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987章 呕血
    “哎,老夫人,这话不能这么说,什么衙门八字朝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那都是戏文上头的胡话,咱们这县太爷姓柳,是个实打实的为民造福的好官,他一听到此事,必定不会不管不问的,你放心就是。”

    “至于这打不打板子的,我得给老夫人说句话的,这儿女啊莫要太溺爱了,你替儿女思量,人家却并不为你考虑,现实不就是如此么?你呀,该下狠手也得下狠手的,不长长记性的,往后怎么能改性儿呢?”

    “这事儿啊,老夫人你啊就别再推辞了,也千万别觉得麻烦,这事儿一点也不麻烦,我就是最看不惯这种不孝之人,断然不会放任不管的。”

    “来人啊。”闫世先根本不给钱氏等人任何辩驳的机会,直接冲那边过来的马聚财招了招手的,道:“把准备好的东西拿过来。”

    马聚财见状,急忙机灵的应了一声“是”,随后便招呼了几个人一起的,将该拿的东西拿过来,该挂的东西挂上去。

    尤其是端端正正摆在钱氏等人跟前的那张红纸上头,更是重彩浓墨的书写着几个大字——天作孽不可逆,人作孽不可活。

    还有拿竹竿挂着的一长条红纸上头,更是写着:不贤之人狼心狗肺,忘恩之人猪狗不如的字样。

    闫世先看着伙计们一边忙活着的,一边对钱氏道:“老夫人,我找人写了些话的,就给你摆在我们蜀香阁的门前,为的就是让经过路人之人都瞧一瞧,这没良心的东西,就该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的。”

    “这啊,算是我的一丁点表示,也不占老夫人你的地儿,都放在我们蜀香阁的台阶这里,老夫人放心,甭管他是谁,摆在我们蜀香阁门口的东西,谁也不能动了去的。”

    “这些不过都是小意思,也是我应该做的,老夫人可千万别说什么谢字,我可是担不起的……”

    闫世先这一番的话,如同是竹筒倒豆子的噼里啪啦的响,根本不给钱氏任何可以插话的余地,更是俨然一副一切都是为了她们好的模样,更是让她推辞不得,这让钱氏的脸越发的有些阴沉,可面上的却是也不能说什么,只怏怏道:“这如何使得……”

    “如何使不得?方才我也说了,这都是应该的,老夫人千万莫要言谢才是。”闫世先笑道:“对了,只是老夫人啊,也不是我说你的,这痛斥女儿不孝的,你这也是太过于小打小闹了一些,到时候只怕是在这里呆上一会儿,看热闹的人散去了,也没人能当回事的。”

    “我这到是有个提议,老夫人可愿意听一听?”闫世先笑问道。

    “这就不必了吧……”钱氏此时只觉得闫世先这并非是良善之辈,不想再听他说什么提议了。

    “老夫人又和我客气了不是?方才我都说过了,不要这般客气,若是这般的推辞,那便是看不起我了?”

    闫世先将上了一军,又趁着钱氏思索着该如何应对之时,紧接着说道:“这法子其实也不难,就是你们在这里又哭又喊的,看着热闹,其实仔细论起来的话,瞧着是声势浩大,但实则也没什么大用处,瞧瞧看周遭的那些人,都是光等着看热闹,有几个帮着你说话的?”

    “哎,这话说到点子上了的。”吕秀香附和道,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这话简直将钱氏气得呕血。

    怎的自个儿的几个儿女,每一个精巧的,各个都蠢不可及?

    一记冷刀子,扔到了吕秀香的身上,偏生这这个吕秀香还不如吕秀云和吕和成,连这个眼力见都没有的,愣是没看出来钱氏的不满,依旧是杵在那里,动也不动的。

    这又让钱氏一通的怨气。

    “是吧,这关键在于你们这雷声大雨点小,法子不行。”闫世先道:“你们那,不能光喊光哭的,得有个实际动作,冲大家磕头作揖才行,头破血流才最好,反正越是瞧着吓人,这恻隐之心才越强,才能想着为你们出头,这大家伙记得才越真,哪怕过上几个月几年的都还能记得此事,替你们谩骂那不孝女。”

    “如若不然的,你们单单在这哭啊喊得,这会子都没人帮你们不说,过上两日的,只怕大家都忘了此事的,哪里还记得什么不孝女?这不是完全起不到半分的作用?”

    “你们就听我的,这个招保证没错。”闫世先郑重其事道。

    “嗯。”吕秀香点头,满口应了下来。

    旁边那个吕和成,也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倒是是个法子,我瞧着事不宜迟的,咱们也赶紧的吧。”

    说着,这姐弟两个的,冲着那些看热闹的人,咚咚的就磕起了响头的,一边更是哭喊道:“父老乡亲的,你们都瞧一瞧,看一看的,吕家竟是有此等不孝之女……”

    闫世先看这一家人到是也不算是精巧的,暗地里冷笑了一声的,面上却是拱手道:“成,就先按着这个法子来,你们先吵闹起来的,待会儿柳大人来了,看到这样的场景,必定也会心中怒火,到时候也必定为你们讨要了汤药费的。”

    此话一出口的,那吕秀香和吕和成便是越发的觉得闫世先所言有理,尤其是听到能多讨要汤药费,多要些银钱的,也就越发的起劲,磕的那额头上都一片的红肿了。

    这让闫世先甚是满意,强压了心底里头的笑意,道:“成,你们先忙活着,待会儿只怕是柳大人也要来了的,我在这儿待着,也怕柳大人觉得我从中出谋划策,再怪罪了我去,我就先去忙了。”

    闫世先说着,冲钱氏等人拱了拱手的,随后便大步离去了。

    待闫世先等人进去了,钱氏瞧着卖力在那磕头嚎叫的吕秀香和吕和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索性从地上站起来,径直给了他们两个一人一脚。

    “娘,你这是做什么,好端端干啥踹我一脚?”吕和成原本就在磕头磕的正起劲的,被这冷不防的一脚踹的,径直趴在了地上,来了一个彻彻底底的狗啃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