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996章 不简单
    “文掌柜。”沈香苗嘴角笑意不减:“方才文掌柜还说我伶牙俐齿,颠倒黑白,这会子在文掌柜面前,我到是也是甘拜下风,断断比不上文掌柜指鹿为马的。”

    “只是……”

    沈香苗顿了一顿的,轻声笑了两声后,道:“只是呢,咱们在这里说来说去的,不过就是打嘴仗罢了,说起来没有半分的作用,与此事也没有半分的助益。”

    “那沈姑娘,可有法子?”文俞元挺直了身体:“我洗耳恭听。”

    显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一副似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能从容应对的模样。

    这样的自信,让沈香苗觉得十分奇怪。

    毕竟对于未知不确定的可能发生任何情况的事情,但凡是人都会有些许的焦虑,而这些焦虑即便不会在脸上表露出来,但至少会有些小动作或者细微的表情表露出来才对。

    但眼前的文俞元,却是自信满满,就好像根本无所畏惧一般。

    且那自信满满之中的,甚至还带了些许的得意。

    这样的得意,也是越发让沈香苗狐疑。

    倘若是能用这件事情彻底的扳倒了蜀香阁和她沈香苗的话,这文俞元得意到是也算情有可原,可此事最快的结果,最多不过就是给上钱氏等人些银钱,旁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一番的罢了。

    银钱不算多,这名声受损也不太大,对蜀香阁的生意来说的也就是有些微的影响罢了,这些都不足以让文俞元高兴得意才对。

    总之,沈香苗到是觉得,此事当真是有些不简单了。

    但,要探求其中不简单的个中缘由的话……

    沈香苗嘴角笑意略淡了些许:“至于这法子嘛,到是有上几个,只不过呢,到是也得瞧一瞧看文掌柜想要何种的结果了。”

    “文掌柜不如说说看你想如何,我到是也能选上一个合适的法子来,如此到是也免去了来回折腾了,文掌柜以为如何?”

    “沈姑娘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哪里想如何,不过就是伸张正义,路见不平罢了,沈姑娘想如何办这件事情,自然还得多看看沈姑娘的意思了。”文俞元反问道:“沈姑娘,我说的可对?”

    “文掌柜说的极是,不过文掌柜既是说要看我的意思,那我也就按照自己的意思来了。”沈香苗依旧是微微一笑的,略侧了侧身的:“我这个人呢,做人做事最是喜欢简单明了,也分得清主次,什么事情需要耗费精力,什么事情不需要耗费精力,最是能判断准确了。”

    说着的,沈香苗转身便抬了脚的。

    这让文俞元微微一怔:“沈姑娘做什么去?”

    语气中,略带了些许的焦急。

    这让沈香苗心中微微一定。

    先前看文俞元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只当他是凡事都无所畏惧,无奈之下只好以此试探,想看文俞元到底是费尽周折,所为何图。

    现在倒是十分明确知晓,这文俞元不怕她应招,怕的是她置之不理。

    如此,那也就好办了。

    那就将对方彻底逼到死角,坐等狗急跳墙为好。

    沈香苗转头,装作一脸的茫然:“文掌柜莫不是耳力不好?我方才说的十分清楚,不需要耗费精力之事,自然是要置之不理了,现在,就是如此。”

    说着,就是要大步的往里头走。

    而那文俞元顿时有些慌张起来,抬脚就去拦沈香苗:“沈姑娘,此事尚未了结,你不能走。”

    “能不能走的,可不是你说了算的。”沈香苗淡淡应答,丝毫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

    而那文俞元见自己拦不住的,便伸手去抓沈香苗的胳膊。

    但伸出的胳膊,还不曾碰及到沈香苗的衣袖时,便被另外一只手,大力的钳制住,丝毫动弹不得。

    “请离我家姑娘远一些。”水苏声音低沉,更是大力一推,将那走上了两阶石台的文俞元大力推了出去。

    一个踉跄,许久之后才站稳了身形,文俞元瞧着男人身高一般,十分壮硕,且神色阴沉的水苏,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水苏根本不理会他,只十分关切询问:“姑娘,你没事儿吧。”

    “婢子担忧姑娘安危,悄悄跟上了姑娘,婢子自作主张,还望姑娘责罚。”

    “你是一心为我着想,又如何能怪了你去的?”沈香苗对水苏此举到是十分赞许。

    “那这些人……”水苏再次询问:“婢子派人处置了去?”

    威胁也好,明带走也罢,到是也有不少对付钱氏等人的法子,只要沈香苗点头,水苏有的是手段来使。

    沈香苗明白水苏的意思,只是处置掉钱氏等人不难,甚至可以说十分简单,而现在的关键之处,不在于钱氏等人,而在于文俞元。

    文俞元此举的目的,方才得意的缘由,不符合本人精明的鲁莽行动……

    这些都是沈香苗疑惑,且想找到缘由的地方。

    “暂且……”

    沈香苗的话不曾说出口的,街边忽的又是一阵的骚动。

    紧接着是一声询问:“发生了何事?”

    声音悠远清冷,又是十分熟悉。

    沈香苗抬头,便瞧见了心中所猜想之人的面容。

    顾长凌缓步走近:“沈姑娘。”

    “顾公子。”沈香苗道了一个万福。

    闫世先从前是见过顾长凌的,急忙迎了过来:“二公子,您来了。”

    “闫掌柜。”顾长凌略微点头,环顾四周:“这里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样的热闹。”

    “二公子,此事您听我慢慢说与您听……”闫世先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顾长凌说了个清清楚楚。

    “世上竟是有如此歹毒的爹娘与兄姐。”顾长凌拧起了眉头,张口唤道:“顾淳。”

    “是,公子。”一声的招呼,顾淳已是明白顾长凌的意思,径直走向了钱氏等人。

    钱氏等人,先前是配合文俞元卖力的哭嚎,指责沈香苗与吕氏的各种不孝恶行,现在看忽的来了一位看模样身份不凡的贵公子,到是都不敢声张的了,现下看贵公子身边的小厮走了过来,到是都十分畏惧,一脸的赔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