这法子是害了你?”云若瞪大了眼睛,故作了一副委屈至极的模样。

    接着又扬了眉梢:“可是,这似乎也不对呀,胭脂姐姐若是觉得这法子是火坑,方才竟是一直劝了姑娘前往,莫不是胭脂姐姐想着把姑娘往这火坑里头推不成?”

    云若这话,倒是让华静怡心里头有了个计较,也越发觉得云若所说不差,便瞪了胭脂一眼。

    华静怡旁的手段有没有另说,这整治下人的法子可多得很,被华静怡这般意味深长的看了许久,胭脂顿时觉得后背冷汗直冒,双腿都有些发软“噗通”的跪在了华静怡的跟前,更是连声说道:

    “姑娘,婢子可不曾有了这个想法,婢子一心一意为了姑娘,可是苍天可见啊。”

    “既是如此的话,那胭脂姐姐便走上这一遭,方能显了胭脂姐姐的忠心不是?”云若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如若不然的话,胭脂姐姐这忠心可就假了很了,别说姑娘不信,我们这些做婢子的,怕也是半分的不信呢。”

    “正是如此。”华静怡也补充了一句。

    最后这句话,倒是像石头一般,重重的砸在了胭脂的心上。

    这趟怕是必须得跑上一遭了,只是结果如何,当真是不晓得。

    胭脂咬牙,一边偷偷地恶狠狠的瞪了云若一眼,在心底里将云若骂了百遍,千遍,甚至连带着将她的祖宗八代都挨个问候了一番。

    但面上,胭脂却是不敢轻举妄动,只连连对着华静怡重重的磕头:“姑娘放心,婢子既是有衷心,就全然不会畏惧了这些去,婢子一心一意的为了姑娘,自当会效了犬马之劳,为姑娘排忧解难。”

    “去沈家一事,姑娘既是想让婢子去,那婢子自然便愿意前往,替姑娘跑上一趟。”胭脂咬牙说道。

    既是此事已经不能更改,那索性表现的更好一些,也能在华静怡跟前留下一个好印象。

    “这自然是好的。”华静怡脸色略和缓了一些:“既是如此,那便这会子赶紧去吧,也是如你所说的,事不宜迟,免得夜长梦多。”

    “婢子听姑娘的话,这会子就走。”胭脂略迟疑了片刻,道:“只是,婢子还有一事相求,还望姑娘应允。”

    “何事?”华静怡慵懒的问道。

    “既是婢子要去警告那姓沈的一番,婢子倒是觉得,这泥腿子都是欺软怕硬,趋炎附势之人,若是我只身前往的,就算说是奉了姑娘的命,怕是那些人也不将我放在眼中,倒是不如姑娘派上几个人跟随了我一同去,乘了姑娘的马车,也显得此事真真儿是姑娘的意思,也声势浩大的,对方看了自然畏惧,也就不敢再说什么。”胭脂低头说道。

    华静怡略思付了片刻,觉得胭脂说的倒是有几分的道理,便点了头:“也好,去吧。”

    “谢姑娘体恤。”胭脂欣喜谢道,随即看了云若一眼,嘴角泛起一抹讥讽之意:“姑娘,便让云若妹妹随我一起去吧,云若妹妹聪明机敏,伶牙俐齿,婢子加上云若两个人,必定无往而不利。”

    既是这云若不让她好过,那她自然也不能让云若置身事外,说什么也要拉了这云若下水才行。

    云若顿时一愣,很快也就晓得这是胭脂的诡计,自然想开口找个由头来撇清干系。

    偏生华静怡却是点了点头:“也好,云若,你便随胭脂去吧。”

    “你们两个,若是能把此事给办好,本姑娘断然不会亏待了你们两个,往后入主章园,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银钱不缺,荣耀不断。”

    “谢姑娘。”胭脂笑嘻嘻的说道,不由得得意了看了云若一眼,接着便退了下去。

    云若同样谢了华静怡,咬碎了一口的银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