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1042章 告辞
    从前因为顾长凌的身份,更是因为与沈香苗关系匪浅,闫世先和宋和贵对顾长凌可谓是尊重有加,且十分殷勤。

    可现如今沈香苗与顾长凌决裂,不管是什么什么,但往后必定是说明两个人关系不及从前了。

    也因此再看到顾长凌时,心中到底是心情十分复杂,不知道该以何种态度和他说话了。

    好在方才,沈香苗到是说过,待这顾长凌同寻常客人一般就好。

    如此,闫世先心里倒是有了定数,清了清嗓子,满面笑容的迎了过去:“顾公子吃的可好?”

    一如往常一般的热情、客气,但这客气中也透了些许的疏远。

    顾长凌神色如常,道:“蜀香阁的吃食,滋味自然是不差的。”

    “顾公子喜欢那便是蜀香阁的福气。”闫世先拱手笑道:“顾公子往后常来。”

    “这倒是只能辜负了闫掌柜的美意,在下事务繁忙,只怕许久不能来了,闫掌柜深情厚谊,在下自然也不能置之不问。”顾长凌给身边的顾淳使了个眼色。

    顾淳会意,将手中的东西给闫世先递了过去。

    “这是……”闫世先看着手中那叠的整齐的纸张,颇为不解,更是不敢打开来看。

    “闫掌柜对在下也是尽心尽力,从前与沈姑娘和做生意,也多亏了闫掌柜牵线,从中说和,虽说现如今在下与沈姑娘往后不再有生意往来,但闫掌柜曾费的心思自然是不能白费的。”

    “这是蜀香阁的地契,便送给闫掌柜吧。”顾长凌淡淡说道。

    “这样的贵重的东西,恐怕……”

    沈香苗与顾长凌之间关系断的突然,不晓得个中缘由,闫世先自然不敢贸然收下顾长凌的东西,免得顾长凌明面上是送给他,实在是为了讨好沈香苗,若是收了后惹得沈香苗不悦,那便不妥了。

    半句“收不得”还不曾说出口来,顾长凌便打断了他的话,道:“一码归一码,此事与沈姑娘无关,只是单单对闫掌柜言谢而已,闫掌柜若是不收,那便随便找人送出去就是。”

    说罢之后,轻飘飘的留下“告辞”两个字,便领着顾淳,快步出了蜀香阁的大门。

    闫世先在门口犹豫了许久,拿着手中的地契,更是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老哥,这算是什么事儿?这简直是接了一个烫手的山芋,扔哪儿哪儿不是了。”

    “掌柜的到是不必着急。”宋和贵捋了一下胡须,道:“虽说咱们不晓得顾公子与沈姑娘为何断了生意往来,但沈姑娘也说,让咱们待顾公子如寻常客人就好,顾公子这边更是说地契只是送给掌柜的您的,和沈姑娘无关,那这地契,掌柜的只当着寻常客人送的,心安理得的收下就好。”

    “可这样贵重的东西,哪能随便送?”闫世先有些哑然失笑。

    “寻常客人吃饭,饭菜合胃口了,店小二招待的周到了,多给上几个铜钱,阔绰的剩下半两银子不让找的比比皆是,而这地契,对于顾公子来说就像是这几个铜钱了。”宋和贵说道。

    的确,顾家富有,寻常人认为贵重无比的地契,在他们的眼中和寻常人眼中的几个铜钱大约是差不多的价值,丝毫不放在眼中。

    “且顾公子给了地契扭头就走,十分决绝,若是掌柜的再去退还只怕也是自找没趣,索性收了下来,暂且也就先如此,咱们晓得这地契的缘由,往后若是有什么变故的,再将这地契拿出来做关键时候用,也就是了。”

    宋和贵的一番话,让闫世先觉得十分有道理,只好点头:“暂且只能如此了,不过此事还是得和沈姑娘说上一说为好,虽说顾公子地契给的是我,但现如今两个人不对付,咱们又是和沈姑娘往后长久合作之人,若是瞒着沈姑娘怕是不妥。”

    往后细论起来的话,若是沈香苗觉得他们有旁的心思,只怕又是一场的风波。

    这等瓜田李下之事,闫世先觉得趁早避免为好。

    “的确。”宋和贵点头附和:“找个合适的时候和沈姑娘说清楚,沈姑娘最是明事理的,自然能够理解。”

    “嗯。”闫世先点头。

    两个人说着话的,从前堂往后院里头走,到是不曾注意到一个身影在角落里钻了出来,搓搓手的,往外头去了。

    沈香苗虽说是个能沉得下来心,更是能控制自己情绪的,但到底因为今日的事情有些烦闷,以至于后来和沈巧慧与铁蛋再逛街之时,虽说也是面带笑容,却远没有先前的笑容明媚。

    沈福海是个大男人,粗枝大叶的不曾察觉,铁蛋和沈巧慧年幼,更不必说,几乎没有察觉到这些,依旧是高兴的又是逛又是吃的。

    晌午在天然居吃了饭,下午又去买了些东西,待那日头开始偏西的时候,也就早早的往回走。

    先路过清水镇那边将些东西分给沈文韬与沈文武,到家之后,又是一阵的分发。

    吃食,玩意儿,胭脂水粉,布料针线的,可谓是人人皆有,且不止一样。

    有礼物拿,自然是高兴的,尤其还是这么多,众人自然是乐不可支,拿了东西之后更是美滋滋的谈笑起来。

    瞧着众人高兴,沈香苗自然也就高兴,一直沉闷着的心,到是也活泼了起来,和吕氏等人说笑闲谈,早已忘却了白日的不痛快。

    说说笑笑时,夏冰突然走了过来,一张苦着得脸,拉的老长。

    沈香苗瞧着平日里不笑会死人系列的夏冰这个时候竟是这样,顿时好奇:“这是怎么了,脸色这样难看。”

    “我要说了,姑娘可不许罚我。”夏冰搓了搓手掌。

    “说罢,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沈香苗到是不以为然。

    “晨起姑娘和三叔走了之后,夫人去陪三婶,我就寻思着晌午不如吃糯米饭,就泡了些糯米来,晌午到锅里头蒸了糯米饭,结果到了快晌午的时候,听到旁人家剁饺子馅儿,就谗起饺子,索性包了饺子。”

    “饺子包好才想起晌午糯米饭的事儿,寻思着也是没法了,晚上的时候熬成粥也罢,结果方才棒子面进锅,煮好了粥才想起来锅里头还有糯米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