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1053章 请王爷明察
    周尚书位居尚书多年,多次打理会试考试事宜,这些事自然也就见得多了。

    因此周尚书不以为然,只点了头:“莫要让他胡闹,早些带了出去,免得扰了旁人。”

    “是。”考官应了下来,喊了底下人将苏修远带出去。

    被堵了口,喊不出话来,双臂更是被牢牢钳制住,动弹不得,在旁人要拖拽他出去之时,一张脸变得惨白无比,充满了绝望。

    而在看到卢少业在一旁一言不发之时,这绝望反倒变成了愤怒与恨意,越发想用力挣脱身边之人的手,想揪住卢少业的衣领,好好质问一番。

    质问他为何眼睁睁的瞧着他眼下被诬陷,要断送了几乎一辈子的前程,却还能做到不闻不问,不出手帮他一把。

    还是说,这原本就是卢少业出手,担忧他出人头地和与卢少业抗衡,索性直接断了他的路子,狠狠的踩到脚底?

    苏修远胡思乱想间,人却是已经被拖了出去。

    卢少业看到此幕,神色微动。

    从前看苏修远,只以为是个十分迂腐执拗的书生罢了,不曾想竟是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当真是自毁前程。

    但说到底这也是个小事,卢少业到是不甚在意。

    “让卢大人见笑了。”周尚书看卢少业神色不明,道。

    “周尚书言重了。”卢少业道:“考生众多,难免心思各异,有些妄图铤而走险的到是也寻常,周大人抓到了人,那才是做下了有功之事,若是抓不到,才能说见笑。”

    卢少业这番话大有夸赞之意,周尚书自是心中畅快,十分喜悦:“卢大人,请。”

    一行人,往另外一处去了。

    这边,苏修远被人拖出了贡院。

    远离了那些考生,加上苏修远实在闹腾的厉害,那些捂他嘴的人此时也有些累了,手中的力道也松了一些。

    这让方才难以动弹的苏修远顿时挣脱开来,跪地求饶:“冤枉,此事实在冤枉,请大人明察,还我一个公道,请大人明察……”

    跪地磕头,痛哭流涕,让人不免为之动容。

    但这样的事情,他们见得也是多了,自然大都毫不在意,甚至心中嗤之以鼻。

    这会子说冤枉,方才做这些事的时候,怎的不曾料想到会落得这样的田地?

    而那苏修远,看众人不理会他,心中越发恼怒。

    都是卢少业,都是他,必定是他从中作梗,想要毁了他!

    苏修远怒不可遏,索性破口大骂起来:“卢少业,你妄为人臣,竟是用了这等子下三滥的手断,要置我于万劫不复之地,我往后必定不会放过你!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现如今位居高位,我奈何不得你,并非我往后都奈何你了你,莫欺少年穷,咱们走着瞧……”

    苏修远心中愤慨难当,这话自然也说的又急又快,许多话更是脱口而出,更是因为心中气愤的缘故,这喊起来也是歇斯底里,让人侧目。

    “好生离去,若是闹事,便让人抓起来,打上五十大板,再治了重罪,你好自为之!”考官喝道。

    到底是寒窗苦读的学习,断了前途一时生气懊恼,说些不入耳的话也是有的,能体谅些许,且到底是文人,若是在这里出手整治,若是传到旁人的耳中也极易生出来事端,因此想着先将人吓唬走,免得惹了麻烦。

    偏生那苏修远根本不听他的话,反而是越发的大起了嗓门,叫喊起来。

    “卢少业,你心思歹毒,不择手段,苍天有眼,必定不会让你得意了去!”

    “你……”那考官看苏修远冥顽不灵,只想着闹事,索性也不与他说太多,只喝道:“你们都是些死人不成,还不赶紧堵了嘴,绑了去!”

    那些人闻言,赶紧过去,七手八脚的去捉那苏修远。

    苏修远身量瘦小,自然是难以招架,却又是心有不甘,只是拼命的挣扎,一时之间,这贡院门口顿时乱成了一团。

    “出了何事?”一辆马车缓缓停下,马车侧边窗口处撩开了一处细缝,有人沉声询问。

    考官抬头,瞧了一瞧。

    马车气派华丽,明黄色的帘子,车前头四匹马看起来更是高大神骏,让人侧目。

    当朝律法森严,衣食住行更是十分讲究,什么官阶用什么样的东西,更是有严明规定,就如眼前这马车。

    能用明黄色料子当帘子,用四匹马驾车的,只能是当朝亲王,而那露出来的衣袖上头团龙密纹的花样,当朝也就唯有一人了。

    考官见状,立刻走了过去跪地拜迎:“下官见过福王爷,回王爷的话,这个书生在贡院里头考试舞弊,已经查明,证据确凿,尚书大人命下官将人登记在册,撵了出去。”

    “不曾想扰了王爷的清净,下官该死,这就命人将人处置好,王爷放心。”

    考官连声赔罪,更是给底下人使了眼色,让他们手脚麻利一些。

    “可方才本王却听这书生口口声声说他是被陷害的,更是提到了卢大人,此事是不是得再仔细的查一查为好。”福王秦铭珗低声道。

    “方才下官已经查问清楚,相关人等也已经签字画押,应该不会有错,至于此人为什么牵扯到卢大人,下官实在不知。”考官拱手谨慎答道。

    “既是不知,那就问知道之人。”秦铭珗哼了一声,看向苏修远:“你来说。”

    苏修远不知此人是谁,只觉得此人似乎身份显赫,顿时一时慌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这是福王爷,当今圣上的亲弟弟。”考官立刻喝道:“还不赶紧拜见福王爷。”

    “晚生见过福王爷。”苏修远赶紧行跪拜礼:“见过福王爷。”

    “你说,到底发生了何事。”秦铭珗问道。

    “考官说晚生舞弊,晚生乃是冤枉的,那些人都是扯谎污蔑晚生,可他们却口径一致,必定是有人指使的,而这指使之人,必定是卢少业,他与晚生有过过节,必定因此怀恨在心,蓄意报复。”

    “还望王爷明察。”苏修远说完详情后,冲秦铭珗磕了一个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