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694章 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第694章 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第1/1页)

    这会儿知道章筠庭并没有那个意思,不过是走走过场,倒是觉得误会了自个儿的父亲,难为情的翻眼瞧了瞧他。

    结果抬眼时刚好和章筠庭的目光对上,四目相对,更让章弘钰心虚,尴尬的赶紧低了头去。

    章筠庭倒是再次拧起了眉。

    章弘钰这样的小动作,可以说是不言而喻,让章筠庭立刻便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黑着脸开了口,章筠庭说道:“你这小子,该不会是觉得我要给你娶继母,你心中不悦,所以才处处与我作对,连话都不好好说?”

    一下子被说中了心思,这让章弘钰越发显得有些局促不安,低下头去不说话。

    半晌后,抬了头,满脸的倔强,道:“不是么?”

    “从这姓华的住进来以后,福叔便送了信给你,若是你对此事无意,应该早早就回来处置此事或者回了信回来,这般不吭不响的,还不是因为默认了此事?”

    章弘钰提及此事,便来了气,索性喝道:“反正不管你是愿意也好,无意也罢,这后母一事,我是绝对不会点头同意的!”

    “大人的事,哪里容你小孩子在这里多嘴多舌了?”

    虽说他的确是并无此意,无意与华家接亲,往后更是再没有任何要续弦的打算,但章弘钰这般气鼓鼓的冲撒火,这让章筠庭十分的气愤,不由得便训斥了两句。

    末了更是无奈的喝道:“当真不知道,这倔劲儿像了谁去。”

    章福是拧着眉的满脸无奈。

    倒是章寻,撇了撇嘴的。

    还能像谁去?这父子两个人的脾气分明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明明能好好说话,却是非得堵了气的说些气人的人,这会子竟是还好意思问章弘钰的性子的像谁。

    可撇嘴归撇嘴,却还是不能瞧着这父子俩就这样在这里怄气,不然两个倔脾气,估摸着谁也不会给对方服了软去。

    “老爷,少爷,你们两个人都消消气,原本也就没什么事,其中不过因为误会有些嫌隙罢了,你们也都不要再放在心上,更是不要再拌嘴了。”章寻小声说道。

    章筠庭垂眸摸了摸鼻子。

    章弘钰更是眨了眨眼睛。

    两个人同时抬了头,互相望了一眼,却是又别过脸去,不去看对方。

    但是任谁也不先说了第一句话来。

    还是章福走了过来,将章弘钰手中和头顶上的青砖都拿了下来,给章弘钰揉搓着已经有些发颤的胳膊,心疼的说道:“估摸着这两天这胳膊都抬不起来了。”

    “哪里就这么娇气了,晚上拿些热水泡一泡就无事了。”章筠庭摆摆手,满不在乎的说道:“从小也是习武强身的,若是这些罚都受不住,从前那些倒是白练了。”

    章弘钰冷哼了一声,不理会章筠庭的这些话,只是朗声问道:“旁的倒是无事,这罚我也认了,只是有两件事得问问爹。”

    “一是这上学堂的事情,苏先生教的好,我也愿意在这里学,若是不让我去苏先生的学堂里头读书,往后甭管请了什么先生来,我都半点不学的,非但如此,我依旧还是会将人撵走,偷偷跑去学堂里头的。”

    “其二,便是这姓华的,既是爹你无心和她有瓜葛,那便早早将此人给打发走,免得夜长梦多的,出了什么岔子。”

    章弘钰这话一出口,章筠庭的脸便再次阴沉了下来。

    这哪里是问的语气,分明是命令的语气,没有半分可以商议的余地。

    而且,这样说话的语气,俨然是一副老子命令儿子的话,和此时的身份完全颠倒了过来,能不让人生气么。

    眼瞧着章筠庭满脸的怒气冲冲,马上便要发火的样子,章福赶紧开口道:“章寻,赶紧带少爷下去泡个热水澡,不然这晚上浑身酸疼起来,怕是连觉都不能睡了。”

    “是。”章寻会意,也不管章弘钰是否情愿,便是连拖带拽的将他给带了出去。

    章筠庭倒是默不作声,直到估摸着章寻已经带着章弘钰走远了,这才痛心疾首的开了口:“瞧瞧他这性子,当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哪里见过这儿子这般和老子说话的?”

    “老爷,你也别生气。”章福将先前便端过来的茶杯重新端了起来,摸了摸杯子觉得还算温热,便重新递给了章筠庭:“先喝杯茶吧。”

    章筠庭接了过来,抿上了一口。

    章福开口道:“老爷也别生少爷的气,少爷这也是情有可原。”

    “这么多年,老爷官职变迁,飘摇不定的,只把小少爷一个人放在这里,虽说有我们几个人看着,但少爷心底里终究还是孤单,少爷的性子最是随老爷的了,就算心里头难受,这嘴上却是从来不说的,这时日长了,对老爷心里头多少也有些怨的。”

    “可老奴却是知道少爷心底里头对老爷却是十分思念的,只是瞧见老爷之后,更多的想到的是这些年的孤孤单单,这怨气也就容易上来,说话便不在道上了。”

    “而且,老爷这一走便是半年了,好容易回来一次,也不曾询问少爷这半年过得如何,吃的如何,可曾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反倒是张口便问少爷这先生一事,这气更是一怄便是大半天,这少爷心里头可不是更憋屈了么?”

    “再者,少爷也一直以为老爷要迎娶那华姑娘,这事赶事的都积攒在了一起,少爷这心里头自然也就不痛快了。”

    “虽说这一切少爷也有错,喜欢胡思乱想,又主观臆断的,可老爷可曾想过,自个儿也有错处?这样的事情,不是该一开始就和少爷心平气和的讲了清楚,让少爷不再胡思乱想,自然也就没了少爷的犟了。”

    章福缓声说道。

    章筠庭听罢,这喝茶的动作便僵在了那里,良久后才放下了茶杯:“他就是个小毛孩子,和他说这些做什么?这都是大人间的事情,他不懂。”

    “老爷,这便又是你的不是了。”

    章福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你既是说少爷只是个孩子,可你又何曾将少爷真正当了孩子来看?”

    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