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1537章 元宵
    原本也是担忧沈香苗的,过年时更是十分思念女儿,担忧沈香苗生产之期将至,不知现状如何,现下慧贵妃来请她,刚好也是顺了她的心意。

    且慧贵妃这样的厚待沈香苗,对其百般疼爱,连这些细枝末节都考虑的如此周全,吕氏自然也不可能拒绝。

    如此,在应下这事儿之后,吕氏便也就打算着将铁蛋送到章府去,早些前往京都去陪伴沈香苗了。

    来福此时开了口:“沈夫人,不妨就带了沈少爷一同入京吧,一来可以解了少夫人对家人的思念,二来,慧贵妃也有心安排沈少爷入京都国子监读书,更有可能成为皇子陪读,如此到是比在外头的那些书院要有前程的多。”

    “这……”吕氏笑道:“我也是农家妇人,并不懂这个,只是铁蛋到底不是三岁小孩子,凡事还得问一问他的意思为好。”

    而铁蛋则是眨了眨眼睛,笑道:“劳烦替我多谢贵妃娘娘的美意,只是现如今我在青梅书院一切都好,入了京都只怕是有些不适应,待我学业有成,自当前去寻了姐姐团聚,届时再向贵妃娘娘问好。”

    言外之意便是,待到他能够前去参加会试,有所成就,扬眉吐气时,再去相见,现如今不过就是前去攀附皇恩,到底是有些伤了气节。

    来福见状,便也就不再劝阻,只道:“既是如此,那便如沈少爷所言,小的到时候禀告贵妃娘娘也就是了。”

    “多谢。”铁蛋笑的眉眼弯弯。

    “沈少爷客气了。”来福拱手笑答,只是这嘴角的弧度里,略有了几分的不耐烦,但转瞬即逝,不易被人察觉。

    “既是如此,那夫人和少爷便尽早启程吧,免得路上耽误了时候。”来福的话里到是多了几分催促的语气。

    而吕氏和铁蛋只当他要回去复命,倒也不曾多想,只收拾了东西,跟着来福出发了。

    转眼便是元宵。

    同除夕一样,元宵也是个大节,普天同庆,吃元宵,闹花灯,猜灯谜,逛庙会,各地习俗不同,却是同样颇为热闹。

    沈香苗原本是最喜欢这些有风俗民情的事情,也最是喜欢去寻些新奇的玩意儿来赏玩。

    若是往年,沈香苗只怕早早的带着人出门,去瞧街上那各式各样的花灯,去瞧那各种新奇的灯谜,看那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有趁着这个时候希望寻得另一半的青年才俊和闺阁千金。

    只可惜,沈香苗现如今已是有了约七个月的身孕,肚子已是十分大了,连走路都得小心翼翼,自然是不敢出门去的。

    如此,卢少业便从外头搜罗了各式的花灯,挂在院中,更是着人写了许多的灯谜来,供沈香苗解闷。

    此时的沈香苗,正兴致勃勃的赏着花灯,猜着灯谜,更是吃着采绿他们亲手包的元宵。

    红豆馅的元宵,红豆磨成的细细的红豆泥,包在糯米面团之中,吃起来软软糯糯,更是因为没有放太多冰糖的缘故,吃起来是微甜不腻,十分好吃。

    而花灯,是同样的有趣,什么兔子灯,孔雀灯,莲花灯,八角宫灯,还有那一点了蜡烛,上头的剪纸便跟着转的灯,映在地上就宛若如同皮影戏一般,好看的紧。

    灯谜更不必说,十分有趣。

    什么两只黄鹂鸣翠柳,什么少有天赋老必有为,什么牛郎织女相望……

    各式各样,种类齐全。

    采绿等人,陪着沈香苗与卢少业在院子里头玩耍嬉闹,可谓十分热闹。

    友安快步走了过来:“公子,方才宫里头来人了。”

    “何事?”眼下宫中事情颇多,局势更是瞬息万变,惊人的消息是一个接着一个,卢少业一听到宫里头来人,便是忍不住绷紧了神经。

    “尚阳宫的人传话,说是三日后上早朝,知会公子一声。”友安答道。

    “好,我知道了。”卢少业略略的松了口气。

    还好,不是什么坏消息。

    “皇上已经半年不曾早朝,现如今怎的突然就要上早朝了?”沈香苗拿着一个看起来十分可爱的兔子灯,笑道。

    “现如今前朝后宫皆是不稳,皇上即便再如何醉心长生不老之事,却也应该是关心天下事的,自然也得管上一管。”

    “只是不知道这次早朝,是皇上要开始勤于政事了,还是说要立新的太子,若是立太子,到是不知道会从这三位皇子里头,选了哪一位。”

    卢少业道,又从旁边的树上摘了一个莲花灯下来,和那兔子灯放在了一起,到是出奇的十分搭。

    “到时候,便是知道了。”沈香苗笑道,伸手揉了揉旁边妇人手中抱着的男童:“瑾儿快些看看,这个兔子灯喜欢不喜欢?”

    “喜欢。”瑾儿奶声奶气的应声,抱住了沈香苗递过来的兔子灯,左看右看了许久,脸上的笑容足以证明他对这兔子灯的喜爱。

    可看完了之后却是将那兔子灯放到了一边去,只冲沈香苗伸出手来。

    “这可不成,你嫂子现如今可是身怀有孕的,若是想抱的话,哥哥来抱你。”卢少业伸手要将瑾儿抱起来。

    瑾儿到是并不挣扎,只任凭卢少业将他抱了起来,可双眼却是眼巴巴的盯着沈香苗,小手依旧是往沈香苗这里够。

    “瑾儿是有话要和我说吗?”沈香苗问道,见瑾儿点了点头之后,便往他那凑了一凑:“你说吧,我听着。”

    见沈香苗凑近,瑾儿却是伸手搂住了沈香苗的脖子,小脸贴向了沈香苗。

    啪嗒,亲了沈香苗一口。

    接着是笑眯眯的看着沈香苗,一双眼睛早已弯成了月儿。

    沈香苗猝不及防的觉得脸颊上湿糯的一下,再看到瑾儿笑的这样开心,顿时觉得心都融化了,只伸手揉了揉瑾儿的脑袋。

    而瑾儿是笑的越发开心。

    到是卢少业,顿时黑了脸。

    先是伸手拿了帕子过来,将沈香苗的脸颊擦了又擦,确保上面再无瑾儿的口水印记才停了手,继而是将瑾儿抱到旁边石桌上头,让其站好,严肃的指着他道:“瑾儿是男子,男女授受不亲,以后不许胡乱亲了旁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