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888章 埋怨
    因为沈巧慧贪玩的缘故,在县城里玩耍了一会的功夫,也因为八斤方才伤口裂开,又花了一番的功夫来重新处理伤口,因此一直到过了晌午的,众人才往沈家走。收藏本站

    到了家中,各自安置一番。

    由于八斤顾及在沈家住着不方便,强力要求到老宅去住着养伤,否则便要偷偷离开这个地方,众人劝说无果,连沈香苗的连劝说带威胁的都不起任何作用。

    老宅虽说破旧,但因为吕氏一直记挂着的缘故,时常打扫收拾,十分干净,里头的东西更是一应俱全,夏冰又主动要求时常过去照顾一二,说起来到是也没任何不妥的地方。

    众人商议一番,只得依了八斤的意思,将老宅收拾一番,安排八斤住下。

    而这边,吕氏、铁蛋以及沈福海、张氏,还有沈顺通和杨氏得知了事情的经过之后,除了对八斤感谢不已,也对卢少业此次帮了许多的忙连声道谢,更多的则是唏嘘不已。

    尤其是沈福海和张氏的,几乎是愣在了那里,待回过神来之后,将沈香苗搂在怀里头,说什么也不肯撒手。

    张氏更是又惊又怕,脸色都白的像纸一般,半晌才回过神来,道:“竟是有这等事情,先前卢公子那边的人传话过来,我们只当是你们几个人真是在黄越家里头玩闹的,根本没想到有这样的事情。”

    “是啊,这样大的事情,香苗你竟是也不说上一声?”沈福海说道。

    这话一出口,让沈香苗越发的觉得羞愧不已:“此事原本就是冲着我来的,阴错阳差的,绑走了巧慧,可以说巧慧完全是被我连累的,我哪里有脸说出口?再者三婶身怀有孕,三叔昨日又因为送亲喝了不少的酒,若是因为这件事情才急出个什么好歹来,我身上的罪孽就更说不清的了……”

    “说的这是什么话,什么罪孽不罪孽的,三叔埋怨你不和我们吭一声,不是说埋怨让巧慧险些遭了祸端的,是埋怨你这样大的事情,也不和我们说一声,一个人扛着,莫不是拿我们当了外人不成?”

    “难不成在你眼里头,三叔就是这种出了事不分青红皂白只知道埋怨旁人的人?”沈福海急的眼睛都红了,说话也是十分的急,有些话都说的不太清楚,但意思沈香苗却是听明白了。

    沈福海并不是因为沈巧慧被人绑架而着急,而是怕什么事她一个人扛着,心里头在憋出什么事情来。

    这样的善解人意,自然是让沈香苗心中一暖,眼眶都红了红的。

    张氏只以为是沈福海说话说的狠了,让沈香苗心里头有了委屈,拉了拉沈福海的袖子,喝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把香苗都快说哭了。”

    “好孩子,三叔话说的有些重了,你别往心里头去,三叔也是急的,你一个姑娘家家的,遇到这样的大事一个人扛,三叔是怕你这心里头扛不住的,憋出什么病来,你可别多想。”沈福海一看沈香苗这个模样,赶紧轻声解释道。

    “我晓得三叔和三婶的意思。”沈香苗点头,道:“只是这事我这心里头始终还是愧疚难安的,三叔三婶莫要怪我就是。”

    “这事哪里能怪了你去?”一直沉默的沈顺通开了口:“香苗丫头莫要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天灾**的,谁能料的准去?再者说了,咱们都是一家子人,莫要说那样生分的话来。”

    “说句不好听的,若是哪天你三叔的仇家找上门来,不由分说的就将你骂了一顿,甚至还要出手打人的,难不成你心里头会埋怨你三叔为何招来了这样的人?”

    “自然不会。”沈香苗摇头答道。

    “这就是了。”沈顺通捋了捋胡须,道:“你三叔和你三婶也是同样的话,所以你这心里头可别因此有了什么疙瘩去,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个什么闫明宽、龚茂实的也已经压往县衙,不日问罪,这事就算是过去了,所以往后也不要再提,眼下需要做的,是得好好谢谢这卢大人和那八斤小兄弟。”

    卢少业忙里忙外,可谓是出钱出力的,凡事尽心尽力,八斤自不必说,更是直接将人从虎口救了出来,都是沈家的恩人。

    “爷爷放心,孙女已经安置妥当了,八斤不愿住在这里,在老宅养伤,由夏冰照看,等下孙女再去瞧一瞧。”沈香苗答道。

    “等下我与你三婶和你一同去。”

    救的是他的女儿,沈福海觉得他若是不去着实不像话。

    “起止是你,我们老两口也得去,才算的上合乎规矩。”沈顺通说道:“成了,此事就算如此了,这时候不早的,香苗丫头赶紧回去吃个晚饭,咱们趁着待会儿天还不黑的一起去。”

    “是。”沈香苗应了下来,告辞回家去了。

    剩下沈顺通和杨氏,沈福海与张氏,瞧着依旧活泼爱笑,似不曾受什么影响的沈巧慧,又是一番的唏嘘。

    “当真是吓死人的事情了。”张氏到底是个乡村妇人,终日里围着丈夫孩子打转的,这孩子对于她来说便是天大的事情,若是沈巧慧因此没了,只怕是她觉得自个儿也要活不成了。

    “老三家的,这事已经过去了,往后可不许再说了,尤其是不能当着香苗丫头的面说,你可记下了?”沈顺通看张氏还在那拍胸口害怕的,拧了眉的说道。

    “这话,别怪我说的重,香苗丫头原本就因为这件事情内疚不已的,你越是说害怕,她就越是内疚,长此以往的,心里头怕是要闷出病来的。”

    沈顺通说完,杨氏接了话,接着说了起来。

    “也不要再外头人面前提这件事情,如若不然,你们三房这一年多的日子越过越好的,可都是仰仗着香苗那丫头的,若是再外头提多了这件事,旁人还以为你和福海是跟着沾光的时候不说好,一旦遭祸了就埋怨,只当你们两个是忘恩负义的人呢,往后在村子里头,可就抬不起头来做人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