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1073章 被抢
    “这几本古籍,是晚生的家传之物,虽说不比珍宝比珍贵,但也是孤本,世间难求。请务必转交与王爷,说是晚生的酬谢之礼。”

    “王爷既是说等公子金榜题名之时再来酬谢,到时候必定会刻意腾了空闲来见公子,公子何不到时候再亲自交于王爷?”门房笑道。

    苏修远想了想,的确如此。

    到时候亲自交给福王,更加名正言顺,且也越发的脸上有光。

    而现在若是将书让门房转交了过去,待他下次专程来酬谢时,岂不是没了什么像样东西拿出手来?到时候空着手怕是也不合适。

    因此,苏修远便将那书收了起来,道:“多谢提醒。”

    “这是小的应该做的。”门房笑道:“时候不早了,待会儿天黑了,怕是公子路上也不好走,小的也也不多留公子喝茶了。”

    “的确,晚生告辞,待王爷回府,劳烦禀告一声,说是晚生来过了。”苏修远恭敬说道。

    “这是自然,苏公子好走。”门房说道,看苏修远走远了,四顾望了一眼,街上行人不多时,打开了门,领了几个人,往街角的方向去了。

    比着来时候的脚步匆匆,回去的时候毕竟不需要赶时候,苏修远的脚步自然也就慢了一些,加上经过几日的辛苦考试,苏修远也是十分的乏累,想着慢慢的走上一走,也算是解解乏。

    再来,在客栈住的这些时日,也是吃腻了里头的饭食,总觉得太乏味了些,平日里是苦于读书没有闲暇功夫出来转一转,现在有了时间,苏修远也想着寻一些吃食换换口味。

    但京都之地,所卖的吃食也都比老家要贵许多,苏修远手中钱财不想过多浪费,便想着往那小街小胡同里头走,寻些便宜的吃食。

    小胡同人来人往的,人也不少,苏修远低头走路,到是也不曾关注旁人太多。

    但走着走着,却被人拦住了去路。

    苏修远抬头,便瞧见了几个凶神恶煞之人,且为首的那个更是冷眼瞧了苏修远一眼道:“我也不为难你,只将身上的东西拿出来,便免去了皮肉之苦。”

    “京都重地,天子脚下,竟然敢做出这等事来,小心我去报了官,让你们各个关进大牢之中,尝一尝苦头!”苏修远挺直了腰板,说的是义正辞严。

    那些人呵呵笑了起来,脸上满满都是冷笑与不屑:“当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弟兄们,也不必客气,直接上手!”

    话音落地,几个人便将苏修远连推带搡的带到了偏僻的街角去,浑身乱搜起来。

    钱袋里的散碎银两以及怀中几本书被人搜罗去的时候,苏修远顿时呼叫起来:“你们这些无赖,将我的东西还给我!”

    喊话喊的声嘶力竭,更是奋力的挣扎,想着夺回自己的东西,拿回对于苏修远来说珍贵无比的书本,但这一通的叫喊连带着挣扎,却没有任何的作用。

    苏修远原本就手无缚鸡之力,眼下又是寡不敌众,一番反抗不成,最终也只能眼睁睁的瞧着那些人将他连踹带打的揍了一顿,更是带了东西扬长而去。

    这些人,当真是太无法无天了!

    我必定要将此事报官,到时候让你们这些人全部吃尽了苦头才行。

    苏修远从地上艰难的爬了起来,满心的愤恨,一双眼睛瞪的通红,一瘸一拐的报官去了。

    这几日的沈香苗,越发的忙碌,但也初见成效。

    宅院的大门上头,早已挂上了沈宅的匾额,院子里头经过几日的收拾修整,比从前更显得干净整洁,房屋里头更是添置了不少的东西,加上奴仆们整日住在这里,来来往往的有了人气儿,宅院里到是有了几分家的感觉。

    既是宅院已经收拾妥当,沈香苗便也与章筠庭提出了告辞,要打算搬到了沈宅那里去住。

    这宅院早已是卢少业让人预备好给沈香苗住的,现在收拾妥当,且对于沈香苗来说,就算他待沈香苗亲厚,但到底这是章府,并非是她自个儿的家,到底还是不太自在。

    因此章筠庭也就没有过多客套,只点头同意,但为表亲厚,不等沈香苗邀约便上门暖房,带去了好多的礼品。

    寻常的装饰摆件,还有特地给铁蛋准备的文房四宝,以及那些绸缎布匹都算是寻常东西,到是没有特别之处,到是额外送给沈香苗的一套厨具,值得一提。

    炒锅、汤锅、蒸锅、平底锅……

    锅铲,汤勺,漏勺,笊篱,油鼓……

    可以说是应有尽有,款式齐全,且样样都制作精良,手感颇好,显然是出自经验老道师傅的手笔,是不可多得的佳品。

    沈香苗自是心中欢喜,连声道谢:“这套厨具十分难得,让章叔父费心了。”

    “说这些客套话作甚?”章筠庭笑道:“身为叔父,给你置办些家用的东西,还不是应该的?我原先也是不晓得究竟该送什么东西好,后来福管家提及既是你喜爱厨艺到是不如送上一套厨具,既实用又投你所好,我便托人寻了这么一套来,现在看你喜欢,叔父这心里头也是高兴的很。”

    “喜欢,自然是喜欢。”沈香苗笑道:“有了这套厨具往后做起菜来,自然更加得心应手,叔父闲暇之时,到是不如常来这里坐坐,尝尝我的手艺。”

    沈香苗在章府居住的几日,虽说不是顿顿都下厨,但每三日里头,总有两次做菜的时候,虽说只是那一两道菜,却是比过了满桌子其他的菜,滋味之美妙,难以言明。

    这样子到是勾起了章筠庭肚子里头的馋虫,几乎是每日忙完公务之后,便满心欢喜期待的等着沈香苗所做的菜,而再吃其他的菜时,便是味如嚼蜡,再没有半分的滋味了。

    原本因为沈香苗要搬走到沈宅去住,章筠庭便因吃不到沈香苗所做的菜而颇为失落,现在听沈香苗如此说,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客套推辞,只忙不迭的点头:“那往后到是多多打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