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1540章 复生
    福王是死了的,他亲自查看过,入棺下葬时,更是他全程在一旁看着,断然是不会有半分疏漏的,他可以完全肯定,秦铭珗的确是死了的。

    可现如今秦铭晟点名要让福王处置政事,那他口中的福王,究竟是谁?

    卢少业咬了咬牙。

    秦铭晟见众人争论不休,呵呵笑了起来:“朕先前便说了,朕一提及你的名字,必定是要吓众人一跳的,你还不信,现在可信了?”

    “皇兄睿智,臣弟自愧不如。”站在毫不起眼的角落中,穿着普通的秦铭珗,走了出来,走到了秦铭晟的跟前。

    期间,便是经过了卢少业的面前。

    卢少业顿时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呆愣在了原地,只愣愣的看着秦铭珗从远处走近。

    直到秦铭珗经过他面前,且远离时,卢少业才清醒了些许。

    那脸上惯有的温润如玉一般谦谦君子的笑容,那素来瞧不出心思的淡然表情,还有那看起来礼贤下士,毫无半分架子的模样……

    是了,不会错的,方才经过的人,的确是秦铭珗本人,断断不会是旁人伪装出来的。

    毕竟相貌可以效仿,神态和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质却是模仿不来。

    这些,都是秦铭珗独有,旁人是万万模仿不来的。

    也就是说,这的确是秦铭珗本人了。

    可是,这是怎么回事?

    秦铭珗明明已经死去下葬,现如今如何能够死而复生,站在众人的面前?

    卢少业的拳头越握越紧,一双眼睛盯在了秦铭珗的身上,不肯挪开分毫。

    这样带了十足仇视,且带了腾腾杀意的目光,按道理来说十分的扎眼,但此时秦铭珗这个原本应该死去的人此时活生生的站在自己跟前,众人皆是诧异无比的目光,倒也显不出来卢少业的与众不同了。

    所有的人都在对着秦铭珗指指点点,均是诧异无比,可到底没人敢询问这其中到底缘由为何。

    到是二皇子,按捺不住,只道:“皇叔竟是能够死而复生,这当真是足够神奇之事,皇叔不防说说,这其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是啊,皇叔还是讲个清楚为好,最好也能让众人信服,如若不然,旁人只当皇叔现如今并非是皇叔,不过是无法投胎转世的鬼魂,那便不妥了。”四皇子附和道。

    两个人原本都是志在必得,而最坏的打算不过也就是自己失败,对方得手,可现如今此事和他们两个人都没任何关系,反而是落在了福王秦铭珗的头上去。

    那是不是说,往后这皇位,秦铭晟也是无心给他们两个,而是想传给福王秦铭珗不成?

    两个人自然是十分的不服气,对这抢了他们东西的秦铭珗,自然也就十分的看不顺眼了。

    “二皇子,四皇子。”秦铭珗微微一笑道:“两位皇子心中有疑惑也实属应当。”

    秦铭珗继而看向殿上的其他人,目光微转,朗声道:“想必不仅是两位皇子,在场的诸位想必对本王死而复生之事,也是十分好奇,本王在此便解释一番,也好打消了诸位心中的疑虑。”

    “此事说来也是话长,本王当初病重,奄奄一息,整个人都已经是糊里糊涂的,只朦朦胧胧的觉得有人在唤自己,而本王便跟着那声音,轻飘飘的站了起来,接着轻飘飘的往前走。”

    “这越往前走,发觉周围的人也就越多,本王原本想问一问路的,问一问究竟是何人在唤我们,前方又是通往何处,可本王一张口却发觉,张口之后,却是根本无法出声,而后头,却是有身着白衣的人不停的催促的往前走。”

    “这跟着众人走啊走的,不知道是走了多久,只知道一个接着一个的经过山,走过河,只走到了一个大殿里头,上头坐着青面黑眼的判官来,执笔看生死簿,在看到本王时,那判官却是神色大变,只说本王实属阳寿未尽,误被抓了来,便赔礼致歉了一番,又命身边的牛头马面送了本王回来。”

    “本王还不曾弄清楚究竟是什么事,却觉得是身上一沉,继而睁开了眼睛,而这一睁开眼睛,本王这才发觉自己在棺材里头,而那棺椁出奇的沉重,本王根本无法推开。”

    “本王自然是怨气满满,心中更是咒骂那些疏忽大意的勾魂无常,好端端的竟是害了本王一条性命,现如今即便送本王回来,却还是在这棺材里头,所谓的阳寿未尽,难不成只差了这一两个时辰而已?”

    “正在本王气愤之时,却是眼前忽的闪起了一道亮光,刺的本王睁不开眼睛,继而便只听到巨大声响,再睁开眼睛时,便看到棺椁被打开,陵墓更是出现了一个通道,本王便从里头走了出来……”

    “本王出来,自然吓到了守陵人,一通的解释,又见本王的确乃是人,众人这才相信本王死而复生,而本王出来之后不敢声张,又怕死而复生的吓到旁人,又是在陵墓里头呆过,怕寓意不佳,只在那里呆了许久的时日,思来想去的,这才回到京都中来,向皇上禀明一切。”

    秦铭珗将事情原委解释了个清楚。

    众人顿时恍然大悟,继而纷纷感慨福王秦铭珗吉人天相。

    毕竟秦铭晟都已经宣称往后由福王秦铭珗掌管政事,秦铭晟又是沉迷于修炼长生不老丹药的,也就是说往后秦铭珗便犹如半个皇帝一般,这个时候自然得奉承巴结一番为好。

    而秦铭晟笑道:“福王自然是吉人天相,历经劫难,往后必定是福气满满,亦如现如今大秦一般,历经了种种风与磨难,往后必定是国运昌荣。”

    “福王,朕便暂且先将这事交于你,凡事你且酌情处置便好,实在拿不准的,再禀告于朕。”

    “是,臣弟遵旨。”秦铭珗恭敬应答。

    “诸位大臣务必要尽心竭力,为大秦效力,凡事都以福王意思,做好自己分内之事。”秦铭晟朗声道。

    “是,微臣遵命。”众人齐声答话。

    其中便包括了卢少业,只是险些咬碎了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