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863章 自然是笑你了
    第863章 自然是笑你了 (第1/1页)

    “反应如何?”沈香苗接着问道。

    “拔腿就跑,十分慌张。”暗卫再次答道。

    “好,我知道了。”沈香苗心里大约有了眉目。

    既是在家里,而不是隐藏起来,情况下只有两种,一来是有恃无恐,再来是毫不知情。

    而现在结合前面的情况看来,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了,而如若当真这龚茂实是被栽赃嫁祸的话,也就是说,幕后真凶是和龚茂实有十分深的冤仇,且和她沈香苗有冤仇之人了。

    那这个人的话,怕是只有一个人了。

    沈香苗掠过一个人影,更是咬了咬下唇。

    “这次,怕是我猜错了,凶手怕是另有其人了。”沈香苗低声对卢少业说道。

    “哦?”方才卢少业正因为龚茂实一直不肯开口说绑架案一事而有些不悦,想让暗卫撬开他的嘴,现在听到沈香苗这么说,扬了扬眉梢:“你是说凶手另有其人?”

    不等沈香苗点头,那边龚茂实却是如小鸡啄米一般的,道:“沈姑娘说的对,自然是另有其人。”

    接着又转向卢少业连连磕头:“卢大人,草民一向恪守本分,从不敢做那伤天害理的人,又如何敢做出绑架勒索这样的事情来呢?这其中一定是有人栽赃陷害!”

    嗯?

    沈香苗顿时心思动了动,看了卢少业一眼。

    果然,这个龚茂实与此事并非全无关系,相反,他并非知道内情,更是其中的参与者。

    而卢少业,也是扬起了唇角,目光从沈香苗的脸,再次移到了龚茂实的脸上:“你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龚茂实听到这样的话,略怔了怔,不明白卢少业为何突然这样问。

    “龚掌柜,方才我们可不曾提到任何绑架或者勒索的字眼,你为何就知道我们要询问的就是绑架勒索之事呢?”沈香苗挑了眉,厉声问道。

    “这……”龚茂实顿时语塞,冷汗顿时落了下来。

    汗顺着脸颊往下落,落到那因为被暗卫打而落下的伤口处,针扎一样的疼。

    这副模样,越发让人觉得他是心虚无比的,然而龚茂实却仍旧不死心,强行狡辩道:“我是猜得,你们这么急匆匆的,肯定是有什么大事,也就猜想着是不是出了这样的事情而已,再者说了,你们说我是凶手,证据何在?”

    “你们派去的人找到我的时候,我可是正在家里头喂鱼呢,倘若我当真是那作奸犯科之人,必定早就逃之夭夭,还待在家中等着你们来抓我不成?”龚茂实大约是觉得自己说的有理有据的,说话时甚至都挺了挺腰板。

    到是沈香苗,微微眯了眯眼睛的,道:“既然你这么说的话,绑架我妹妹的人不是你,在清水镇上雇人来给我送信的人也不是你咯?”

    “这是自然,我可是一直呆在家中,不曾踏出门半步的。”龚茂实扬起了下巴,甚至有些颇为得意。

    还好,还好他英明睿智,不曾听了那混小子的一通说道就只身犯险,只是威胁那小子,给他派上几个得力的好手,回头落得的银两,分上一半而已。

    这样一来,若是此事败露,他龚茂实是全天在家中不曾出门半步,即便是到了县衙那里,县太爷也治不了他的罪。

    而若是此事得手,他便可以得到一半的赎金,二百两的雪花银。

    龚茂实觉得,这绝对是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稳赚不赔的买卖,所以十分干脆的答应了下来,甚至帮着那小子找了一个十分可靠的藏匿地点。

    所以,龚茂实此时有恃无恐,甚至觉得还可以反咬一口:“我不曾出门半步,遵法守纪,你们却要诬陷我做了这等伤天害理之事,这件事情可不能这么算了,即便卢大人是京官,凡事也不能不讲究了王法,我奉劝你们现在就赶紧放了我,沏茶赔罪,如若不然,哪怕是进京告御状的,我也得为我讨回公道!”

    进京告御状自然是不可能的,越级告状,先要挨上三十大板,滚了钉板的,这一番的刑罚下来,说不定小命都没有了。

    这些话,龚茂实不过就是吓唬吓唬这沈香苗和卢少业,好护得自己平安罢了。

    沈香苗听龚茂实说完这些,到是并不恼怒,反而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似乎这是一件令人发笑的事情,笑的是前仰后合,声音响亮,许久都停不下来。

    “你笑什么?”看沈香苗笑成这幅模样,龚茂实的心中多少有些发毛,说话的声音都带了些许的颤音。

    “我自然是在笑你了。”沈香苗勉强止了笑,指着龚茂实道:“笑你倒了现在竟是还想着撇清关系,还想替你的仇人隐瞒。”

    这让龚茂实顿时一愣,不明所以。

    撇清关系他是承认的,而且他一直都在这么做,可这个替仇人隐瞒从何说起?

    “看你这样子,怕是根本就不知晓吧。闫……”沈香苗故意拉长了声音:“闫明宽,可是早早就把你抛了出来,妄图让你成为替罪羔羊呢。”

    “你怕是不知道,闫明宽派人在清水镇上雇了一个人来给我送信,索要一千两的白银做赎金,而那个人,自称自己是姓龚,旁人叫他龚掌柜,而那个人的模样和体型,和你更是像了七八分呢。”

    “而且,那个人给那送信之人的铜钱上头,满满都是实惠居的桃酥味,味道浓烈,但凡鼻子不聋的怕是都能闻的出来。”

    “如若不然的话,你以为我哪里就那么容易将此事联想到了你这里,更是这么快就将你抓了起来?还不是因为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你?”

    “我琢磨着,怕是那闫明宽早就盘算好了,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你,就算他事迹败露,就算是愤恨之下下了重手,这最后遭遇祸端的都是你龚茂实,毕竟你仇家甚多,平日里品行更是颇为争议,不会有人替你开脱。”

    “而你就算抵死不认,也会被认定为畏罪不肯招供,说不准最后更是背负了所有的罪名含冤死去,而他闫明宽却可以拿了赎金逍遥法外,拿了那一千两的白银过上风流快活的日子”

    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