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1401章 恶心
    “老哥,我还不曾说完呢。”万掌柜看他那副模样,撇了撇嘴,接着说道:“天然居也不甘示弱,给的价更低,存六两,就能送道菜,也还不说,那天然居那新上了两道菜,一个是烤鱼,一个是麻辣香锅,那滋味,那麻辣……”

    万掌柜回味了好一阵子,甚至咂咂嘴,道:“简直是过瘾的很那。”

    “过年的时候,两家这样打擂台,菜价便宜,吃的还过瘾,许多人家都订了不少的菜呢。”

    “那现如今可曾分出个胜负来?”史掌柜摸了摸下巴。

    “这个嘛。”万掌柜笑眯眯的道:“我们私底下可都商量好了的,这两家酒楼这优惠啊,都到正月十八才结束,这些时日,都紧着天然居来买,把那惠元楼先晾上一晾再说。”

    “这是为何?”史掌柜问道。

    “老哥别跟老弟装糊涂了可好?”万掌柜有些无奈的摊摊手:“这谁人不晓得闫掌柜和那沈姑娘与柳大人关系匪浅,似乎年前还看到他们两个和顾家有关系呢,给闫掌柜捧场,那不是百利而无一害?”

    “再者说了,惠元楼名气大,菜式精致不假,可什么鞍得配什么马,那精致的菜就得在惠元楼里头吃才显得上档次,倘若是出来吃的,如何这杨木的桌子上吃出来个好?华而不实罢了,到是这天然居的饭菜,到底还是实惠一些,吃的过瘾,分量也足,不做那些花里胡哨的,实惠!”

    “还有……”万掌柜往史掌柜身边凑了凑,道:“我们也都想着呢,正所谓这鹤蚌相争,渔翁得利,惠元楼和天然居打擂台,咱们帮着天然居,他文俞元能咽得下来这口气?”

    “这是自然。”史掌柜点头:“文俞元在咱们风清县风光多年,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呢。”

    “是吧,他不肯善罢甘休的,那不是好事儿,到时候必定得想了法子对付他天然居,有柳大人坐镇,他文俞元自然不会想那歪门邪道的招儿,去天然居或者蜀香阁生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唯独能想到,也能做的只有一个了。”万掌柜眉飞色舞的,一双眼睛的眼珠子几乎要掉了出来。

    史掌柜心中不齿,到是也没说出来,只幽幽道:“什么,降价?”

    “要不说您是老哥儿呢,吃过的盐比我吃过的饭还多呢,一句话就说到这点子上头来了。”万掌柜呵呵笑道:“可不是么,眼下他文俞元除了降价,还能有什么法子?他降价那是最后的法子,也是唯一的法子。”

    “这惠元楼一降价,天然居最后肯定也不会坐视不管,紧接着跟上,这一来二去的,最后得利的是这些食客,便宜吃饭,最后还得被闫世先与文俞元两个人感恩不已,这个谋划到是不错。”史掌柜眯了眯眼睛。

    “正是如此。”万掌柜点头:“文俞元从前眼高于顶,眼下他开始散财求客,可不是解气么,还有那闫世先的,仗着有柳大人和章家撑腰,现在也是越发的趾高气昂,他们两个斗起来,当真是大快人心呢!”

    “更重要的是,咱们也能跟着沾了便宜,吃上这既好吃,又便宜的美食来,岂不是美哉?”万掌柜笑道。

    “似乎如此吧。”史掌柜呵呵的笑了起来,一边瞧见有人进了胭脂铺子来,提醒道:“来人了,快去迎着些,年后客少,可别再丢了。”

    虽说年前大都转了个钵满盆满的,这会子嘴里头还富的流油呢,大都不在乎这年后闲逛既有可能不买的人,但到底也是没人嫌银子扎手的,那万掌柜见了之后,慌忙满脸堆笑的去迎去了。

    到是那史掌柜,看万掌柜进了铺子,心里头冷哼了一声,更是啐了一口。

    德行,天天见不得旁人好的那个模样,当真让人恶心。

    做生意,就得堂堂正正的做,踏踏实实的卖东西才行,哪里能够整日的想着看这个的笑话,看哪个落魄?

    若是人人都如此的话,这世道岂不是乱了么。

    还说什么吃的盐比他吃的饭多,这是骂谁口重呢?

    史掌柜嘟嘟囔囔的,进自个儿铺子里头,索性关了半扇门的,不再理会那姓万的再来搭话。

    只是这发牢骚归发牢骚的,史掌柜到是对这惠元楼和天然居之间颇为在意。

    从前惠元楼便是财大气粗,来风清县之时便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将天然居给压制了下去,现在天然居在蜀香阁的帮衬下,渐有起色,到是迫不及待的反击起来,这往后鹿死谁手的,还真是说不准呢。

    史掌柜摇摇头,叹息了一声的,接着半躺在那藤椅上头歇着了。

    这边,宋和贵正在和闫世先说起来过年期间的状况。

    “掌柜的,过年期间,在咱们天然居存银钱的有三十多户,白送出去的菜式有一百七十多份,除了那些个存的多,额外多送的,那些老主顾即便没有存银钱,我还是做主送了道菜过去。”宋和贵道。

    “嗯,应该的。”宋和贵做事向来妥当,既是他觉得要送出去的菜,那必定是有缘由的,闫世先对此从来不细加过问。

    “咱们这麻辣香锅和烤鱼的生意甚好,过年期间这两道菜卖的最多,年后来咱们天然居吃饭的,这两道菜也几乎是必点的呢。”宋和贵一边说着,一边笑了起来。

    年前那几日的,天然居可以说是宾客满座,几乎是每桌上头都有烤鱼或者是麻辣香锅的,且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自惠元楼开张之后,天然居的生意便大受影响,尤其是在天然居的掌勺大厨去世之后,这生意更是一落千丈的,宋和贵不记得,是多久不曾看到天然居如此热闹了。

    “这,到是多亏了沈姑娘呢。”宋和贵说道,不知怎的,眼中似乎有些湿润,让他忍不住伸手擦了擦眼角。

    宋和贵自小便在天然居里头,虽说这天然居是闫家的,但在他的眼中,这天然居像他的家一般,爱惜无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