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1499章 云吞面
    听完卢少业的分析,沈香苗也是点了点头:“娘和郡主长相相似这一点,也是十分可疑,且论起来,娘的年岁和郡主似乎也差不多,只是郡主失踪之时,娘当时已经和我爹成亲,不像是强抱婴儿,能够互换了身份,因此我娘不可能与郡主有任何牵连。”

    “正是,且穆王妃唯有一儿一女,再无所出。”卢少业道:“且杜大夫已是证实,郡主已经过世,穆王妃也亲口承认。”

    “娘和已故郡主容貌相似这一点,也只能用凑巧来说了,不是有人说,这天下之大,容貌与自己相似的,世间便有三个人,兴许便是这种巧合了。”

    “眼下也只能如此解释了。”沈香苗抿了抿嘴唇。

    话是这么说,也只能相信这样的解释,但眼前的状况来说,却是又有着种种疑点,让人生疑,让人不安。

    夫妻两个人,顿时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而卢少业,用力握了握沈香苗的手:“你且放心,无论怎样的疑点,最终会查个水落石出,只让你安心,也定会护得娘的周全。”

    穆王府之事,原本和卢少业并无任何牵连,本是可以不必理会之事,但卢少业出手,更是尽心查看,为的便是要弄清楚对沈家,对吕氏是否有任何的威胁。

    有这样的夫君,实乃是人生一大幸事。

    “嗯。”沈香苗点点头,微微一笑。

    随后则是转身招呼采绿,将东西拿上来。

    “忙了一晚上,惦记着你应该也是饿了,方才趁着空闲,便去做了些吃食来给你当宵夜,快吃吧。”沈香苗说着,将勺子塞到卢少业的手中。

    而原本不觉得怎样的卢少业,在触碰到手中的勺子,看到自己面前这冒着热气的吃食时,顿时觉得腹中空空。

    “往后不必这样的辛苦。”卢少业不急着去吃东西,反而是握着沈香苗的手,满脸的柔情。

    是辛苦的。

    虽说他在外头忙碌算的上是辛苦,而呆在家中,要坐立不安胆战心惊,还要顾及着吕氏的感受,只宽慰说无事,甚至还要操心给他做吃的。

    他所想的不过就是一件事情而已,所做的也不过是要将眼前的事情做好,而沈香苗却是要考虑太多,方方面面,一处都不错漏。

    是比他还要辛苦更多的。

    这让卢少业心中是既因为沈香苗亲自给他做吃食而心中暖意十足,同时又因此此事而心疼沈香苗,心中愧疚不安。

    沈香苗察觉到卢少业细微的情绪,只拍了拍他的手背,微笑道:“快些趁热吃吧。”

    “嗯。”卢少业这才去注意眼前的吃食。

    面前放着的,是一碗云吞面。

    清清亮亮的汤,里头有几株鲜嫩翠绿的青菜,一些细细的,泛着米黄色色泽的面条,外加一个个,泛着淡橙粉色小云吞,正在里头游啊游的,像极了一个个吃的太饱而东倒西歪的小鸭子一般,十分可爱。

    而吃上一口,云吞的皮,吹弹可破,软糯无比,入口即化,而里头的馅料,是整个的虾仁,一口一个,只觉得满口都是虾仁的清香滋味。

    而那些虾仁,更是因为用鸡蛋、盐、胡椒粉等腌制过,能够轻易的裹上调味料的滋味,清香之余不乏丰富的滋味。

    虾仁云吞,是鲜美可口,只恨不得让人将舌头都吞了下去,而更让人觉得惊艳无比的,是碗中那些面条。

    面,叫做鸡蛋面,而之所以叫做鸡蛋面,是因为用鸡蛋和面粉糅合而成,经过充分的揉压,质地紧实,吃起来筋道无比,更是带了浓浓的鸡蛋香气,美味十足。

    这样由鲜虾云吞和鸡蛋面煮成的一碗云吞面,可谓是清淡之余,滋味美妙,时而来上一口青菜爽口,可谓搭配的是恰到好处,最后再喝上几口这清香十足的汤……

    当真是天上才有的美食了!

    尤其是此时疲惫不堪,饥饿难耐,来上一碗热乎乎的云吞面来,入口舒适,清淡不油腻,吃下去之后,只觉得浑身都舒坦无比。

    卢少业将这一碗的云吞面可谓是吃了个干干净净,满足的打上了一个饱嗝。

    刚吃饱了饭,沈香苗也不敢让他直接便去睡去,只拉着他在花园里头走上了一圈,消了食后,这才与卢少业一起回房歇息。

    第二天,杜仲大夫登门造访。

    而造访的原因,是向吕氏赔罪。

    吕氏得闻杜仲大夫前来,表情顿时十分复杂。

    晨起之时,她便从沈香苗的口中得知了穆王府昨晚之事,以及前后所有事情的原委,因而也知道杜仲大夫请她前往穆王府的真正缘由。

    甚至也明白,从前杜仲大夫对她颇为照顾,大约也是因为她与郡主,也就是杜仲大夫从前的主子模样相似的缘故。

    只是从前不知道到是也无事,现如今知晓了这件事情,吕氏到是松了口气。

    只不过同时也是有点莫名的烦闷。

    见吕氏如此,沈香苗便道:“便回了杜大夫,只说我娘身子不适,不宜见客。”

    “不必。”吕氏张口拦住了沈香苗:“今天不见,总归也是要见的,杜大夫也算是个忠仆,值得让人尊重。”

    “况且,从前杜大夫对咱们家也是照顾颇多,此次也算是顾及从前的交情了。”

    吕氏是温柔善良之人,沈香苗知晓她的性格,明白她的用意,便点了点头:“便依娘所说。”

    “去请杜大夫进来吧。”

    底下人便依照沈香苗的吩咐,领着杜仲大夫到了花厅处。

    杜仲大夫一看到沈香苗与吕氏,便是拱手道:“沈夫人,卢夫人,我今天来,是特地向二位赔罪来的。”

    沈香苗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并不应声。

    吕氏则是心中略叹了叹气,道:“此事,杜大夫也是事出有因,我也能理解一二,此事杜大夫不必再多说。”

    “多谢沈夫人。”杜仲大夫直起身子:“此次之事,的确也是因为我一己之私,让夫人卷入此事,受了许多的惊吓,心中着实是愧疚不已,现下夫人这样宽容,到是叫我越发惭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