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味香 > 第1573章 静好
    “这可不成,若是衣裳扯坏了,娘必定知道咱们两个爬树了,必定要训斥咱们两个淘气,娘一训咱们两个,爹便要骂咱们两个,说咱们两个淘气,惹得娘不高兴了。”哥哥仰着头,用竹竿用力的一敲,将那树枝上头的柿子用力的敲掉了一个,欢天喜地的捡了起来:“只这样打下来,去捡,回去娘必定也就不会生气了。”

    “可是这样着实也是太麻烦了些……”弟弟撅起了嘴。

    “麻烦归麻烦,不过想想看娘亲手做的柿子饼的话……”哥哥嘿嘿的笑了笑。

    “哥哥,我来帮你!”弟弟顿时精神了起来,伸出来肉呼呼的小手,帮着哥哥一起打柿子。

    等那打下来的柿子,将地上那小小的竹筐子装的差不多了,兄弟两个人这才一边一个,抬起那小竹筐,往家里头。

    “爹,娘。我们回来了。”

    刚一进门,两个小家伙便喊了起来。

    “你们两个。”卢少业走了过来,看到两个人的小猫脸,再看看筐子里头满满的柿子,顿时冷了脸:“准时又跑出去顽皮了。”

    “哪里有,就是去后山上摘了些柿子而已。”为首的哥哥,摸着鼻子难为情道。

    “是啊是啊,因为想吃娘……”弟弟也附和。

    “胡说的,我们只是看柿子长得极好,便想着摘下来带回来,孝敬娘亲。”哥哥急忙捂住了弟弟的嘴,笑嘻嘻道。

    弟弟心领神会,只赶紧点头:“是呢,爹,我们就是想孝敬一下您和娘。”

    “哦,原来如此啊。”卢少业摸了摸下巴:“既是如此的话,那你们两个便将柿子洗干净,放在那里吧,回头晒了柿子饼来吃。”

    “这……”兄弟两个人,顿时蔫吧的像是霜打的茄子。

    他们想吃的柿子饼可不是晒干了吃起来腻腻的柿子饼,而是那种剁成了泥,混合了面粉、糯米粉的,里头包了豆沙馅,煎的金黄酥香,吃起来香甜无比,但是完全不会腻的柿子饼呢。

    两个耷拉着头,垂头丧气的。

    卢少业见状,伸手在一人头上敲了一下:“你们两个,嘴馋便说嘴馋,还要扯这么多的谎来,实在过分。”

    “可表哥你平时不也是为了吃到表嫂做的吃食,成天的耍足了小心机?”秦少瑾走了过来,笑呵呵道。

    “有吗?”卢少业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随即问道:“怎的你今天也过来了?不必去学堂吗?”

    现如今已经十二岁的秦少瑾,个头已经不低,更是器宇轩昂,成了风度翩翩的少年。

    “今日先生身子不适,所以学堂不必去了,在家里头索性无事,也就来看看表哥和表嫂,以及文忠哥哥。”秦少瑾道,一边抬手,让身旁人将东西带过去:“最近新得了些鲍鱼,便拿过来让表哥尝尝鲜。”

    “瑾儿?你怎么在这里?”卢泽惠一踏进们,看到在这里的秦少瑾,顿时讶异:“不是说今天要和同窗一起出游,早早就出了门,这会子怎么在这里?”

    “这个……”秦少瑾顿时语塞,看着卢泽惠到是转了转眼珠:“母妃怎的在这里,不是说庄子里头要来人,母妃要看一下账目,所以一整天都不得空闲?”

    “母妃带来的这些,不是之前皇上赏赐的那些鲜菜么?”

    这一番质问,顿时让卢泽惠也颇为尴尬,顿时微红了脸。

    卢少业顿时看出来了端倪。

    合着这母子两个,根本就是想来这里蹭饭吃,但是又想互相瞒着对方,结果却是两个人却是不谋而合,结果在这里碰面了。

    当真是有些尴尬呢。

    不过……

    为了些吃食,一个堂堂惠贵太妃,一个尊为侯爷,却是这般的千方百计的,也是够了!

    卢少业顿时脸色阴沉,不知道到底该如何评价自己的姑母和自己的表弟。

    那边暂时被忽略的兄弟两个人,见状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哥哥,你看,大人和咱们也是一样嘛。”弟弟拽了拽哥哥的袖子。

    “是呢,我看没什么区别,爹还怪咱们两个人耍小心思,我到是瞧着啊,谁都一样的。”哥哥答道。

    “嗯,哥哥说的对,从前爹爹想吃娘做的沙琪玛,还到处明示暗示的,看的我都头疼呢,这会子到是说咱们两个人来了,真是过分……”弟弟点头道。

    兄弟两个人在这里聊得正起劲,几乎是完全已经忽略到一旁看向他们两个的目光变得越发冷意十足。

    “你们两个人,在说些什么?”卢少业冷哼道。

    “没说什么,没说什么……”兄弟两个人,慌忙的摆手摇头,动作一模一样,且频率也是几乎相同,难免惹人发笑。

    “成了,表哥,你这样独断专行的确是不妥当,不能只需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不成?”秦少瑾瞥了卢少业一眼。

    “就是,就是。”兄弟两个,再次附和起来。

    “你们两个又在说什么?”卢少业已是阴沉了脸,只看向这一对双生子。

    而那对兄弟,看到卢少业发火,却是吓得不轻,看到沈文忠过来时,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急忙扑了过去:“舅舅快些救救我们,爹爹要打我们兄弟两个人……”

    “旁的不会,到是学会恶人先告状了,看来今天倒是必须得教训一下你们兄弟两个人了。”卢少业俨然一副更加发怒的样子,接着去追那兄弟两个人。

    兄弟俩自然是往沈文忠身后藏,一时间,到是如同老鹰捉小鸡一般,分外的热闹。

    而卢泽惠和秦少瑾母子两个,却是在互相指责对方的自私自利。

    吕氏则是听闻动静后走了出来,来回的劝说着这闹得不可开交的众人。

    沈香苗刚在厨房做完吃食出来,看到院子里头众人闹成一团,嬉笑声和嗔怒声,热闹非凡,心中到是腾起了一阵的暖意,让她会心一笑。

    阳光温淡,岁月静好,便是说的这般吧。

    往后余生,最终是在这样的美好之中度过了。

    明媚的阳光倾泻下来,洒在沈香苗那微微弯起的唇角上,让这微笑看起来明媚且灿烂。

    :。: