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691章 可恶
    尤其是看到方才云若那张了口最后却又闭上的模样,显然是有了心思,却没有开口,估摸着是害怕说了出来,事儿却没办好,最后却没有落得好处。

    做婢女的,原本就是该替主子谋划一切,更是要承受一切罪责的,这才方能称之为好的婢女。

    而这些个丫头,不过是经历了些小事儿,便各个有了自己的心思,且全然不把主子的事放在眼中了,当真是可恶。

    华静怡这般想着,心中便掠过了一丝的嫉恨。

    等云若到小厨房之时,这莲子羹便也就做好了。

    “云若姐姐。”熬羹的丫鬟见云若进来,倒是十分麻利的将那羹从锅中舀了出来,盛入碗中,放在食盒里头,递给云若:“都准备好了,云若姐姐直接拿走就好。”

    “按姑娘的吩咐,再盛上一碗。”云若淡淡的说道。

    那个丫鬟倒是个伶俐的,不由的笑了起来:“章家小少爷平日里时常给姑娘气受,姑娘巴巴的还想着他,到底是咱们姑娘宅心仁厚,不计较这些,章大人也必定感念姑娘的一片心意呢。”

    那丫鬟说着,便又麻利的盛了一碗来装到食盒里头,将那食盒小心的递给云若:“云若姐姐快去吧。”

    “当真是羡慕姐姐,有这样的美差,在章大人那里能得好,在姑娘那必定也会被姑娘夸赞,当真是好呢。”

    那小丫鬟笑的十分阿谀奉承,一副巴结的模样,这让云若满足了极大的虚荣心,心里十分洋洋得意,略应付了几句后,便拿了食盒往外头走去。

    只是,越往外头走,越觉得这食盒沉。

    确切来说,不但这食盒沉,这心更是沉甸甸的,让云若觉得心烦意乱的。

    怎么总觉得,这事情似乎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般简单呢。

    此去,当真是像方才小丫鬟说的那般,能得了那章大人的好儿?

    可是,这如何来想,这番献殷勤的行为,即便不能让那章大人连声夸赞,赏赐一二,至少也不会挨了骂去吧。

    云若这般想,一边安慰了自己莫要多想,一边向那边的院子去了。

    书房里头,章筠庭正坐在书桌之后,瞧那书案之上,章弘钰刚刚写好的字。

    这字,的确是比刚过了年后走的时候,看起来倒是大有长进的模样。

    章筠庭哼了一声,将那宣纸随意的翻了个页,道:“尚可。”

    章弘钰同样冷哼了一声,用与章筠庭同样冷淡却带了鼻音的音调说道:“爹想夸便夸吧,非得拿着捏着,倒是有些好笑。我这字,先生都夸了好几次,说大有长进呢。”

    被自己儿子这般不放在眼中,章筠庭这刚压下去的怒火,便蹭的冒了上来,喝道:“先生?你还好意思提了先生这两个字?我且来问你,你为何撵走了为你请来的西席先生,反而跑去一个学堂里头去读书?那西席先生可是寻了许久才找来的德才兼备之人,你这般不珍惜也就罢了,硬生生的将人撵了出去,让先生颜面何在?”

    “爹说过,这东西不讲究品相高低,只要用着顺手便好,这东西如此,人也是如此。那先生兴许从前考取过什么功名,兴许诗词歌赋,舞文弄墨的倒是也有两下子,可我与他脾气不对付,先生更是不喜欢教导我,每日不是罚站就是罚抄书,这字越写越差,书越读越糟糕,长此以往的,不是反而越来越差劲了?”

    “倒是苏先生这里,我在这里读书不过两三个月罢了,却是大有长进,可见苏先生更适合我,既是适合我,那我去这里读书便是理所应当的。”

    “爹若是不信,考考我便是了,看看我现如今书读的如何?”章弘钰扬了扬下巴。

    对此,他倒是甚有自信。

    章筠庭这眉头便拧在了一起。

    章弘钰的字,大有长进,大略翻了翻书本之上所记录的释义,也知道他现如今的确学业比从前精进了许多。

    但即便他想承认这一点,一看到章弘钰那高傲且倔强无比的神情时,便觉得气不打一处来,更是想治一治他那倔强到往后必定会吃亏的性子,免得往后闯了大祸。

    “有你这般,和你爹说话的么?”章筠庭瞪了章弘钰一眼,冲在一旁的章寻招了招手:“再加一块砖!”

    一听这话,章弘钰是默不作声,只冷哼了一声。

    倒是章寻,脸色变了一变。

    章弘钰性子倔强,章筠庭也是知晓,知道寻常打骂责罚已是没有了用处,便让章弘钰头顶两块青砖,扎马步,且左右手上各自托了一块青砖。

    青砖分量不轻,别说是章弘钰这般的孩子,即便是章寻这样的成人,都觉得这样的动作令人难受万分。

    因而现如今章筠庭说要再加一块砖之时,章寻便“噗通”跪了下来,先是咚咚的磕了两个响头,道:“老爷,请听小的一言。”

    “此事虽说少爷做此事前不曾向老爷秉明此事便擅自做主,算是有错在先,可小的与福叔都未曾拦住,也是有错,老爷若是罚,不但少爷,我们也得一并罚了才成。”

    “只是罚之前,还请老爷听小的说完这些话。”章寻又磕了一个头,道:“这苏先生虽说不曾有什么功名,只是秀才出身,可学识却是十分渊博,小的不止一次听少爷夸赞苏先生,说是苏先生讲课之时深入浅出,不卖弄学识,将原本瞧着十分复杂的东西以十分通俗的言语来讲解,很容易便能理解。”

    “容易学,少爷自然就爱学,而且苏先生德高望重,许多事亲力亲为,堪为表率,学生们对苏先生都十分尊重,少爷更是对苏先生敬仰万分,这上课时专心的不得了,小的特地偷偷去瞧过,当真是没有半分走神或者胡闹的。”

    “再者,少爷在学堂里头读书,时常和铁蛋一同读书学习,铁蛋年幼却是勤奋用功,少爷受其影响,也是越发刻苦读书了。”

    “小的说的都是实话,小的虽说不懂,都瞧得出来现如今少爷的功课比以前要好很多了,还望老爷看在这一层上,免去些对少爷的责罚吧。”

    章寻连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