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1382章 节哀
    毕竟他们手中虽说有福王谋逆的许多证据,但也只能口头传达,不能让全天下人亲眼看到。

    到时候发落福王的旨意下来,毕竟福王先前一直以贤德闻名天下,说不准便有不明真相,受人蛊惑之人,说他是不顾及手足之情,眼中容不下旁人。

    但若是秦铭珗造反的话,此事便不同了。

    到底秦铭晟是君,秦铭珗是臣,君可以有错,可臣子却不能因此而背信弃义。

    如此,发落秦铭珗可谓是名正言顺,再无任何的不妥。

    “有话,且慢慢说。”

    想到秦铭珗可能会谋逆造反的秦铭晟,此时的心情没有半分的不安,反而是如释重负。

    “回皇上的话。”那人偷偷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战战兢兢的回话:“福王爷他,他突发高热,大夫们束手无措,王爷他薨了……”

    什么?

    秦铭晟顿时坐直了身子。

    连卢少业都目光微敛。

    “是什么时候的事情?”秦铭晟的声音,顿显沙哑。

    “两日前的晚上,王爷突然高热,随后便不好了。”那人接着回话:“到半夜时便没有了气息,底下人便即刻派人快马加鞭的赶了回来禀告皇上,请皇上定夺,福王爷的遗体该如何处置?”

    而秦铭晟,听到这样的问话,没有半分的反应。

    他在愣愣的出神,出神的原因,自然是因为秦铭珗的突然去世。

    他发落赐死是一回事,但若是秦铭珗因病去世,又是另外一回事,更何况这消息来得这样突然,完全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让人无比的意外。

    意外,震惊,甚至还有对于手足兄弟突然去世时的叹息,秦铭晟此时可谓是内心复杂,不知该如何是好。

    而那来禀告的人,见秦铭晟不说话,更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生怕一个不小心便是雷霆之怒而下,项上人头不保。

    卢少业挥手示意那人下去,随后开口:“皇上。”

    秦铭晟顿时回过神来:“方才你说什么?”

    “皇上,节哀,人死不能复生,皇上顾及兄弟情义,更要当心自己的身子才行。”卢少业劝慰,更是询问:“那福王爷那边,微臣请旨,是否要将福王爷遗体接回?”

    “圣旨不曾下,他还是王爷,自然不能停在外头,将他的遗体接回,择日下葬,礼制按王爷之仪即可。”

    “是。”卢少业应答:“此事,还是微臣亲自前往吧。”

    “自然。”秦铭晟点头:“以显敬重,再来,你需帮朕仔细瞧一瞧,秦铭珗的死因。”

    这话,显然对此事颇有怀疑。

    卢少业扬眉:“皇上的意思是,觉得其中不妥?”

    “自是有些不妥的,太后与福王妃这边刚刚出事,秦铭珗那边就暴毙,这未免赶的太凑巧了一些。”秦铭晟道:“此事朕不过是有些疑心罢了,毕竟秦铭珗阴险狡诈,不容轻视,凡事谨慎一些为好。”

    “微臣定当办好此差事,请皇上放心。”

    卢少业的话说的是斩钉截铁,眼神之中却又是晦暗不明。

    这种晦涩的眼神,直到他回到卢泽惠宫中,看到相谈甚欢,在那兴致勃勃谈论着各种吃食的卢泽惠与沈香苗时,顿时消散的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欢喜神情。

    “这蜂蜜软糕的做法不难,但主要是凭借经验,初次尝试的话,很难做好,其实姑母喜欢的话,我时常做了给姑母送到宫里来就是,不必这般麻烦。”沈香苗笑道。

    乖巧孝顺,当真是捡到了一个宝贝。

    卢泽惠几乎是笑的合不拢嘴,一个劲儿的夸赞沈香苗懂事孝顺,却又道:“这样你岂非太过于劳累了些?别说姑母瞧着心疼不舍得你这样忙碌,只怕是连业儿也不舍得……”

    话音刚落,便看到跟着莺儿进来的卢少业,卢泽惠笑的越发狠:“这说曹操,曹操便到了。”

    “莫不是你有千里眼顺风耳,知道我们在谈论你,你就这样急火火的赶了回来?”

    “可不是么,一听到姑母和香苗念叨我,就知道你们必定是想念我了,可不得赶紧回来了么?”卢少业落座,吃上一口茶:“你们在聊些什么,这样高兴?”

    “还能说些什么,不过就是说你抠门小气,连东西都不舍得让姑母吃上一口,天天拦着护着的?”卢泽惠促狭的打趣起两个人来。

    “姑母……”沈香苗顿时微红了脸。

    到是卢少业十分坦然,更是一本正经:“这叫做宠妻。”

    “得得得,你如何说都有理,反正有一点姑母可是和你说明白了,香苗啊是个好姑娘,往后可不许欺负她半分,更不许薄待了她分毫。”

    “倘若有一点不妥,姑母可是不依。”卢泽惠故作嗔怒的瞪了卢少业一眼,继而拍着沈香苗手背宠溺道:“往后若是业儿敢欺负你,你便寻了姑母,姑母给你做主。”

    “姑母当真是有了侄媳妇儿便不要侄儿了,我这心里头啊,心酸的很……”卢少业佯装捂了胸口:“这下子我病了,需要回家歇息去了。”

    卢少业说着,伸手便去拉了沈香苗。

    “你走你的,香苗留下来再陪我一会儿。”卢泽惠这会子是不舍得放了沈香苗走的。

    “这可不行,我们好容易如此团聚,姑母舍得我们分隔两地?”卢少业不管不顾,只拉起沈香苗,嬉皮笑脸:“索性往后都是侄媳妇了,必定得住在京都了,还怕没有时间陪姑母不成?”

    “也罢也罢,那今天你们便早些走吧,待回头了,我在接了香苗入宫陪我说话。”卢泽惠原本也只是为了打趣卢少业,佯装拦一下,这会子自然不会动真格,只顺势道:“这段时日,姑母也不能出宫,你且仔细照顾好香苗。”

    “姑母放心就是,我绝对照顾好香苗。”卢少业说这话的时候,看向沈香苗的目光中,满满都是宠溺。

    这话,估摸着不说,卢少业必定是能做得到的。

    而沈香苗,同样是微微笑着看向卢少业,那目光中,满满都是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