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1093章 明知故犯
    成婚许多年,只有相敬如宾的时候,连争执都是这些时日才有的,哪里有动手的时候。收藏本站

    苏嫣宁只觉得心痛不已,更觉得周遭指指点点,更似一把把的尖刀刺在心田,让她难堪不已。

    “哇”的一声,苏嫣宁捂着脸大哭的跑了出去。

    “嫣宁……”林钧哲惊呼了一声。

    方才打那一巴掌,是因为苏嫣宁在这里的无理取闹,对他的谩骂到是也罢了,却无端的指责,谩骂沈掌柜,还说的那样不堪入耳,让林钧哲气愤不已。

    这些时日,十里香的生意差,林钧哲想尽法子也没有什么帮助,无奈之下只好来寻了沈掌柜,请教该如何做。

    而沈掌柜,身为同行,按说完全可以直接拒绝,却并没有说这类的话,更是在帮着查看十里香之后,帮他分析了许多缘由,更是同意林钧哲可以在一品锅待着,看看一品锅是如何管理后厨,招待客人的。

    林钧哲对沈香苗感激不已,心中是十分尊重,更是感谢沈香苗的不吝赐教,更觉得沈香苗当真是林家的恩人。

    可苏嫣宁,非但不感恩,更是见面后二话不说便开始谩骂一些不堪入耳的话,自是让林钧哲震惊之余,恼怒异常,因此气头上时,给了苏嫣宁一巴掌。

    而这一巴掌落下之后,林钧哲顿时后悔不已。

    尤其是看到苏嫣宁那满脸的怨恨与眼中的泪水时,越发让他后悔方才的一时冲动。

    “沈掌柜,对不住,是我家教无方,今日事发突然,实在是……”

    对方是恩人,却要无端被骂,更会因为今日的一闹,背上无端的骂名,名声受损,可以说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到了这个时候,当真是说怎样道歉的话,都于事无补,显得苍白无力。

    林钧哲羞愧不已,对沈香苗拱手作揖:“实在对不住沈掌柜,改日我再来向沈掌柜赔罪,我……先告辞了!”

    说罢之后,苍白着一张脸,急匆匆离去。

    而周遭那些个在这里吃饭,顺便看了热闹的人,此时也是目瞪口呆的,不晓得这到底是唱的哪出戏。

    杨绛关赶紧走了过来安抚一番,又送了些梅子汤,爆米花等零嘴类的吃食,总算是将众人的注意力,再次再次引回到这桌上的火锅上头。

    接着向卢少业行礼:“公子,姑娘,这里人多眼杂,又太吵杂,这里有我和李管事盯着,公子又是路途奔波,不如先回宅院里歇息片刻吧。”

    沈香苗点头,与卢少业一同往沈家的宅院去了。

    “方才那个什么林夫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样张狂。”卢少业低声询问。

    若是按他的性子来说,不会过多询问,而是直接让那满口污言秽语之人尝到应有的苦头,但看沈香苗似乎又与那个什么林掌柜关系似乎十分和睦的模样,便也只好低声询问几句。

    “具体我到是不知,这林夫人是苏先生的独生女,从前见时是温柔贤淑,知书达理之人,今日不知道究竟为何。”沈香苗对此到是也十分好奇,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何事:“凡事必定事出有因,不知道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待会儿让水苏与人出去打探一番。”

    “而至于其中之事……林掌柜是个正直之人,估摸着也不会纵了他自家人过于张狂,此事还是暂且先看一看吧。”

    沈香苗扯了扯嘴角:“到底是苏先生的女儿,算是顾及苏先生的情面。”

    “你说如何便是如何。”卢少业轻笑道,早已将沈香苗的手捉了起来,仔细的摩挲。

    许久不曾感受这份柔软,此时再触及之时,只觉得一颗心砰砰的直跳,似露了半拍一般,阵阵的发紧,就连耳根也有些隐隐的发热。

    那一双眼睛更是灼灼的盯着沈香苗,那火热似乎能将她完全融化了一般。

    沈香苗被盯得脸颊微红。

    马车内原本就十分狭小,如今气氛又如此暧昧,自是让人心生旖旎,想些一些不太容易描述出来的事情。

    尤其是卢少业,到底是气血方刚,手已经揽住了沈香苗的后颈,自己更是凑近了沈香苗的脸。

    樱桃红唇近在眼前,鲜艳欲滴,早已惹得他垂涎三尺。

    而沈香苗的沉默,以及那闭上的双眼更是说明了她此时的态度。

    卢少业轻笑,附身低头,猎人便轻易的捕捉到了自己的猎物。

    柔弱,湿润,带了微微的凉,还有那丝丝的甜,胜过了任何的美味佳肴,让人欲罢不能。

    这记吻持续了许久,卢少业才恋恋不舍的移开。

    甚至移开之后,更是意犹未尽,亲遍了额头与鼻子,才舍得松口,却又将沈香苗紧紧搂在怀中,贪婪的吸着他身上淡淡的清香滋味。

    倚在卢少业怀中,听着他的心跳,感受他熟悉且沉稳的呼吸声,沈香苗心中甚感满足,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浓,到最后竟是“咯咯”的笑出了声来。

    “在笑什么?”卢少业笑问,伸手刮了刮沈香苗小巧的鼻子。

    “自然是笑你了。”沈香苗轻笑道:“说起来,卢侍郎似乎是食言了呢,从前不是说好,不许刻意来寻我么,卢侍郎是记性不好,还是明知故犯?”

    “这个到是冤枉我了,我这次既不是记性不好,也不是明知故犯,而是实打实的按照了你所说的来做的。”

    卢少业笑道:“我这次是公务在身,途经此处,也就是说是碰巧遇到了你,因此自也不算是刻意来找你了。”

    “这样的谎话,卢侍郎竟是说的脸不红心不跳的,这许多时日不见,卢侍郎到是脸皮厚的工夫见涨?”沈香苗戏谑道。

    “你呀。”卢少业瞧着怀中的鬼灵精,越发是爱不释手,耸肩笑道:“我说的可都是实话,此次的确是途径这里,更是公务在身,此次是因为从这里往西相邻嵩州府出了一件奇案,众人束手无策,原本此事也不过交于旁人,一级一级的查下去也就是了,但只因此案中丧命的有一位曾是魏国公的亲侄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